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六章我若要有,天不可無

第二十六章我若要有,天不可無

    溫玉在懷,我也有些不知所措起來,抱著哭泣不止的紅鯉,我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後背。結果我這一拍她哭的更加離開了。

    等到太空艙快落地的時候,她這才慢慢停止了抽泣,對著我開口說道,"我哭的事情你可千萬不能和青魚那個壞家伙說。"

    我點了點頭,剛想說什麼的時候,就看到紅鯉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冰冷起來,似乎這兩天那個天真可愛的紅鯉忽然消失了一樣。

    等到太空艙下來的時候,紅鯉已經變得和我更早之前看到的那個紅鯉一模一樣了。冰冷,毫無情緒,就好像是一個用寒冰雕刻出來的人偶一樣。

    我看著這樣的紅鯉,心里感覺很難受,我知道,以前的紅鯉回來了,可能這兩天的這個紅鯉再也不會存在了,夢終究只是夢,夢也終究會醒。

    現在就到了夢醒的時候了,我和紅鯉走出太空艙的時候,高冷哥馬上就走了過來,紅鯉看了眼高冷哥,開口說道。"緊張什麼,我不會做什麼的,現在,完璧歸趙。"

    高冷哥只是冷冷的掃了一眼紅鯉,我笑了笑,開口說道,"真沒什麼事。"

    "好吧。"高冷哥點了點頭。

    "接下來,就交給你了。"紅鯉看著高冷哥,開口說道。

    說完後,紅鯉直接自顧自的就朝著外面走去,似乎這兩天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而高冷哥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我沒有想到她會這麼做。"

    "什麼?"我很好奇的看向高冷哥。

    "你難道沒有發現嗎?我先前幫你壓抑著的煞氣,已經全都消散了嗎?"高冷哥開口說道。

    被高冷哥這麼一說,我也發現了。這兩天,我的心情無比的平靜。之前的不安和躁動也全都歸無了。紅鯉似乎在用一場夢,融化了我內心所有的負面情緒。

    高冷哥抿了抿嘴,開口說道,"走吧。"

    我點了點頭,轉過頭去看了眼紅鯉,我不知道自己以後還能不能再見到她了,恐怕就算是可以再見面,也將會物是人非了,這兩天,她把自己內心最柔軟的一面表現了出來,讓人心疼。

    和高冷哥兩個人出去後,我們找了家賓館,一人開了一個房間,回到房間里面後,黃大仙也開口說道,"看來事情朝著有利的方向開始轉動了,至少現在的你,不至于四面楚歌了。"

    我愣了一下,旋即也想明白過來黃大仙要說什麼了,這兩天紅鯉的舉動就是在同過去的自己告別,之後我至少不需要擔心紅鯉會對我出手了。

    過了很久,我這才嘆了一口氣,"我似乎讓人失望了呢。"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是嗎?"黃大仙輕笑著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躺下來睡了過去,這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又夢到了紅鯉,只是之前一直抱著我哭的紅鯉,這時候也變得冰冷起來,她朝著一個方向離去,我張了張嘴,想要說出挽留的話,卻發現自己怎麼都說不出話來。

    第二天我是被高冷哥的電話給吵醒的,我們兩個人下樓的時候,已經有人在樓下等我們了,等著我們的人,正是之前我在佛山見到的張成浩。

    張成浩見到我後,對著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見過老祖宗。"

    我有些好奇的看了眼高冷哥,不知道為什麼張成浩會出現在這里,高冷哥開口說道,"我叫的,他們可以信任。"休見反扛。

    我點了點頭,跟著張成浩一塊兒鑽進了車子里面,等車子開動後,張成浩也開口說道,"青魚大人,我已經調查清楚了,現在龍虎山內共有十三名太上長老,其中有五名是三花聚頂級別的,另外八名中有七個才凝聚了第二朵花,還剩下來的那個,是大長老,听家父說,似乎已然斬去了三尸,只是不清楚到底斬了幾次。"

    高冷哥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和我調查的一樣,這次張家就別動手吧,留給我就好。"

    "是的!"張成浩點了點頭,開口說道。

    我看著高冷哥,開口說道,"你想一個人殺上山門?"

    "有何不可?"高冷哥輕聲笑了笑,"不听話的人,殺了便殺了,並沒有什麼值得可惜的。"

    我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好吧。"

    車子在路上不停的行駛著,等進了龍虎山範圍的時候,張成浩也下了車,由高冷哥來開車,我們迅速的朝著龍虎山逼近。

    等車子到了龍虎山山門的時候,我發現龍虎山山門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似乎龍虎山的人早就知道了我和高冷哥要來了一樣。

    我們下車的時候,就听到了那密密麻麻聚集著的人發出了一道嘩然聲。

    看到這個場面,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轉過頭去看了眼高冷哥,高冷哥開口說道,"沒錯,是我通知他們的,與其這麼慢慢吞吞的尋找目標,不如直接告訴他們,讓他們把人都聚集到一塊兒,殺的時候也簡單的多。"

    我被高冷哥的話給嗆到了,劇烈的咳嗽了起來,這時候,易超的時候也走了上來,對著我們開口說道,"不知道青魚大人歸來是為何事?"

    高冷哥眯著眼楮,看著面前這些有些戰戰兢兢的人,開口說道,"回來拿些東西。"

    "自然可以,但青魚大人,您旁邊的那位,恐怕就不能走了。"這時候從山門里面走出來一名須發全白的老人,老人看起來雖然很是蒼老,但卻龍驤虎步,那雙眼眸中精光四射,看起來很是懾人。

    高冷哥輕聲的笑了起來,"如果我說不呢?"

    "那恐怕就恕難從命了,青魚大人若是想要拿走那東西,怕是要惡戰一番了。"那老人盯著高冷哥開口說道。

    "莫非你們要欺師滅祖不成?"高冷哥眉頭一皺,開口說道。

    "並無證據證實此人便是張天師轉世,據我所知張天師早就飛升了,而今在天上也有神位,又怎麼可能轉世呢?此人乃欺世盜名之輩,留此人在,只能讓我龍虎山更加難堪。"那老人開口說道,"如此心懷鬼胎之人,當誅!"

    "當誅!"那些聚集在門口的龍虎山弟子全都開口吼道。

    那聲音響徹天際,我的臉色也被震得有點發白,我想象過很多種情況,但卻沒有想到過龍虎山的這些太上長老竟然倒打一耙,直接說我是別有用心,這樣他們誅殺我,似乎到也名正言順,真正知道我是張道陵轉世的人沒有多少,轉世這東西本來就虛得很,說出去也根本沒什麼人信。

    高冷哥只是冷眼看著面前這些龍虎山的弟子和長老,輕聲的笑了起來,"你以為我是來和你們商量的嗎?我來是通知你們,我要來拿東西了,至于是用什麼辦法,取決于你們的態度,你們的意見,關我什麼事?"

    對面的那些人臉色全都變得很難看起來,但那老頭這時候也輕聲笑了起來,"如果青魚大人不答應我們的條件,那麼我可以保證,那東西便不會存在于龍虎山。"

    "你是在威脅我嗎?"高冷哥眯起了眼楮看著那老頭。

    我的心里也咯 一下,落到了谷底,看樣子龍虎山的這些人都知道高冷哥想要拿什麼東西,而且那東西應該對高冷哥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而且好像,龍虎山的這些人有能力毀了那些東西。

    "我只是實話實話罷了。"老頭輕聲笑了起來。

    高冷哥直接手指在腰間一劃,血刃發出一道劍鳴聲直接落到了他的面前,他冷哼一聲。

    "我若要有,天不可無!你也不例外。"

    ps:

    第三更,十二點前第四更還沒出來的話,大家就別等了,審核下班了,明天早上九點鐘就有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