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章夜

第五章夜

    這回我沒開口問月經哥口中的這六個人是什麼意思,因為我很清楚,他說的就是這一隊人死亡的人數,說實話,這時候我真的想要上去提醒一下他們這一次去的很危險,但想起剛才月經哥說的話,我這想要站起來的沖動又弱了不少。

    這時候那個之前說話的胖子笑了笑,嘲諷著說道,"真是孬種,早知道自己膽子小,當初干嘛要選擇來。"

    "師國慶,你他媽的想打架是嗎?"王學兵有些生氣的站了起來。

    "打就打,我還怕你不成?"師國慶有些挑釁的開口說道。

    看到這,我就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他們的神經繃得太緊了,與其說這是在爭吵,還不如說他們是在發泄自己內心的恐懼。

    這時候那個帶頭的開口說道,"學兵,你也別和國慶吵了,女生這邊必須要留一個人下來照顧,萬一我們出了事情,你就帶著她們走。"

    我知道那個帶頭的就是在忌憚我們一群人,怕我們在他們走後對他們隊伍里面的那些女生下手,畢竟那四個女生長得都挺不錯的。

    但我听了這句話卻感覺有些想笑,這些大學生,明知道有危險還要上去,也不知道是愚蠢還是勇敢。

    總之經過一段爭吵後,他們也就確定了,六個人出去,剩下來的五個人在這里保管著東西。

    這群大學生還挺有錢的,電腦帶了三台,攝像機帶了七台,那些出去的人一個人帶了一台攝像機出去,而剩下來的人則是打開點開,我看到電腦頁面上顯示了那幾台攝像機的畫面,顯然他們是想要拍到一些靈異畫面。

    這時候再看著那六個人,就有種為藝術獻身的感覺。

    猶豫了一會兒後,我也終于忍不住了,想要站起來告訴他們外面很危險,但就在我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卻感覺到一股冰冷的視線投在我的背後,好像有人在看著我,警告我不要多事。

    我轉過頭去,看到高冷哥正瞅著我,心里也清楚他的意思,不要多事。

    我深吸了一口氣,最後還是沒有告訴他們,既然他們明知道外面有危險還要出去,就說明他們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他們自己找死,又不怪我。

    這時候天色已經有些晚了,隨著太陽的落下,周圍的迷霧也都開始淡下去了,一些景色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雖然這地方有些詭異,不過不得不說,深山老林的景色還是很不錯的。

    在太陽落下來後,那群人也都各自扛著攝像機出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他們扛著攝像機出去後,我看到那個王學兵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但等我再仔細去看的時候,那絲冷笑卻消失了,有的只是一種含著憤怒散發不出來的情緒。

    "大家好,我是林楓,如大家所見,這里是傳說中的八堡村外面的山谷,听說這里晚上會有陰兵過道,我們成都大學靈異研究社也已經準備好一探究竟了!"我可以看到電腦屏幕上那個帶頭的男生對著鏡頭笑著說了一句,然後將鏡頭轉向前方。

    我可以看到夜色中的山林帶著一絲詭異的氣氛,竟然有一種讓人望而止步的恐怖!

    這時候月經哥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真是找死。"

    我回過頭看了一眼高冷哥,開口說道,"剛才為什麼不讓我去阻止他們,這可是六條活生生的人命啊。"

    "那關我們什麼事,他們想要找死是他們的事情,我們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高冷哥有些慵懶的解釋了一句,繼續閉上眼楮裝死人。

    見我和高冷哥快要吵起來了,月經哥連忙開口說道,"這次的事情還真不怪金禪,首先,我們道門中人並不是什麼俠士,路見不平就要拔刀相助,我們講究的是因果,如果是善因還好一些,要是惡因,那便會結出惡果,這群人怎麼看都有問題,貿然出手,只會結下惡因,你要知道這次你來這里的主要原因是救自己,連你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想救人?"

    我剛想要開口解釋什麼,但很快就選擇了閉嘴,因為我發現的確如此,我根本沒有什麼作用,在這種情況下有作用的只有高冷哥和月經哥,他們不想去幫人,就算我想要去,也沒用。

    這時候月經哥又接著開口說道,"更何況看他們的樣子,你以為你勸解一下就會听你的?那那個叫王學兵的家伙就不會是現在這種下場了,與其做了而得罪那暗地里的蠱術大能,還不如賣個好。"

    雖然月經哥說的有理有據,但眼睜睜的看著別人去送死,自己卻在一邊看著,我這心里就怪不是滋味的。

    "有時間去管別人,不如管管自己,你腳上的傷確定已經好了嗎?不影響明天我們的行程?"高冷哥說完這句話就把自己的頭撇到一邊,似乎再也不想和我說話了一樣。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腿上也有傷,趕緊把靴子脫了,因為今天趕了一天的路,腳上全是汗,等我把腳從靴子里面拔出來的時候,看到裹著我腳的紗布都已經被汗水打濕了。

    我一圈圈的將紗布從自己的腳上給解下來,就看到紗布的底端都已經快和我的腳黏在一塊了,傷口那個地方雖然撒了消炎藥,但還是化膿了,讓我都不敢把紗布給撕下來了。

    月經哥一看我這一樣,一手抓住我手里拿著的紗布,開口說道,"我數到三,就扯掉,你做好準備了。"

    我點了點頭,結果月經哥數到一,直接用力把我腳上的紗布給扯掉了,疼的我齜牙咧嘴的,而月經哥這時候也看著我腳上的傷痕,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有點嚴重了,我只能撒點特效藥,明天能不能起來走路還是得看你自己的恢復能力了。"

    說完月經哥從口袋里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瓶子,這和之前給我上藥的瓶子又不一樣,顯然里面裝的藥不一樣,月經哥拿出一瓶礦泉水,沖洗了一下我化膿的地方,這就已經讓我有些受不了了。

    但很快,他又把那所謂的特效藥灑在我的傷口上,那是一種紅色的藥粉,剛一撒上來,我就疼得欲生欲死,要不是看這破廟里面還有幾個女生,我非得叫出聲來不可。

    等給我上完藥後,月經哥這才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成了,等過了晚上,應該能好的七七八八了,明天咱們休息到中午再上路,時間上來說還是挺充裕的。"

    我知道月經哥是為了我腳上的傷還緩和了下時間,心里也有些感激。

    這時候月經哥站起來開口說道,"我處理一下,你們先休息吧,明天咱們再上路。"

    說完月經哥又從另外一個兜兜里面拿出一個黑色的瓶子,在他拿出這個瓶子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他的臉上帶著一絲肉痛,而一直閉著眼楮的高冷哥這時候也有些錯愕的看著月經哥,顯然沒想到月經哥竟然會拿這東西出來。

    月經哥一邊念叨著虧了虧了虧了,一邊在我們的四周撒上這些黑色的藥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月經哥撒這些藥粉的時候,我感覺到一股無比陰冷的目光在我背後掃視著我們。

    我轉過頭去一看,又沒看到什麼人在盯著我們,在那個地方只有那幾個一直盯著屏幕的大學生而已。

    難道是我的錯覺?沒理由啊,我是真的感覺到剛才有人盯著我們啊!

    ps:

    第三更,還差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