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章紅色毛發

第十章紅色毛發

    十殿閻羅祭?我听到這名字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因為我想起來之前在羅布泊的時候,黃大仙就是擺出了這個十殿閻羅祭。瞬間將女聖和無臉女兩個恐怖的鬼東西直接誅殺了的。

    "十殿閻羅祭不是幻術嗎?可以對人使用?"我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

    "折扣肯定是要打一下的,不過這並沒有什麼什麼,你想想女聖那麼強大的肉身,最後還不是被誅殺了?那個彭長老本身就做過壞事,別的不說,之前我們在龍虎山的時候,那狗東西直接用他徒弟來擋刀這事情,就足以讓秦廣王定他十次死罪!"黃大仙冷笑了一聲。

    我一听。心里也有底了,為今之計,差的就是達到五氣朝元的境界,直接把彭長老給誅殺了。

    "行了,你繼續汲取血刃的金氣吧。"黃大仙開口說道。

    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了之前的事情,開口說道,"對了,我這感覺也有些奇怪,之前我不是和你說過嗎?我吸收的時候,總是把血刃身上的那些血氣給吸收過來,雖然有你和道統在鎮壓,但我總感覺自己的情緒被血刃的肅殺之氣給影響到了。"

    "這沒什麼,血刃終究只是兵器。既然是兵器,那就是給人支配的,只要你有實力去鎮壓住他,這些東西根本影響不了你的心智。"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看來是我想多了,既然黃大仙這種老司機都這麼說,想來也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接下來的兩天,我都在汲取血刃的金氣中度過的,雖然吸收那種暴戾之氣的速度比吸收金氣的要更加的快,但我也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最後一口金氣似乎就要凝聚出來了。

    第三天的時候,周小蠻也從那種低落的心神中恢復過來,中午的時候,她有些怯生生的來到我的房間,看著我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卻又有些不好意思說。

    我停止吸收金氣的動作,把血刃放到了一邊。對著周小蠻開口說道。"怎麼了?"休鳥布巴。

    "對不起。"周小蠻低著腦袋對著我開口說道。

    我怔了怔,為啥她突然過來和我說對不起啊,剛想說什麼的時候,周小蠻就開口說道,"之前是我的不對,你明明是為了我好,我說的話卻好像是在指責你傷害了我師伯一樣。"

    原來是這事情啊,我嘆了一口氣,"我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

    周小蠻看著我,開口說道,"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我愣了一下,不明白她想問我什麼問題。

    "你真的是傻大個嗎?"周小蠻盯著我看,那雙清澈的眸子中有一絲不安。

    "真是的,我當是什麼問題呢。"我看著她的眼楮,輕聲的笑了起來,真是奇怪了,為啥她會忽然問這個問題,而且還問了兩次。

    "那就好。"周小蠻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口說道,"我幫你整理了一下,里子,腰帶和道冠我已經去買過來了,以後你可以先穿著那件道袍,雖然我不清楚你的事情,但我可以感覺的出來,你真的很喜歡那件道袍。你先去洗個澡吧,我幫你換上衣服。"

    "嗯。"我點了點頭。

    從周小蠻的手里接過那些東西,起身去浴室里面開始洗澡去了,洗完澡,換上周小蠻給我準備的里衣,走了出來,任由周小蠻幫我把那件紫金道袍換了上去,然後開始用吹風機開始吹干我的頭發。

    "還好你的頭發夠長,我可以幫你把頭發束起來,不然那道冠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幫你戴上呢。"周小蠻輕聲笑著開口說道。

    我抿了抿嘴,輕笑著開口說道,"這幾個月太忙了,都忘記去理發了,沒想到竟然歪打正著。"

    這時候周小蠻已經幫我把頭發給吹干了,她幫我把頭發整理好,豎了起來,然後把那道冠放了上去,用一根簪子把頭發給固定住,旋即怔怔的看著我,開口說道,"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你是不是本來就是古人,現代人的裝扮根本就不適合你,換上這道袍的時候,你仿佛變了一個人。"

    我輕聲笑了起來,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回答周小蠻的問題,難道要我和她說沒錯,我就是張道陵轉世,我和兩千年前的張道陵長得一模一樣嗎?

    有些不習慣自己的頭發被束起來,老感覺自己頭頂上的那個道冠會掉下來,我站了起來,確定那東西不會掉下來後,這才把血刃別在自己的腰帶上,開始看起來自己的新裝扮來。

    換上了這件紫金道袍後,我確實發現自己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似乎多了一絲威嚴,而且這紫金道袍和我丹田中的張道陵道統不停的相互輝映,給我身上帶上了一絲暖洋洋的感覺。

    我扶了扶腰帶,走到了落地鏡前面,看著鏡子里的我,也懵了。

    我終于明白過來周小蠻剛才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了,這時候的我,看起來還真的和以前完全不太一樣了。

    以前那種懦弱的感覺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整個宛若標槍一樣挺立著,神情仿佛帶著無盡的銳氣,這感覺,竟然和錄像帶里面的那個惡念王盼一樣。

    我也看怔了,似乎鏡子里面的那個人並不是我,而是惡念王盼一樣,連自己的靈魂都要被牽扯進去了。

    我連忙後退了一步,對著周小蠻開口說道,"真是人看衣裝,佛看金裝,這換了身衣服,連我自己都感覺自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得。"

    周小蠻听到我的話,也不由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開口說道,"你就美的吧你,對了,你這次來佛山的事情解決了嗎?如果解決了,我們就走吧。"

    我深吸了一口氣,也輕笑著開口說道,"還有一點事情沒解決。"

    "什麼事情?"周小蠻開口說道。

    "我想要調查一下紅毛怪物的事情,根據我現在的線索,你師父應該是我知道的人里面對這紅毛怪物知道的最多的人,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夠幫我找到一些調查出當年那件事情的線索來。"我看著周小蠻,開口說道。

    周小蠻愣了一下,看著我,開口說道,"我師父的遺物應該都在那包袱里面了,要不你過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東西來?"

    我點了點頭,雖然這樣子有點好像我來幫周小蠻就是因為王開山的遺物似得,但我自己卻問心無愧,我是真的想要幫她,所以才會出手的,所以也就倘然的跟著周小蠻一塊兒去了書房。

    書房里面有不少書架,書架上放的大部分都是一些道藏的東西,這一眼看過去密密麻麻的,看著竟然還有種神聖的感覺。

    那遺物就被周小蠻放在書桌上,並沒有被打開過,可見周小蠻也並不是很在意這些法寶,她之所以想要討回,純粹是因為這些東西是她師父的遺物。

    我深吸了一口氣,打開了那個包袱,包袱里面有一個古銅羅盤,一個小鈴鐺,一疊黃符,我看了一下,怎麼都想不明白為什麼陸逸寧會想要這些東西。

    那黃符應該不算什麼,應該是那古銅羅盤和小鈴鐺比較稀有吧,我的注意力直接被古銅羅盤和小鈴鐺給吸引過去了,拿在手里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來個所以然來,不過卻也能感覺到這兩樣東西在被我摸到的時候,道統的微微顫動。

    看完那兩個東西後,我這才把注意力轉到了那一疊黃符上面,拿起黃符翻了下,一根紅色的毛發從黃符的夾縫里面落了下來。

    ps:

    第三更,下一更十二點前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