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章小人嘴臉

第五章小人嘴臉

    回到周小蠻的別墅後,周小蠻這才有些怯生生的開口說道,"這個,傻大個。我們是不是做的有點過分啊。"

    我苦澀的笑了笑,開口說道,"過分什麼?這種人你對他來軟的根本不行,這樣只能讓他覺得你比較好欺負,要來就來硬的,直接給他們壓力,這樣他們才會把東西拿回來。"

    "可是,他們是我的師伯和師姐......實在不行。師父的東西我就不要了......"周小蠻有些怯生生的開口說道。

    我看著千佳音,嘆了一口氣,"傻孩子,那可是你師父的遺物啊,怎麼能落到別人的手里。"休余向弟。

    "可是......"周小蠻想了想,最後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行吧,我就是怕你有危險,畢竟他們可不好惹,尤其是那個張羽,即使是我師父那會兒還在的時候,看到他爸爸都要和顏悅色的。"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周小蠻,開口說道,"沒事兒,這東西我還非得幫你要回來不可,至于那個張羽,我現在最不怕的就是龍虎山的人!"

    的確,我一點兒也不怕龍虎山的人,我體內的張道陵道統里面有著無數種破解龍虎山道術的辦法,黃大仙和我說了,只要對方敢來,那我就完全可以虐了對方。

    周小蠻本來還想說什麼的,看我一臉篤定的樣子,也嘆了口氣,什麼都沒有說。

    周小蠻走後,黃大仙這才開口說道。"王盼,總感覺你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什麼不一樣了?"我皺起了眉頭。

    "沒事兒。是好的變化。"黃大仙輕聲笑了笑。然後開口說道,"你先試著看看能不能把血刃的金氣給吸收過來了,現在時間安排的很緊,得要趕緊把事情給搞定了,萬一到時候周小蠻的那個師父打上門來了,那我也救不了你了。"

    我點了點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開始試著從自己血刃上吸收一些金氣過來。

    但無論我怎麼按照黃大仙的辦法去吐納,都只能把血刃身上的那些血氣給吸收過來,一開始還好,多吸收了幾次後,我感覺自己的意識到血刃身上的那些血氣給影響了。

    不過因為有張道陵道統的緣故,這些血氣也並沒有什麼作用,那些負面情緒全給被張道陵道統給震散過去了。

    因為被那諾師姐和張羽折騰了一下,我和周小蠻也沒買菜回來,晚上也是去外面吃的,吃完飯回來的時候,我也開口問了下周小蠻他們師門的具體情況。

    周小蠻的師伯叫陸逸寧,是和王開山和王小柳同時入門的,因為年齡比王開山要大一些,所以才當了大師兄,不過天賦一直平平,最後王開山和王小柳的師父把王開山定為了宗門下一任的掌門人。

    結果王開山的師父在八堡村的時候,和月經哥的師父一起消失了。

    所以這也導致,王開山的道統並不完整,最後掌門人落到了陸逸寧的身上,不過王開山的實力卻是要比陸逸寧高的,听周小蠻說,王開山甚至已經凝聚了第一朵花了。

    所以雖然門派是陸逸寧在管,但明眼人都清楚,王開山才是這宗門的真正掌舵人。

    可能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陸逸寧一直對王開山懷恨在心。

    那個諾師姐原名叫西門諾,是個孤兒,從小就被陸逸寧給收養了,憑借著自己有點姿色,和龍虎山張天師家族現代傳人張羽勾搭到一塊去了,也正是因為如此,這西門諾的性格才會這麼囂張跋扈。

    至于那個張羽,就如同他自己所說的,他是張道陵天師的第八十三代傳人,事實上現在在龍虎山內掌權的早就已經不是張家的人了,張家人的權力早就被那些太上長老給架空了。

    有時候听著龍虎山的權力架構,我也有些懵圈。

    這個已經矗立了兩千年的龐然大物,似乎已經從自己的內部開始發霉發爛了,想起來他們被白奇盯上的那龍虎山的龍脈,這嘴角也有些冷笑。

    如果真如大洋所說的,那些龍虎山的老家伙真的和我好好相處的話,我還是可以考慮一下把龍虎山龍脈的事情和他們說說,但如果他們依舊還是那麼冥頑不靈的話,到時候可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都在周小蠻的別墅里面吸收血刃的金氣,打算凝聚出最後一口氣,聚集成五行環,但可能是因為我太急了的緣故,我只能感覺到血刃上的那些血氣被我給吸進來不少。

    以至于血刃的劍身上現在都沒有那些紅色的紋路了。

    轉眼間和那陸逸寧約好的三天時間就已經過了,但那最後一口金氣依舊還是有些遙遙無期,我也有些急了。

    就在我擦著冷汗,想要凝聚出這最後一口氣的時候,忽然听到樓下傳來一道強烈的轟鳴聲,好像是什麼東西把門給轟開了!

    我從床上站了起來,走到樓下的時候,正好看到了一個老人和一個女人正站在周小蠻別墅的門口,看到那老人的時候,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正是在麗江的時候,和周小蠻一塊兒來救我的人。

    "我想過很多人,卻沒有想到在這種緊要關頭幫助小蠻的人竟然是你!"陸逸寧眯著眼楮,有些陰森森的看著我,冷笑著開口說道。

    我聳了聳肩,開口說道,"怎麼不可能是我?"

    "我可是救過你一命,這樣吧,我放你和小蠻離開,這事情就此告一段落如何?"陸逸寧看著我,輕笑著開口說道。

    "可你最後還是走了,而且那一次,如果不是周小蠻的話,我估計你也不會來,甚至我懷疑你過來,也是算計好了什麼!"我眯著眼楮看著面前的陸逸寧,輕笑著開口說道。

    "這麼說的話,你是不打算和解咯?"陸逸寧開口說道。

    我輕笑著打了一個響指,"我這個人恩怨分明,你救了我,這的確是一個恩情,但王開山前輩卻是為了我而死,他死之前讓我照顧好小蠻,我不能任由小蠻這個被你們欺負,一碼事歸一碼子的事情,這樣吧,你把東西還給小蠻,然後我再答應你一件事,如何?"

    陸逸寧卻哈哈大小起來,"貪我望氣宗的東西就直說,不要拐著彎,周小蠻的東西?我估計到時候到了她的手里面後,就會變成你的了吧。"

    "你以為我們是一樣的人嗎?"我皺起了眉頭,看著陸逸寧,雙手卻背在身後,開始偷偷的結起小破魔符的手印來。

    既然實力不如他,那就必須要搶佔先機才可以。

    陸逸寧輕笑了起來,"也罷,反正今日你我直接也要有個結果,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小小年紀便有如此實力,日後我定不是對手,可不能放虎歸山!所以告訴你真相又如何?知道我這些東西是怎麼得到的嗎?不就是上次小蠻為了讓我幫她,讓她師父把東西借給我的嗎?"

    "你看,你看,這還是因為你!"陸逸寧看著我,開口笑著說道。

    "小心,他在用言語激怒你,不讓你正常去念咒和結手印!"黃大仙開口說道。

    這時候我已經成功的把小破魔咒的手印給結好了,漆黑的眼眸中也有了一道金光,我抬起頭來看著陸逸寧,輕聲笑了起來,"你的意思就是說,你對我並沒有恩情,我可以隨意出手了嗎?"

    "笑話,一個連五行環都沒有凝聚的小鬼,安敢在此聒噪!"陸逸寧話音剛落,從他的身上泛起火氣,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又生火,一道五行之氣環環相扣的氣息從陸逸寧的身上爆發出來。

    ps:

    第二更~~~這更晚了點,下一更十一點十分到二十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