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章你們誰來月事了

第七章你們誰來月事了

    果不其然,在我閉上眼楮後沒超過一分鐘,電腦那邊就傳來了冀輝無比恐懼的慘叫聲,然後就是小廟里面那些女生慘叫的聲音,顯然冀輝的死給他們造成了極大的恐懼。

    即使是閉著眼楮的我,听到慘叫聲的瞬間,也感覺到一股無比濃郁的恐懼彌漫在我的心中。

    可能是一連死了兩個人的緣故吧,我的內心竟然沒去想外面的人究竟有幾個人能活下來,這時候安靜下來的我反而去思考這一批人里面究竟誰才是那個用蠱的人。

    恐怕月經哥和高冷哥這時候也在思考這個問題吧。

    我睜開眼楮看著不遠處五個人的反應,說實話,讓我來猜測的話,這五個人里面王學兵是那個用蠱的人幾率最大,畢竟雖然不知道那個用蠱的人帶著這群人來這鬼地方究竟是想要做什麼,但顯然不是來送死的。

    也就是說外面的那六個人就排除了,而在屋子里的這五個人里面,那四個女生不好說,但王學兵從一開始就表現的有些異常,哪有來到這兒還打退堂鼓的理由,換做是我,在隊伍里面有女生的情況下,肯定是想要表現一番,絕對不會認慫的。

    但這樣似乎又有些太簡單了,如果我是那個養蠱的人,絕對不會表現的這麼明顯。

    這時候王學兵也對著對講機說話了,"林楓,你們小心一點,剛才冀輝也遇到危險了,你們還是回來吧,在外面太危險了。"

    "可是......"林楓應該是屬于那種老好人的類型,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竟然還想著去救回那些人。

    但隊伍里面的其他三個人這時候卻不肯了,畢竟來這里大家只是想著探險,真的遇到危險了,誰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啊。

    馬上就有人開口說道,"算了吧,楓哥,我看這鬼地方有些怪異,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

    "我覺得也是回去比較好,雖然國慶和冀輝是不見了,但我們不能拿著自己的生命去救他們啊!"另外一個人開口說道。

    剩下來的一個人雖然沒說話,但臉上的表情也告訴了我們,他是想要回來的。

    林楓猶豫了一下,知道再留下來的確是有些不明智,他咬了咬牙,最後開口說道,"成吧,我們回去,明天早上起來再找找看。"

    在場的人,包括鏡頭前面的我也知道,到了明天早上,那兩個人絕對不可能還活著,這只是一句漂亮話而已。

    在看到他們決定回來後,我也松了一口氣,這批人應該已經活下來了,畢竟看剛才的,紙人好像只有一個。

    這時候高冷哥卻開口說道,"一個都回不來了。"

    "什麼意思?"我馬上開口詢問。

    "如果在那個叫師國慶死的時候,他們這批人選擇回來,可能還能有一線生機,但現在,是真的完了。"月經哥接過話。

    這時候我也發現了,月經哥和高冷哥簡直就是絕配啊,每次都是高冷哥起了個頭,然後很高冷的不說話了,接下來月經哥肯定會接過這個話題,給我解釋一下。

    "為什麼這麼說。"我愣了一下,看著月經哥開口說道,"不是只有一個紙人嗎?"

    "這可是陰兵過道,一個兵,你信嗎?"月經哥看了我一眼,然後開口說道,"你沒注意到周圍的溫度下降了很多嗎?廟里的蠟燭也燒的快了很多!"

    被月經哥這麼一說,我連忙朝著蠟燭那邊看,果然,點著的幾根蠟燭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下燒著。

    而且蠟燭上點著的火焰好像是在畏懼著什麼,一直朝著屋里面的方向竄,似乎外面有什麼東西一樣。

    要知道門可是關著的啊,屋子里根本就沒有風,但這些火又是怎麼回事。

    廟里的溫度也的確如同月經哥所說的下降了很多,剛才我還覺得有點熱,現在已經感覺到一絲寒意了。

    "等著吧,好戲要上演了!"月經哥說完,也目不轉楮的盯著屏幕看。

    這時候拿著攝像機的幾個人也都朝著廟這邊趕,也不知道他們哪來的閑情逸致,在逃的過程中竟然還聊起天來,其中一個開口說道,"楓哥,咱們這次肯定是拍到一些真材實料的東西了,要死拿回去,你說咱們會不會火啊。"

    "拿人命換過來的視頻,我寧願不要。"林楓冷冰冰的開口說道,顯然剛才死的那兩個人對他的內心有著很大的沖擊。

    我覺得林楓就是有著一顆電影電視劇里面主角擁有的英雄之心,思想很是天真,總想著多少人出來就得帶多少人回去,自己要拯救世界什麼的。

    這在我看來就感覺有些天真操蛋了,但不得不說,這種幼稚的心態,確實不會引起別人的反感,也難怪他能成為這隊人的領袖。

    這時候鏡頭那邊不知道誰開口說道,"楓哥,你有沒有听到什麼聲音。"

    一听到這句話,我的神經也繃了起來,注意听了起來。

    "什麼聲音?"馬上就有人接過話題。

    "怎麼說呢,就好像是樹葉落在地上,的聲音。"那個人有些疑神疑鬼的開口說道。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就在這時候,那邊的鏡頭全都失去了信號,電腦上布滿了亂碼,而在鏡頭變成亂碼的前一瞬間,我看到了。

    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布滿了軍綠色紙人,每個紙人都和我之前看到的那個紙人一模一樣,毫無生氣的臉,怪誕的嘴!

    我終于知道月經哥說的他們一個都回不來是什麼意思了!

    陰兵過道,顯然是一個軍隊!

    小廟里面的人看著一片亂碼的屏幕,全都懵了,我隱隱約約听到有女生在哭。

    這時候小廟里面的溫度更低了,低到我都忍不住打哆嗦的程度了。

    "不好,這群蠢貨,陰兵開了葷,現在正漫山遍野的尋找替死鬼呢!"這時候月經哥也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在月經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全都蒙了,因為月經哥這句話說的太大聲了,小廟里的人都听到了。

    而月經哥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直接起身提著包,拿出包里面放著的那一團團帶血的衛生巾,也不管在場有沒有女生了,直接把衛生巾我手里一丟,快去把這些東西貼在門上,那些鬼東西要過來了,再晚點我們也得沒命!

    我愣了一下,這可關系到自己的命啊,趕緊站起來朝著外面跑去,我剛站起來,就听到 當一聲,這太陰宮的大門被一股風給吹開了。

    一股無比濃郁的陰冷感直透骨髓。

    我趕緊拿起那些帶血的衛生巾往門上貼著,貼了兩片後,也感覺屋子里的寒氣消散了不少,這時候我也看到了,在這太陰宮的外面,密密麻麻的紙人正朝著我們這邊涌來,讓我感到恐懼的是,這里面,我還看到了剛才出去的六個人,他們六個人好像是中了邪一樣,動作很是僵硬,毫無生氣。

    "還不快貼,貼完記得在窗戶上也貼著,慢點我們都沒命!"月經哥這時候也急了,從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大片一個拇指大小的小紙人,在蠟燭上點燃後,開始一個個的燒起來。

    這小廟本就挺小的,現在被他這麼一燒,迷漫著一股嗆人的異味。

    而在月經哥燒那些紙人的時候,我已經在兩扇門上各自貼了五個,屋內的氣溫也恢復到了原樣。

    我趕緊听月經哥的,把門一關,在窗戶上貼起那些衛生巾來。

    貼到最後一扇窗戶的時候,我愣了,因為那些衛生巾沒了。

    月經哥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對著那些女生開口吼道,"你們誰來月事了,拿張過來貼上去,不然我們都得死!"

    ps:

    第五更,還有一更,我正在努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