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章買命錢

第二章買命錢

    後來我也只能端著那月餅盒子從她家走了出來,而盒子里也多了那本應該被我撿到的一千塊錢。

    只是此刻我的心情卻一點都沒有撿到一萬一千塊錢的喜悅,反而是憂心忡忡。

    因為我沒有從老太太兒媳婦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細節,只知道她婆婆抱著在樓下晾的大蔥上樓,然後在我門口看到了那一摞錢,接著便興高采烈的撿回了家,當天晚上就不行了。

    唯一有用的細節可能就是她說她婆婆去世時的表情很是驚恐,眼楮睜的很大。

    我回到屋里,把這事兒又仔仔細細的想了一遍,越想越覺得這事兒邪乎,就給單位打了個電話請了假,然後打車就去了鬼街。

    我們這兒的鬼街其實就是賣喪葬用品的一條街,里面也有不少算命的小門市,我走了一圈,就找了一家看起來還不錯的小店進去了。

    接待我的是個老頭,我就把這些天遇到的這些怪事兒一字不落的都說了,老頭听完閉著眼楮半天沒吱聲,睜開眼楮就問我,"小伙子,你知道你門口為啥會有紙錢不?"

    我一臉迷茫的搖搖頭,心里尋思我他媽的知道還過來問你?

    老頭老神在在的就喝了口桌子上的茶,然後跟我說,"那是老太太還你的錢。"

    我當時听完就傻了說,"啥?我也沒借她錢啊!"

    老頭就笑了笑說,"那是本應該被你撿到的錢,被老太太撿了,有人不高興了,所以老太太就只能用死人錢還你了。"

    老頭的語氣雖然輕松,但是卻給我听的渾身冷汗直流,我就趕緊問老頭,"那這錢到底是誰扔我門口的啊?這沒事兒給我送錢是啥意思啊?"

    老頭就又笑了下說,"小伙子,你知道這是啥錢不?"

    我搖搖頭一臉緊張的看著他,老頭就又抿了口茶水說,"這是你的買命錢。"

    "啥?買命錢?"我當時听完了,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嘴里瞬間就喊了出來。

    老頭卻拍拍我的肩膀,讓我別激動,然後又給我倒了杯茶水才接著說,"這人啊,一輩子賺的錢是有數的,你都花完了,也就差不多活到頭了。這給你送錢的這個,相當于是把你這輩子要賺的錢,提前都給你送過來了,然後你花完了,也就離死不遠了,這就叫做買命錢。"

    老頭的話讓我口干舌燥了起來,我拿起桌上的茶水一口就都給喝了,然後問他,"大爺,那您的意思是,這個給我送錢的人是想要我的命?"

    老頭就一副悠閑的神情點了點頭,我當時第一想法就是老頭在忽悠我,可是一听到他說有人想要我的命,我還是有點慌了,就問他,"大爺,那我咋辦啊?你可得幫我啊!"

    老頭就挑起眉毛看著我說,"你撿的錢花了麼?"

    我想了一下,臉上一邊滲著冷汗,一邊點了點頭,但是馬上又搖搖頭說,"我就花了一點,就開始的那三天的錢,今天這一萬,還有老太太撿走的一千我都沒動!"

    老頭卻先是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又撇了撇嘴說,"不是花多少的問題,而是花沒花過,你既然都花過了,我也沒轍了。"

    老頭說完就又低頭開始喝茶不說話了,他越不說話,我這心里就越發的著急了起來,雖然我感覺他像在那兒忽悠我,但是被他說的我這心里還真是越來越慌了。

    我一尋思反正家里還有那撿來的一萬一,就一狠心,從兜里掏出五百塊錢放桌子上說,"大爺,我兜里就帶了這些,要是不夠我就再回去取,你就幫我想想辦法吧!"

    然後我又特意強調了下,這是我的錢,不是那撿來的。

    老頭捋了捋胡子,想了下跟我說,"其實我說的沒法子是想硬踫硬是不行,但是解鈴還須系鈴人,要是給你送錢的那人把這局自己破了,你就還有救。"

    我一听老頭這麼說,就感覺他剛才明顯在玩我,就是在等我掏錢,我就有點不爽了,不過錢都已經放桌上了,也不能再拿回來了,我就皺著眉問他,"關鍵是那人我都沒見過,怎麼能讓他自己破這局啊?"

    老頭就一邊把錢收了起來一邊問我,"你好想想,最近有沒有得罪過啥人。"

    我坐在那兒低著頭苦苦思索了半天,最後只能搖搖頭,最多就是有人暗地里看我不順眼,但就算有點看我不順眼的,但是也不至于要我命啊,所以我實在是想不到。

    老頭看我搖頭,就想了下問我,"那今早上裝錢的那盒子你沒扔吧?"

    我使勁兒的點了點頭,老頭就也點點頭然後走了出去,等他再進來的時候,手里多了幾片門外的柳樹葉子,然後他又去里屋端出來一碗清水,讓我把手指頭扎破了往碗里滴了幾滴血,又把柳樹葉子,搗爛了都放進了碗里,最後才從兜里掏出一張黃紙,讓我用扎破的那根手指照著他說的在紙上寫字。

    他說的話有點像文言文,不過大概意思就是,讓那個給我送錢的人放我一馬,是我以前不懂事兒不小心得罪了他,但是只要他把這局破了,萬事都好商量。

    我寫完了之後,老頭就再沒踫這黃紙,但是卻提著一根毛筆在紙後面畫了個符,然後告訴我晚上把這紙放那盒子里,一起放到門外,而且放的時候想著燒點紙錢。

    我一听還得燒紙錢就一臉疑惑的問他,"咋還得燒紙錢呢?是給隔壁剛死那老吳太太燒的?"

    老頭卻擺了擺手說,"你就沒想過這錢是咋送到你家門口的,還有為啥誰都沒撿過你門口的錢,就這老太太撿著了?"

    我搖搖頭,一臉茫然的看著他,老頭就哼了聲說,"那人應該是早就在你住的那地方做了手腳,用你的頭發或者指甲蓋布了個局,除了你別人應該是看不到那錢的,不過那老太太是大限將至了,陽氣弱陰氣重,就看到那錢了。"

    雖然剛才我還不太相信這老頭,可是現在听完他這一番話,我還是感到了一陣涼意。老頭看我一臉的愁眉不解,就拍拍我的肩膀說,"別擔心了小伙子,他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法子,他如果真把你害了,他自己也好不了。"

    他說完,我就一臉氣憤的瞪著他,他這算哪門子安慰人,明顯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不過這時我才想起他還有件事兒沒解釋呢,就問他,"大爺,那他是咋把錢送我門口的啊,都這麼多回了,他就不怕被人看見?"

    我這麼問的時候,就在心里尋思,那今晚我要是在門口蹲一宿,是不是就能逮到這人?不過老頭卻冷冷的說了一句,"不是他送的,是他養的小鬼來送的。"

    我當時听完都傻了,這咋還整上小鬼了呢?

    緩了好半天才又說出話來,不過任憑我再怎麼跟老頭墨跡,老頭就是不肯陪我回家,只是說讓我晚上放了黃紙,然後明天再過來找他。

    我一看這老頭是肯定不會跟我回去了,就也只能作罷,自己回去了,說實話我到現在也不是很相信這事兒,只是覺得我這五百塊錢讓他賺的也太容易了。

    我回家之後就自己隨便弄了口吃的,吃完了就在屋里百無聊賴的看電視等天黑,紙錢也早在回來的時候就買好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的電視太無聊了,我竟然看著看著就睡著了,然後在夢里就總听見有人喊我名字,一睜開眼楮屋里卻只有電視的聲音,我就這麼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下午,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了。

    我一看已經到時候了,就拿著東西出去了,我們這樓道里沒有感應燈,平時也只有從走廊窗子里透過來的月光算是個亮兒,但是今天是個陰天,外面黑乎乎的一點光亮都沒用,不過卻有從隔壁老吳家靈堂里照出來的燭光。

    燭光輕輕的搖曳著,把整個走廊都照的忽明忽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陰森。

    ps:

    在微信用手機看的朋友可以下載黑岩閱讀的app,然後在站內搜索《活人禁地》就能找到咱們的書了,在黑岩看的閱讀效果更佳,更新更快。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