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一章紅鯉的建議

第三十一章紅鯉的建議

    這些鎖鏈似乎是有靈性的,在扎進高冷哥的身體里面後,直接接到了那煉丹爐上面,很快。高冷哥整個人都被禁錮住了,琥珀色的血液從傷口處不停地噴涌而出。

    那張堅毅的臉頰此刻也因為疼痛死死的皺緊眉頭,即使是如此,都不曾說過一句疼,那雙琥珀色的眸子依舊看著我和紅鯉,滿是欣慰。

    似乎我們沒有被那鎖鏈困住,便是他最好的安慰。

    "不要,放我下來。我要回去!"看著高冷哥距離我們越來越遠,我不停地掙扎,試圖讓紅鯉把我放下來。

    但紅鯉卻把我的話當作了放屁,根本就沒打算听我的,在周圍的那股壓抑的感覺到極限的時候,終于把我帶下了山,下了山的同時,我就感覺到這座龍虎山的禁地似乎就被封鎖了,我再抬起頭來看的時候,除了看到那幾條恐怖的大鐵鏈之外,其他什麼都看不到了。

    我下來了,但高冷哥,卻被那些該死的鎖鏈給捆在了山上!

    "啊啊啊啊啊!"我大聲嘶吼了起來。只有通過嘶吼,我內心的那種壓抑的無力感才會消散不少。

    "如果你不想青魚的犧牲白費的話,就閉上你的嘴巴,別說話,被洛陽那個老家伙發現你出來了,你可就真的走不掉了。"這時候黃大仙也開口說道,聲音中帶著一股恨鐵不成鋼的語氣。

    听完黃大仙的話,我也笑了起來,靠著別人的犧牲才活下來,這種生活又有什麼意思呢?休腸雙才。

    我有些心灰意冷的開口說道,"可是,高冷哥他死了,為什麼,為什麼每次都要別人為了我而犧牲,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寧願死掉的那個人是我。"

    "誰和你說金禪死了?"黃大仙沒好氣的開口說道,仿佛听到了最大的笑話一般。

    "啊?你說高冷哥他沒死?"我怔了怔。旋即有些欣喜若狂的開口說道。

    "廢話。金禪要是死了,讀者大人們不得爆炸嗎?"黃大仙的聲音中滿是嘲諷,似乎在陳訴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一般。

    "也對,你說的有道理。"我這時候也冷靜下來,琢磨了老半天,的確想想也是,但很快我就又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就算是沒死,他也被困在這里了,看樣子似乎根本動彈不了,如果這時候龍虎山那些狗娘養的上山想對他不利怎麼辦?"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你可以問一下這個扛著你走的女人,她應該很清楚,畢竟她也算是龍虎山祖師爺級別的存在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怔了怔,旋即對著紅鯉問出了剛才那個問題。

    紅鯉頓了頓,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挑了挑好看的眉毛,開口詢問道,"不吵了?"

    "嗯。"我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總感覺自己和一個傻逼似得,這時候最需要的是冷靜思考如何把高冷哥給救出來,而不是在那里大吵大鬧,最後害的自己也被抓了。

    如果真的被抓了的話,那還有誰可以救高冷哥呢?

    "這九天鎖鏈陣還有個名字,就做封山大陣,威力大是大,我敢說就算是白奇融合了虎脈,然後整體過來,也逃脫不了這封山大陣。"紅鯉開口說道。

    "整體?"我開口說道。

    "當然,今天過來的白奇最多只是他的一縷殘魂,而且還附身在了一個道體不純的人身上,真正的他過來,別說是他了,就算是我,他,和青魚一起上,都只能被殺。"紅鯉說到這的時候,看向我的眼神也有些唏噓。

    我愣了一下,想起來之前在龍虎山門口那宛若天神下凡的白奇,沒想到這才只是他的一部分力量,那本體是得有多恐怖啊!

    不過想想也對,連張道陵,紅鯉,高冷哥一起上,似乎也只能被完全體的白奇屠殺。

    "你還沒和我說答案呢!"我這才想起來被紅鯉轉移了話題,我問的是高冷哥會不會出事的問題,結果被紅鯉陰森森的轉到白奇那邊過去了。

    紅鯉開口說道,"所謂封山大陣,就是封了山,里面的人下不來,但外面的人進不去,外面的人想進來只能解除這個封山大陣,但如果解了,自然就沒人能攔得住青魚了,就是呆在里面的人會受到天雷煉骨的痛楚,三天一個小雷劫,五天一個大雷劫,一個扛不住就是魂飛魄散。"

    我徹底懵了,也就是說,就算是龍虎山的人不對高冷哥出手,時間久了,那些雷遲早也會要高冷哥的命?

    一想到這我也有些慌了,開口說道,"那到底怎麼樣才能救高冷哥出來啊。"

    "龍虎山的封山大陣只要是開了,就不可能關掉,想要關掉這個封山大陣只有用兩個辦法。"紅鯉開口說道。

    "哪兩個辦法?"我怔了怔,連忙開口詢問道。

    "封山大陣為龍虎山最後的氣運所在,當初他設定這個陣法的時候,說的是,這封山大陣和龍虎山的氣運息息相關,只要龍虎山的氣運斷了,那便能破了這陣,龍虎山當初一半的氣運在他身上,另外一半的氣運在門徒身上,所以除非龍虎山弟子全都死亡,或者他自己身死道消,才能解掉一次封山大陣,之前封山大陣里面封印的是另外一頭妖獸,不過在他死後也逃了。"紅鯉開口說道。

    我有些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雖然心里很好奇上一頭被困在這九天鎖鏈陣中的妖獸是誰,不過這時候顯然沒有心神去思考其他東西,對著紅鯉開口說道,"我肯定是不能死了,如果說只有讓整個龍虎山的人死了,才能讓金禪活下去的話。"

    說完,我眯起了眼楮,冷笑著開口說道,"那就讓整個龍虎山的弟子都給老子去死吧!"

    紅鯉有些錯愕的看了我一眼,旋即抿了抿嘴,輕聲笑著開口說道,"你和他真的不一樣,不過說實話,我好像更喜歡你這樣的多一點。"

    被紅鯉這麼一說,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把自己的腦袋偏向了一邊。

    "行了,我知道你拯救青魚的決心了,不過現在我們還在龍虎山的範疇之內,我是不能動手的,所以想要把青魚救出來只能靠你自己了,不過在這之前我必須要提醒你一句,那就是三個月,以青魚現在的狀態最多堅持三個月就堅持不下去了,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救他的話,三個月內,要麼你自己來到這禁地山腳下自殺,要麼,你就殺光整個龍虎山的弟子,殺得龍虎山直接滅教,不然最後青魚還是只能死。"紅鯉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最後轉過頭去看了眼禁地,深吸了一口氣,對著紅鯉開口說道,開口說道,"我知道了,我們走吧,再一次回來的時候,我會讓他們知道算計我的下場的。"

    紅鯉輕聲笑了笑,開口說道,"我接下來有事情,可能我們有段時間沒得見面了,我個人建議,你回頭可以去一趟小鬼域,把你那個已經得到王位傳承的小鬼接回來,在小鬼域,她過的可不是很開心哦,解決完後,我再建議你帶著周小蠻去一趟長沙,這封信,等你到長沙後,再打開吧。"

    我怔了怔,接過紅鯉手里的信,放進了自己的懷里,任由紅鯉帶著我離開了龍虎山的範疇之外。

    等到那禁地的山峰慢慢消失在我視線中的時候,我終于忍不住心神崩潰了。

    但很快我就再次堅定起來。

    "以前都是你來拯救我!"

    "這一次,讓我來拯救你!"

    "等我,一定要等我!"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