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章算計彭長老

第九章算計彭長老

    我不明白為什麼周小蠻會忽然問出這個問題,任由周小蠻理著我的頭發,就在這時候,小幽忽然回來了。對著我開口說道,"殺了!"

    我怔了怔,笑了起來,看著被我踩在腳底下的陸逸寧,開口說道,"看來你們這一脈還真的都是一個模子里面刻出來的啊,你那個女徒弟似乎也沒有把你的命當一回事啊。"

    "不可能,這不可能!"陸逸寧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我卻沒有繼續理會陸逸寧了。"既然你的徒弟也沒有把你的命當一回事。"

    "那麼......"我揚起了手里帶滿血跡的血刃。

    "不,你放我一馬,我還保留了很多東西,我全給你,全給你,我還有錢,都給你,你放我一馬!"陸逸寧連忙開口說道。

    "抱歉,完了,你以為我會放虎歸山嗎?"我直接一劍扎在了陸逸寧的腦袋上,他死之前,眼眸中還帶著無盡的唏噓。

    "你怎麼殺了他了!"周小蠻這時候也錯愕的開口說道。

    我聳了聳肩,開口說道。"他的實力比我強,剛才之所以斗得過他,還是因為運氣的關系,如果放他走,下一次就是我死了,我不能放虎歸山。"

    "那直接廢了他的修為,也不至于......"周小蠻說到一半,也沒有說話了。

    我把血刃在陸逸寧的身上擦了擦,然後把擦拭干淨的血刃收回了劍鞘之中,開口說道,"你不知道仇恨的力量,我們已經徹底得罪他了,就算他沒有還手之力,難道他不會找朋友嗎?這麼多年了,我就不信他沒有一個肯幫他的朋友。一旦有一個,我們就萬劫不復了。我不能拿你我的生命去開玩笑。"

    "我知道。"周小蠻的目光有些暗淡下來。

    我則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這尸體有些難辦,如果警察找上門來,我們怎麼處理?"

    黃大仙愣了一下,然後開口說道,"我教你畫引蟲符,雖然速度沒有千佳音直接用蠱蟲吞噬他肉體那麼快,但最多不用半天,就搞定了。"

    "只能這樣了!"我听著黃大仙的指示,從周小蠻別墅里面拿了張黃紙,開始在上面畫起引蟲符來,這引蟲符只是一種很簡單的符。

    有黃大仙和道統的幫助下,我只是失敗了兩次,就成功畫出來兩張了,我把一張卷成團,塞進了陸逸寧的嘴里後,這才讓周小蠻在這里等我,我出發去陸逸寧的道觀。

    走的路上我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如果不是我忽然想起來西門諾可能會不顧陸逸寧的命,這次還真的有可能被西門諾把那些遺物給帶走。

    "你那件道袍,有些奇怪,剛才道袍出現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道統和你身上的那把血刃都有反映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我也能感覺到,不過我隱隱約約感覺到這道袍並不完整。"

    "當然不完整了,我看得出來,這道袍上面刻畫的是七星伏魔陣,對邪物都有一定的鎮壓能力,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還有個道冠,上面刻畫的應該是七星通靈陣,是用來溝通天地意念的,有機會的話,還是要找到道冠,這樣就可以最大程度的發揮你最大的實力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注意一下吧,既然張家沒有把道冠送過來,想來這道冠應該不在張家的手里,想要得到還是有些困難。"我看了眼自己手里拿著的紫金道袍,開口說道。

    我發現自己現在越來越像是一個古代人了,腰間別著一把劍就不說了,頭發也有大半年沒有去修理了,現在又有了一件道袍,這要是走出門去,還真的會被人當作怪物來看,尤其是我還有一頭白發。

    "這道袍短時間內也不能穿,雖然里面刻著七星伏魔陣,但顯然,缺了個陣眼,所以那七星伏魔陣根本就發揮不出來,這道袍最多只能發揮讓鬼物忌諱的能力。"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怔了怔,開口說道,"陣眼?什麼陣眼?"

    "應該是腰帶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腰帶上肯定是帶著七星伏魔陣陣眼的寶石。"黃大仙開口說道,"看來你還早著呢。"

    我苦澀的笑了笑,"這些可都是存在了兩千來年的老古董啊,如果我拿出去賣,估計瞬間就是億萬富翁了。"

    "你小子。"黃大仙笑罵了一句,"等把周小蠻的事情給落實了後,我們就著手整理紅毛怪物的事情,完了後,再算計一下那個想要來找你麻煩的彭長老,然後再去尋找那腰帶吧。"

    "行。"我點了點頭,這時候也已經走到道觀前面了,小幽指著道觀,唧唧歪歪不知道說些什麼,面色激動。

    我清楚,她應該說的是西門諾就是在這準備帶著遺物跑了的。

    我進了道觀,在小幽的帶領下,很快就到了一個房間里,剛進去,就看到了西門諾躺在地上,滿臉恐懼的表情,在她的身邊,有著一個包袱,看樣子里面裝的就是周小蠻師父的遺物了。

    估計是生魂直接被小幽扯出來吃掉了,所以才會這麼恐懼吧。我沒有理會她,直接拿出一張剛畫好的引蟲符塞進了她的嘴里,然後就把那包裹拿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一邊走,一邊也有些唏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如果這陸逸寧師徒不是為了那些遺物,心存歹念的話,也沒有現在這麼多事情了。

    等我回來的時候,在陸逸寧身上已經開始聚集起什麼蟲子了,這些蟲子似乎並不怕人,圍聚在陸逸寧的身上,不停的啃食著陸逸寧的尸體。

    周小蠻坐在一邊,目光有些呆滯。

    我朝著周小蠻走了過去。

    周小蠻看著我手里的包裹,這才有些咽哽的開口說道,"我不想這樣子的,如果我要是知道最後是這樣,我不會堅持要遺物的......"

    我伸出手去摸了摸周小蠻的臉頰,"傻丫頭,錯的又不是你,他們做錯了事情,自然便需要懲罰,你並沒有任何錯誤。"

    周小蠻伸出手來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可是我,為什麼感覺這麼難受,師伯他,小時候抱過我,每次我被師父懲罰打手板的時候,他總是來幫我解圍......"

    "過兩天就好了,人總是會變得,不是嗎?"我看著一臉難受的周小蠻,開口說道。

    周小蠻點了點頭,我對著她開口說道,"行了,你看看這遺物是不是少了什麼?"休鳥坑亡。

    "放著吧。"周小蠻並沒有在意那包裹里面的東西,而這時候,陸逸寧的尸體也已經被吞噬了一大半。

    我嘆了一口氣,知道短時間內周小蠻不可能會恢復過來,摸了摸她的腦袋,起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開始和黃大仙討論起怎麼算計那個彭長老的事情了。

    如果說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被彭長老找上門來的話,那我還真的有可能會中招,被弄死也有可能。

    但現在有張成浩給我通風報信,我想我完全可以設個局,有心算無心,先把彭長老這個老仇人給弄死才行。

    至于紅毛怪物的線索,在周小蠻恢復之前,我想我應該還是不要去問她。

    "快要凝聚三花的境界,比那陸逸寧要強的太多了,如果不準備好的話,我們真的可能會被弄死。"我摸了摸帶著一些血腥味的頭發,開口說道。

    黃大仙深吸了一口氣,"也是時候了,這兩天我也感覺到,你快要凝聚出最後一口氣了,到時候以胸中五氣境的能力,應該是可以擺出十殿閻羅祭了。"

    ps:

    第二更,下一更十一點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