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章紙人

第六章紙人

    不過很快我就意識到這可能是那個所謂的蠱術大能盯著我們這一塊,怎麼看月經哥撒的那些黑粉都有問題。

    那些黑粉應該就是專門為了對付蠱術用的吧,但月經哥就不怕自己這麼做會惹惱那個蠱術大能嗎?

    不過顯然月經哥在這方面懂得比我多,也要謹慎的多,他既然撒了這些東西,應該是有自己的把握,所以我雖然心里有些疙瘩,但也沒說什麼。

    等月經哥把那些黑粉都撒完後,也坐那閉上眼楮休息了,因為之前在月經哥家里我已經睡了挺久了,在車上也休息了一下,這一坐下來,雖然很累,但卻一點兒也不想要睡覺。

    閑著也是閑著,我就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那群大學生的電腦上,雖然已經清楚他們這一批出去的人是凶多吉少了,但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心,想要看看這陰兵過道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這時候那一批六個人都已經走出破廟的範圍了,因為天色有點暗的緣故,鏡頭有些不清楚,又加上他們走動的緣故,鏡頭一抖一抖的。

    差不多過了有十分鐘左右吧,太陽已經完全下山了,整個山林間都暗了下來,而原本因為夜色散下去的霧這時候也開始慢慢的升騰起來。

    已經經歷了好幾次恐怖事件的我也意識到這時候要出事了。

    而那六個人這時候應該也注意到不對勁了,隊伍中一個看起來有些強壯的人這時候也開口說道,"楓哥,我怎麼感覺這里有點奇怪呢?要不我們回去吧。"

    "怕個卵子,你難道想和王學兵一樣沒種,和女人混在一塊嗎?"之前那個叫師國慶的胖子開口嘲諷了一句。

    在師國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明顯注意到廟里的王學兵臉色有些不太好,顯然師國慶的這句話戳中了他內心的傷口。

    軟弱!

    "可是,我真的感覺有些不對勁,你看這些霧,剛才還沒有的,現在又起來一些了,要是咱們在外面留著,回頭找不到回去的路咋辦。"那個男生開口說道,表情有些恐懼。

    "行了,鄭德,鏡頭那邊還有女生呢,拿出點男生氣概來。"帶頭的林楓這時候也轉過頭來說了一句。

    "......"那個叫鄭德的人雖然還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見林楓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也不說回來的事情了。

    這時候師國慶忽然開口說道,"哥幾個,你們先在這待一下,我去上個廁所。"

    "真是懶人屎尿多!"另外一個戴眼鏡的開口說道。

    "冀輝,你給老子等著,等老子拉完翔,回來就弄死你!"師國慶留下一句狠話,就拿著自己的攝像機朝著一邊走去。

    而小廟這邊的女生也都叫罵了一句,不過我看她們的樣子似乎並沒有打算閉上眼,反正有些興致勃勃的盯著師國慶那個視頻角度看,只有我之前注意到的那個短發萌萌噠的妹子轉過了頭。

    師國慶那家伙在拉屎的時候似乎還挺無聊的,就擺弄著自己手上的攝像機,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他的攝像頭轉到一個地方的時候,我似乎看到一個紙人。

    而且看到這個鏡頭的人顯然不止我一個,這邊的女生全都大聲尖叫了出來,連正在睡覺的月經哥和高冷哥也都被這陣尖叫聲給驚醒了。

    這時候王學兵趕緊拿起對講機,開口說道,"國慶,有問題。"

    "有啥問題啊!"師國慶有些懶洋洋的開口說道。

    王學兵對著對講機開口說道,"你看看你左邊那邊,好像有個紙人!"

    "啥紙人啊!你他媽的自己把自己嚇出精神病了吧!"師國慶有些不耐煩的說了一句,但嘴上雖然這麼說,還是听話的朝著自己的左邊看去,他手中的攝像頭也轉向了自己的左邊。

    我們這邊的女生全都嚇得不敢睜眼去看了,就算是我,這時候也有些頭皮發麻,就好像是在看鬼片,馬上要遇到鬼的那一幕一樣。

    但很快,電腦那頭的師國慶開口說道,"啥紙人啊,根本什麼都沒有。"

    就在師國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鏡頭一下子翻了,鏡頭那邊傳來師國慶的哀號聲,我只在屏幕上看到有什麼東西在動。

    這時候師國慶一臉驚恐的拿過攝像機,對著攝像頭開口吼道,"救我,救救我!"

    屏幕這邊的我們看的頭皮發麻,只有高冷哥和月經哥兩個人似乎什麼都沒看到一樣,繼續閉上眼楮休息去了。

    "林楓,林楓,你們去看看師國慶,他那邊好像有情況!"這時候王學兵連忙接通了林楓那邊的線路,對著對講機有些歇斯底里起來。

    看到這我覺得這個王學兵人還不錯,雖然和那個師國慶有矛盾,但在人命前面還是選擇了幫助師國慶。

    "我去看看!"林楓甩下話,就帶著他那一批人朝著師國慶那邊走去。

    這時候屏幕那邊的師國慶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往後面拉扯一樣,而且好像他很冷的樣子,不停的打著哆嗦。

    過了一會兒,視頻那邊徹底沒聲音了,然後我就看到一張毫無生氣的臉出現在鏡頭前,看到這張臉的時候,我打了一個哆嗦。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參加過葬禮,有些地方的葬禮,會燒紙人的,而我在鏡頭里面看到的就是葬禮上看到的那些紙人。

    那張臉就是畫出來的,畫的人顯然很有功底,那張臉劍眉星目,濃濃的眉毛,讓人第一眼就聯想到軍人,只是那張嘴太過于詭異了一點。

    一張死氣沉沉的臉有著一道用鮮紅色的紅筆畫出來的嘴,嘴唇帶著一絲怪誕的弧度,讓人看起來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很是詭異。

    下一刻,師國慶的那個鏡頭就徹底亂碼了,再也看不到師國慶的那個鏡頭了。

    這時候林楓那邊的鏡頭也來到了師國慶這里,從他們的鏡頭上,我能看到一坨屎,還有一個攝像機,而師國慶則消失在了原地。

    林楓那一群人看到面前的情況,顯然有些崩潰,想不通到底為什麼剛才還在的一個大活人咋說不見就不見了。

    這時候鏡頭這邊的王學兵開口說道,"師國慶好像出問題了,外面有點危險,要不你們回來吧。"

    冀輝一听到王學兵這麼說,也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這里太危險了,我們回去吧。"

    "不行,我們是和師國慶一塊兒來的,要回去就一起回去,我們去找他,看看能不能把他救過來。"這時候林楓開口說道。

    林楓這麼一說,冀輝直接崩潰了,開口說道,"要去你去,我要回去了,我和那個嘴巴臭的家伙又沒有什麼交情,他死了更好!"

    說完冀輝直接轉身朝著小廟的方向走來,我看到林楓那邊的四個人里面除了林楓,其他三個都想要回來,但顯然礙于面子,不好意思說出口。

    只有冀輝一個人是往回走的。

    在看到冀輝離隊後,高冷哥冷笑了一聲,"第二個!"

    我愣了一下,剛想開口詢問,月經哥好像預料到我要問什麼了一樣,直接開口說道,"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不抱團,也不知道說他是膽小好呢,還是勇敢好。"

    就在月經哥說完的時候,我看到冀輝鏡頭里的一個角落,站著一個詭異的綠裝紙人,那張毫無生氣怪誕的臉正瞅著鏡頭的這一面,怪異而恐怖,鏡頭這邊的我看到這個紙人後,倒吸了一口氣。

    而王學兵這時候也開口說道,"冀輝,那個紙人盯上你了,你快回去。"

    "別想騙我回去,反正說什麼我都不會回去了!"視頻那邊傳來了冀輝的聲音。

    我閉上眼楮不敢再看,因為我知道,他完了。

    ps:

    第四更,還有兩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