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八章緋月

第二十八章緋月

    很快,就有第一個龍虎山弟子堅持不住,癱軟在地上,隨著第一個龍虎山弟子刀子倒下。一個接著一個龍虎山的弟子都倒了下來,這是力氣被抽光的表現,我看著面前的一幕,也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心里不由得為高冷哥而感覺擔心。

    而那二長老在吸收了這麼多力量之後,身體上開始散發出強烈的氣息來,天空中的雷雲都仿佛察覺到了這一點, 里啪啦的閃電在雷雲里面環繞著。顯然接下來的五雷會無比的恐怖。

    高冷哥似乎並沒有發現這一點,而是繼續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著,就在那烏雲里的雷電快要砸下來的時候,高冷哥這才好像發現了什麼,抬起頭來盯著那烏雲。

    那一瞬間,我發現高冷哥的氣勢竟然能夠和那天地之威相抵抗,而且隱隱約約竟然還有壓過對方一頭的感覺,這個發現使得我有些震驚起來,為什麼一個人的氣勢可以和天地之威相抗衡呢?

    而那天雷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釁,竟然發出了更加震耳欲聾的聲音,而且那環繞在烏雲四周的閃電這時候也更加強烈起來。

    "完了完了,這雷太恐怖了,我估計一會兒會有不下于二十道雷砸下來。即使是金禪,估計都接不住。"黃大仙這時候也開口說道。

    被黃大仙這麼一說,我也有些害怕了,但還是硬著頭皮開口說道,"我覺得應該不會吧,你看高冷哥的樣子,不像是接不住啊。"

    "傻面包啊,你自己想想,金禪除了這表情之外,還有其他表情嗎?"黃大仙開口說道。

    黃大仙說完,我也深吸了一口氣,我看著高冷哥,下意識的捏緊了拳頭,在心里暗暗的高冷哥加油。

    "我說了,敬你才叫你青魚大人。不敬你的時候,你就只是一頭妖罷了。也罷。當初張天師養了兩頭大妖害世,今日就讓我來為祖師爺誅妖。"二長老冷笑了一聲,那空中的響雷更加暴動了。

    高冷哥卻沒有繼續理會二長老,而是依舊抬起頭盯著那空中的雷雲看,等到那雷雲里面的閃電積蓄到了極限的時候,高冷哥冷笑了一聲,"散!"

    雷雲里面的閃電更加暴動起來,就好像是失控了的猛獸一般,在高冷哥說出這個字後,二長老也笑了,"你當你是誰啊,三清嗎?還散!這天地之威你能讓人散了?這麼多年真是活到狗屎里面去了!"

    高冷哥卻依舊沒有理會二長老,而是繼續冷冰冰的看著天空中的雷雲,這一次的語氣中帶著一股滔天的殺意,"上天有好生之德,剛才我已經給你一次機會了,還不快快散去!"

    "哈哈哈哈!"這次不僅僅是二長老,龍虎山的那些弟子們也都笑出聲來了,顯然為高冷哥這種舉動而感覺到嘲諷。

    我捏緊了拳頭,我覺得高冷哥絕對不是在吹牛逼,他是肯定了這樣能夠行得通,所以才會這麼說的!

    那空中的雷雲很明顯的怔了怔,那閃電更加強烈起來。

    "看來你是不服管教了,那這天地便容不下你了。"高冷哥說完直接伸出手去,對著天空一抓,空中發出了一陣淒慘的哀鳴聲。

    萬物有靈,即使是雷也不例外,高冷哥竟然有這等實力?休溝協弟。

    而那二長老和龍虎山的那些弟子看到這一幕也都傻眼了,一下子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那雷靈不停的哀嚎著,似乎是在祈求著什麼,高冷哥卻冷笑一笑,"我給過兩次機會了,你沒有珍惜,反倒繼續助紂為虐,那便死吧!"

    說完他的手掌猛地一捏,空中發出一道劇烈的慘叫聲,那雷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散著,似乎剛才的那朵恐怖雷雲壓根沒有存在一般!

    "怎,怎麼可能!"黃大仙和那二長老異口同聲的開口說道。

    "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剛才一瞬間還沒明白過來到底是什麼情況,連忙開口說道。

    黃大仙震驚的開口說道,"那金禪,距離這麼遠,僅僅只是一只手就捏爆了雷靈,雖然雷靈的肉體比較弱,但這也太恐怖了吧!"

    被黃大仙這麼一說,我才反映過來,感情剛才高冷哥真的不是在吹牛逼啊,他竟然直接一下捏爆了雷雲。

    而二長老的表情這時候和吃了狗屎一樣,"不可能,這不可能,雷乃至陽至剛之物,怎麼可能降服不了你這妖孽?"

    他身上那真武大帝的氣息也隨著那雷雲消散,變得更加模糊起來。

    高冷哥提著劍一步步的朝著二長老走過去,"所以,你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了嗎?"

    "休想,莫非你以為天雷奈何不了你,我們龍虎山就拿你沒辦法了嗎?"二長老死死的盯著高冷哥,死死的咬著牙,手指迅速的捏了個法相印,隨著這法相印的出現,他身上的真武大帝氣息也開始濃郁起來。

    "堂堂龍虎山太上長老,竟然請的是武當山的真武大帝,當真是可笑到了極限,你如此這般,下了地獄,莫非不怕你師尊責怪你嗎?"高冷哥這時候已經走到龍虎山山門之前了,腳步微微一頓,臉上帶著輕蔑而嘲諷的笑容。

    而二長老的表情實在是說不上是好看,他瞪著高冷哥,開口說道,"請真武大帝誅妖!"

    "準!"天際響起了一道聲音,似乎是有,又似乎只是虛空中的聲音,旋即我就察覺到面前的二長老完全不一樣了。

    怎麼說呢?他現在的樣子和白奇一模一樣,天生一張嘲諷臉,似乎這世界萬物都是弱者一般。

    "青魚,很久不見了呢。"二長老張嘴輕聲笑了起來,那聲音宛若青銅古鐘,渾厚而有滄桑,分明就不是二長老的聲音。

    "若是你來,的確是可以阻止的了我,但只是一絲殘魂前來,你當真是小瞧我了。"高冷哥看著二長老,不,準確的說是真武大帝,白奇,冷笑著開口說道。

    白奇哈哈大笑,"有意思,有意思,當初那個圍在我身邊叫叔叔的小家伙也終于長大了,懂得和我做對了!"

    叔叔?高冷哥叫過白奇叔叔?

    我注意到高冷哥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冷起來,"你我都清楚,你這一縷殘魂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那可不一定,是吧,洛陽!"白奇哈哈大笑起來,"今後龍虎,武當為一家!"

    "唉!你想如何,那便如何吧。"從龍虎山深處傳出來一陣嘆息聲,旋即我就注意到白奇直接伸出手去一探,似乎抓到了什麼東西,這東西被他抓到後,龍虎山深處傳來了一道淒慘的龍嘯聲!

    "不好,白奇這是終于要對龍虎山的龍脈下手了嗎?"黃大仙開口說道,"真是孽畜啊,為了自己不被奪權,連祖上傳下來的東西都拱手相讓給敵人!"

    "什麼情況?"看著面前的這一幕,開口說道。

    "這可是欺師滅祖,要天打五雷轟的啊!"黃大仙嘆了一口氣,語氣中充滿了唏噓。

    我愣了一下,看著白奇又伸出手去,抓住了另外一個東西,虎咆聲響起,淒慘的虎咆聲響起硨螅 嗆笊獎懷浦  逖艫募一鏌布繃耍amp;quot;你說好,只要龍脈,不動虎脈的!"

    白奇放聲狂笑起來,"你說,一頭獅子有必要和綿羊講道理嗎?既然你親自解開張道陵的束縛,讓我觸摸到龍虎雙脈,我又怎麼能不收下呢!?"

    與此同時,我發現天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暗下來了。

    一輪緋紅的月伴著日落升起。

    ps:

    第一更,有點晚,著實是抱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