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四章條件

第六十四章條件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啊啊!"拉姆氣急敗壞的將頭發弄的亂糟糟的,然後捂著受傷的傷口,胸口一起一伏的。我眉頭一挑,看著那微笑的達布。我知道他的意思,他用條件來交換我的第二王蟲。那麼自然就破了那個誰燒到王蟲就讓達娃嫁給他的規定。

    不然若我真的用這個事情來威脅,他對著神靈發過的誓便必須要遵守。

    "也好。那麼還有兩件事請族長幫忙。第一件事,我要族內所有關于那王將軍的資料。"我說道。

    這個王將軍,建立麥其家族的城池,將這府邸修得如同陵墓的造型,那麼很有可能與那封無神國有關。了解這個事情的話,對我第三階段的事情必定有幫助。

    只要到了斬自我層次。便是馬上會開展第三階段,到那個時候再準備,便來不及了。

    達布土司猶豫了許久之後,才緩緩點頭。

    "好,沒有問題,拉姆是這方面的專家。到時候由她協助你,將這部分古籍都全部找出來。古籍是用藏文寫的,正好讓她幫你翻譯。"達布點頭說道。

    拉姆听到這樣的安排,頓時不滿的哼了一聲,但也沒有反駁。她知道達布的意思是要監視著我。不讓我惹出什麼麻煩來。我也明白他的意思,更加沒有說話。

    "第二件事,便是想要請問,拉姆小姐可知,人死亡之後靈魂歸去何方。若有一絲殘魂。如何才能使之回魂,抑或轉世?"我問道。

    我問出這個問題之後,心跳竟然加快了不少。

    藏醫將神學和中醫結合起來,再加上他們獨特的技術,才慢慢形成了藏醫。而在藏人之中,與死神和天神最近的,除了那些聖人之外,便是藏醫了。

    他們若不與神靈有關,那麼如何又能起死回生。

    而听到我話的拉姆,此時竟然從那種瘋瘋癲癲的狀態之中恢復正常,有些訝然的看著我。

    "你想讓殘缺的魂魄起死回生,又或者是轉世輪回?"拉姆一句話就問到了關鍵,她捏著手臂上的傷口問我,就連第二王蟲都忘記了。

    我想了想,若是魂魄不能召回來,那麼就算最差也要讓紅鯉轉世輪回。

    "是的!"我說道。

    拉姆站直了身體。考慮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

    "人死了有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靈魂停留在體內,這個時候他能听到看到所有人的聲音,這個時候若是施以治療,便能直接將人救活。"

    "第二個階段,則是人的靈魂抽離出去,還未魂飛魄散。而這個時候便是要將人的魂魄喊回去,使得人起死回生。這個在你們中原,有著許多人都會喊魂。不過這個階段,人的魂魄也可以形成鬼的生存模式,拋棄肉身。"

    "而第三個極端,便是人的靈魂已經魂飛魄散,身體之中只有一絲殘缺的無意識的靈魂印記。這些印記沒有任何的意義,只是在大地之上留下一個小小印記,然後徹底沒有了生命的存在。"

    拉姆抬起頭看著我。道︰"如果我沒猜錯,你想問的是第三個階段。"

    在拉姆說話時,我安靜的听著,這個時候才點了點頭。但其實我雙手已經捏的緊緊地,骨頭都捏的發白了。

    她真的知道!

    她真的知道!

    "其實在第三個階段中,人就是沒救的了。因為這個人作為生命的存在已經徹底消失,就算是靈魂的存在也都只剩下一段烙印,隨著時間的推移消失。而這就像是刻在地上的字一樣,隨著時間的變化,被人摩擦到隨後點滴不剩。"

    是的,我當時就有預感紅鯉還有著一絲殘魂,便去玄門上將還未消失的紅鯉名字給剝離下來,讓紅鯉的殘魂能存在更久一些。

    雖然現在將紅傘給封印到了薪火之冊中,將她的存在暫停住。

    不過雖說是這樣,但是難保將來某一天紅鯉不會徹底消失。

    "所以這時候的人就是沒救的,因為他已經不能算是人了。"拉姆將自己的頭發撥弄到後面,然後說道。

    我渾身一顫,如置冰窖,有些痴痴呆呆的看著拉姆。拉姆見到我的樣子,先是壞笑一聲,然後還是忍不住開口。

    "不過,在藏族的傳說之中,天地之間是有著神靈的。而神靈居住的山便被稱作神山,而傳聞人死了靈魂都可能到達神山,然後從這座深山轉世輪回。如果你要找她的魂魄,便是要到達這個神山去了。"拉姆說道。

    神山?

    我喃喃自語,這信息太模糊了,"具體是哪一座神山,能不能詳細一些。"

    拉姆听到我的話,頓時咯咯嬌笑起來,然後一邊笑,一變將第二王蟲拿出來。達布也是有些錯愕,然後搖搖頭。

    "傳聞中神山是遠古王朝的信仰之山,故而沒有具體的地方。而根據這個傳說,在藏民之中流傳著好幾座神山遺跡。但是,那都不是神山。尋找到神山,是需要踫運氣的,傳聞就是許多上師都沒見到過這神山的真面目。"拉姆說道。

    神山?

    我眼中再次露出了光芒來,如果真的有這座山,那說不定紅鯉就有救了。

    "怎麼樣才能找到這座山?"我身體一晃,直接到了拉姆的身旁,手掌抓住了她的肩膀。我的手好似鐵箍似得,使得她面色通紅,整個人差點就疼暈過去。

    "你弄疼我了!"拉姆皺起眉頭,然後我才緩緩將她放開。

    "對不起,怎麼才能找到這座山。"我急急忙忙的問道。

    拉姆本想吊胃口的,但看著我焦急的模樣便忽松了口,她指了指自己的左胸,我皺起眉頭,不明白她的意思。

    "心,曾經有一位上師講過,當你要找一樣東西的時候,用心去尋找,就會得到答案。而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樣的說法了。"拉姆說道。來盡尤亡。

    心?

    這又是一個虛無飄渺的答案,我心中剛剛放下的心又提起來了。

    "至于王將軍的事情,我向天神發誓,會將之全部告知王盼,現在我們先救命吧!"拉姆說道,然後將第二王蟲身軀上的血筋給挑掉。

    我沒有說話,還在想著哪個用心去尋找的話。找山而已,難道沒人知道嗎?

    拉姆將第二王蟲身軀上的血液給剔除之後,第二王蟲的皮膚變得更加光滑起來,一股股香味撲面而來。那是一股雨後青草的香味,淡然之中帶著一絲香味。

    隨即她變戲法似得從口袋中取出一個小瓶來,然後放在桌子上,最後她抱住了第二王蟲。

    "王蟲最珍貴的是它的汁,所以我們就是要將他身上的汁液給壓榨出來,看著啊!"她將一塊白色的布料取出來,然後將第二王蟲包裹住。

    隨即她便是用力一個擠壓,頓時將王蟲給擠壓遍了,很快就將白色布料給沾濕。

    緊接著,一滴淡白色液體便滴落在小瓶中。

    拉姆頓時大笑,隨即繼續努力,將剩下的王蟲給揉成了一團渣滓,最後得到了一小瓶似乎半透明白色的液體。

    沒有想到變異王蟲竟能產生這樣的液體,要知道在它身體里面都是腐蝕物體的酸液啊。

    "終于可以不用受到這種折磨了,感謝無所不在的神明。"

    達娃雙手合十,眼角都流出淚水來。

    "接下來的治療,要在達娃身上刻畫紋路,便是不能由你們參與了,現在出去吧。"拉姆將所有然趕了出去。

    就連達布也不例外。

    "啊!"就在我們出門不多久,屋內便是听聞達娃和拉姆的慘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ps:

    第四更,大家晚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