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六章扯人皮

第十六章扯人皮

    被黃龍這麼一說,我這才有些明了過來,心里也有些好奇,白奇到底來這里做什麼?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來之前高冷哥和我說的,不要帶小幽來小鬼域,而小幽是白奇的另外一段人格,也就是易超送給我的。

    難道白奇來小鬼域的原因和小幽有關?

    五十年前?難道小幽從五十年前就已經存在了嗎?

    就在我一臉思索的時候,那黃龍也對著我開口說道,"前輩可是已到了三花聚頂境界了?"

    我輕笑了一聲,並沒有說話,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想必是了,難怪前輩鶴發童顏,果真是修煉有成,那斬三尸的境界看來前輩都已經開始染指了。"那黃龍有些羨慕的開口說道,"畢竟前輩至少也是正德年間的大能......"

    還沒等黃龍說完,我就擺了擺手,"無關自己的事,莫要多問。"

    說完我就背著手走進了白府,黃龍有些尊敬的讓到了一邊,他的那些弟子看著我都帶著一絲畏懼之意。

    我笑了笑,果然就是這樣,作為一個高人,就必須要有高人的脾氣。要是我小心翼翼的,怕被發現,說不定現在就被那黃龍給看出來了。

    "這地方以前不是義莊嗎?我記得之前去小鬼域還需要在義莊里面找到引魂棺,送去小鬼域的。"我不動神色的開口說道。

    "前輩有所不知,這地方以前的確是一個義莊,不過那黑袍人說這的風水不錯,就殺了原本的守棺人,奪了義莊,重新推了,建立起來了這個白府。"黃龍開口說道,"不過這白府里面卻有通往小鬼域的辦法。"

    "哦?什麼辦法?你和我說說,事後定然少不了你好處!"我背著手故作高深的開口說道。

    心里卻罵開了,"黃大仙,我能有啥好處啊,回頭沒好處給他。我這不是耍人嗎?"

    "放心好了,本仙尊隨便傳你點雞毛蒜皮的小招式。就夠你去糊弄這小子了。"黃大仙篤定的開口說道。

    "幫前輩忙。本就是晚輩應該做的事,哪里還需要好處之說。"黃龍的眼眸中閃過一道精光,輕笑著開口說道。

    "前輩應該也清楚,這天上一日,地上一年,這地上一日,地下便是一年。"黃龍開口說道。

    他說話的時候,我也是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沒錯。"

    "在這白府中,有一鼎,被稱之為引魂鼎,效果可以說是和引魂棺差不多,但卻比引魂棺要方便的多,只要把自己手上的中指血抹在那引魂鼎之上,那引魂鼎自然便是會將人的魂魄攝去那小鬼域。最關鍵的是,這引魂鼎可真的是將地上一日,地下一年這設想給弄準了,只要人是用這引魂鼎下去的,辦完事再回來,幾乎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這時間要不要那守棺人也無所謂。"黃龍開口說道。

    "原來如此,那你便帶我去看看那引魂鼎吧。"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末了,還不忘提醒一句,"好處自然是不會少了你的!"

    黃龍眼中貪婪的精光再次閃了一下,旋即黃龍對著身後那些弟子開口說道,"你們先在這里等著,我帶著前輩去找引魂鼎。"

    "好的,師父。"馬上就有弟子回應道。

    旋即那黃龍便帶著我朝著里面走,很快我們就來到了一個很大的大廳,剛推門進去,看到了一個巨大的三足鼎擺放在這大廳的中間。

    這三足鼎是青銅做的,沉重的銅綠色給人一種沉穩攝人心魄的感覺,我看著那三足鼎,深吸了一口氣,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听到了一聲慘叫聲。

    那聲音就是從之前黃龍帶過來的那些學生的方向發出來的。

    "發生什麼事了?"黃龍立馬朝著外面跑了過去,我也連忙跟著一塊兒跑了出去。

    結果我們剛跑到那個地方,就看到了滿地的血,還有被嚇得一臉蒼白的幾個年輕道士,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這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才,剛才!"其中一名女弟子有些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顯然是有些被嚇傻了。

    我甚至看到這名女弟子的道袍都有些濕痕,估計是剛才直接被嚇尿了。

    這時候黃龍也開口說道,"吳亮,你來說。"

    那一群嚇得有點花容失色的弟子中很快就站起來一名看起來比較正常的弟子,對著黃龍開口說道,"啟稟師父,方才我們在這等你,卻從外面進來一名白衣女子,二話直接掠過丁振男的脖子,硬生生的把丁振男師弟的皮從身上直接抽了出來。"

    說完,那吳亮指了指前面一個看起來還穿著衣服,但衣服上卻已經滿是血跡的尸體,開口說道。

    "把皮給抽出來了?"我皺起了眉頭,這也太邪門了一點吧,把皮剝了,我還可以想象一下,但卻把人的皮從衣服里面直接剝走了?

    "去看看。"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朝著那尸體走去,一邊走著,一邊開口說道,"是白衣女子,你說該不會是我剛才在鬼市路口看到的那個女人吧,就是你說是幻覺的那個。"

    "嘶。"黃大仙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口說道,"還真的有可能是,先去看看吧。"

    我就朝著那丁振男的尸體走過去,蹲了下來,這時候黃龍也走了過來,開口說道,"前輩莫非有什麼見地不成?若前輩能為振男報仇,讓晚輩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休節歡才。

    "我先看看。"我並沒有直接答應黃龍,而是皺著眉頭看著那尸體,這時候黃大仙忽然開口說道,"這人的皮是直接被人從腦袋上面硬扯下來的,那人用的是爪功。"

    "爪功?"我愣了一下,看向丁振男的腦袋,果然在血淋淋的腦袋上看到幾道抓痕。

    "這是人在作怪?"我深吸了一口氣,"也就是說可以排除鬼怪的嫌疑了嗎?"

    "也不一定,有些鬼怪如果得到實體後,同樣也極其擅長爪功,而且人要這人皮一般沒啥用,但人皮這東西在鬼怪的手里卻能發揮出很多效果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皺起了眉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照你的意思是說?"

    "我看不出來。"黃大仙很是直截了當的開口說道。

    這時候見我一直沉默,陷入沉思狀態,那黃龍也開口說道,"不知前輩有何見解?"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來也慚愧,這東西我也看不出所以然來,現在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皮是被人從頭皮處抓住,直接硬生生的拉扯下來的。"

    被我這麼一說,黃龍也朝著丁振男的尸體看去,情不自禁的冷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這是何人,如此殘忍。"

    "我也不清楚,不過顯然這事情並不會這麼結束,接下來那鬼東西可能還會過來,抓走我們這里其中一個。大家圍成一個圈站好,千萬別讓人有可趁之機。"

    "嗯!"黃龍點了點頭,就吩咐幾個弟子一起過來,圍成一個圓圈。

    正好那女弟子就站在我旁邊,仔細一聞就聞到一股淡淡的尿臊味,我不由得看了她一眼,那女弟子清秀的臉上就滿是紅暈,顯然也知道自己剛才被嚇的尿褲子的舉動有些不太好。

    就在我看過去的時候,也忽然發現那女弟子的臉色忽然繃得很緊,旋即竟然直接從頭頂開始裂開,只是一瞬間,那清秀的臉頰直接被往下扯去了一大塊皮!

    那只蒼白的眼楮死死的盯著我。

    我連忙朝著下面看去,正好看到一只手扯著一塊人皮鑽進了地里。

    ps:

    我的錯,這章遲到了快半小時了,不預判時間了。。不然又要被打臉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