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章討債

第二十章討債

    我深吸了一口氣,眯著眼楮看著面前的彭老狗,剛才心里一慌,直接把他從樓上引下來了。現在站在他的面前,頓時感覺壓力陡增起來,不過心里雖然壓力很大,臉上依舊還是有些不動神色。

    這時候周小蠻也從樓上冒出了頭,"傻大個,小心點!"

    看到周小蠻出來後,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氣,剛才我還以為她出現什麼意外了呢。我看著面前的彭老狗,拜了拜手,想要把小幽從書房里面召喚過來。

    對付龍虎山的弟子,最好的辦法還是直接讓小幽這種桃木鬼童把他們的生魂拍出來,那就任我宰割了。

    但我招完後卻毫無反應,我愣了一下,怔在原地,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這什麼情況?為什麼我召喚不過來小幽了?"

    "沒理由啊。"黃大仙開口說道,"就算是小鬼在千里之外,也能夠瞬間召喚回來的啊,如果召喚不回來,就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小鬼失去了控制,還有一個就是小鬼死了!你內視一下自己的丹田,看看能不能看到和小幽的那份印記。"

    我怔了一下,連忙內視起來,但我卻什麼都沒有發現,原來擺放小幽印記的位置這時候看起來空洞洞的,我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了,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大仙,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小幽不見了?"

    "我也不知道!"黃大仙嘆了一口氣,"一會兒再調查吧,現在當務之急是對付面前這個老家伙,一個不好你可能要死在這里了!"

    "怎麼?在呼吸最後一口新鮮空氣嗎?"彭老狗看著我,輕聲笑了一下。駢指成劍直接朝著我指了過來。

    "不好,後退一步。向左兩步。再後退三步。"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還沒來得及氣思考黃大仙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就照著他的吩咐一步步走了起來,而我每走動一下,就會發現周圍還有先前停留的位置都涌起一股股濃郁的陰氣。

    一直等我走完最後一步,這才感覺周圍那像是地雷一樣的陰氣消散過去。

    而彭老狗見我竟然真的躲過了他的暗算,也有些震驚的看著我,開口說道,"小子,看不出來,幾個月不見,長進了這麼多!"

    "老狗,你倒是沒有什麼長進!"我輕聲笑了笑,手指捏了個小破魔咒,然後迅速的翻動著讓人眼花繚亂的手印,在嘴里念出了七星神咒經的咒語後,駢指成劍,直接朝著面前的彭老狗劃去!

    彭老狗上次就是被我的七星神咒經給弄得夠嗆,這時候見我又用出了七星神咒經,也被我嚇了一跳,連忙朝著後面去,也不顧著繼續攻擊了,而是選擇了不停的掐著手指,往外凝聚著一層又一層的防御陣法。

    而我也就是吃準了他這一套,在雷雲凝聚,彭老狗捏著防御咒法的時候,我迅速的把剩下來的黃符擺在陣法當中,現在彭老狗都已經出來了,也就不用怕被他發現了。

    剩下來的幾個地方很快就被我給放上了黃符,黃符放上去之後,我按照黃大仙的指示,找到了這十殿閻羅祭的生門,迅速的站穩後,彭老狗這才終于捏好了手里的防御咒語。

    這時候天空中不停凝聚著的雷雲中也嘩啦一聲往下面轟了下來,直接砸在了彭老狗幾乎花了大半力氣所凝聚起來的防御咒語上,怎麼說呢,那感覺就好像是一個小孩一圈打在了肌肉男身上一樣,除了發出一聲響外,對彭老狗根本沒有任何傷害。

    "小破魔咒?"這時候彭老狗也反映過來,"你這小雜種竟然給我用的是小破魔咒?"

    "自己傻,還能怪別人?"我冷笑了一聲,旋即直接對著彭老狗伸出手去一指,"十殿閻羅祭,誅天地邪魔!"

    "十殿閻羅祭?"彭老狗怔了一下,旋即冷笑著開口說道,"小雜種你糊弄誰呢?還十殿閻羅祭呢,又想再騙我一次嗎?這一次我不會讓你得逞了!"

    而在彭老狗說話的時候,我擺出去的那些黃符全都無火自燃起來,幽蘭色的火焰在地上不停的閃爍,彭老狗這時候也掐好手印了,但還沒有等他用出來,他的手上就涌起了一道黑色的火焰,這黑色火焰似乎就像是黏在彭老狗身上一樣,讓彭老狗不停的開始慘叫起來。

    "小雜種,快放了我,不然龍虎山不會放過你的!"彭老狗試圖把自己手上的黑色火焰給撲滅,一邊還開口威脅我。

    我冷笑了一聲,"人賤自有天來收,說的好像我放過你,你們龍虎山就能放過我一樣,當我不知道龍虎山密令嗎?你一個區區的龍虎山小長老,有資格修改太上長老所傳下來的密令嗎?"

    "你還知道龍虎山密令?"這時候彭老狗牙一咬,直接用力把自己的胳膊扯了下來,那火焰越來越大,如果不把火焰給滅掉,他的整只手都要被廢掉!

    把手臂給扯下來後,彭老狗伸出手去點了下自己的穴位,那汩汩涌出來的鮮血也馬上停了下來。

    我並沒有繼續理會彭老狗了,而是冷聲念道,"一殿秦廣王,司掌人間生死,幽冥吉凶。"

    在我念完後,那蔓延著幽蘭色火焰的陣法中,猛地豎起了一道巨大的鏡子,那鏡子中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彭老狗,很快,彭老狗的人像就消失了,旋即化作一片血紅,只顯出極惡二字,看到極惡兩個字後我才松了一口氣,按照黃大仙說的,只有惡人,才能讓秦廣王誅殺,若對方是善,那便無用。

    看到鏡子的時候,彭老狗的精神也徹底的崩潰了,他一邊抓住自己的斷臂,一邊跪了下來,對著我開口說道,"我錯了,我不應該對付你,你放我一馬,我給你當內應怎麼樣?我把龍虎山的秘密都告訴你,我甚至可以幫你把龍虎山奪來!"

    "真的?"我強忍著腦袋傳來的眩暈感,緩一口氣,對著彭老狗開口說道。

    "千真萬確,千真萬確。"彭老狗還以為我動心了,連忙開口說道。

    我這時候也終于緩過氣來了,不至于暈厥過去,我對著彭老狗輕聲笑了笑,"我相信你這是真的,不過我對這並不感興趣!"

    這種反復無常的小人,我毫不懷疑,我放了他後,他第一個對付的人就是我!

    "這一下,是我還你之前龍虎山對我的侮辱!"

    說完我手指直接朝著前面一劃,一道黑色的火焰在彭老狗的腳底下涌了出來,疼得彭老狗不停的跳腳。

    我的眼眸卻越來越冷,在彭老狗被火焰灼燒的時候,又是一劃,另外一道黑色火焰出現,"這一下,是我還你之前追殺我的!"

    "這一下,是我還你威脅小米的!"我冷聲說道,在彭老狗的頭上凝聚出一團團的黑色火焰。

    隨著這些黑色火焰的出現,我也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了。

    彭老狗這時候也絕望了,任由那些黑色火焰灼燒著自己,在火焰里面,不停的哀嚎,慘叫,辱罵。

    我卻沒有理會,而是對著那鏡子鞠了一躬,這些黑色火焰只能讓人受皮肉之痛,真的想讓人魂飛魄散,還是得請秦廣王這位爺。

    "勞煩秦廣王誅鬼!"

    "準!"一道洪亮的聲音在山林間響起。

    話音剛落,從鏡子里沖出了一道金光,直接砸在了彭老狗的身上,把彭老狗給炸的灰飛煙滅。

    這時候,我的嘴里才一字一頓的冷聲說道。休邊團弟。

    "這一下,是我幫小蠻討要的債!那就是你的命!"

    ps:

    我發現我不管寫什麼,都會有人不滿,寫的緊湊一點,說我寫的干澀,不夠生動。寫的豐富了,又說我水。我寫主角弱,說主角傻逼,不看了,把主角寫強了,又說恐懼感消失了,不看了。我寫謎團,說太繞了,不看了,我解謎,又說已經想明白了,不看了。不管我寫什麼,都有人不看,這種感覺真是蛋疼,真心被折磨的快瘋了,這樣吧,我征求下大家的意見,大家想看什麼類型,都在這章節尾回復,我統計一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