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章絕境

第八章絕境

    要不是現在的情況有些嚴肅,我還真的會以為月經哥是在耍流氓,有這麼問別的女生來沒來月事的嗎?這簡直是操蛋的不能再操蛋的事情了。

    那群女生也被月經哥這麼一問,全都懵了。

    月經哥見沒有人回話,心里也急了,開口說道,"瞪我干嘛啊!趕緊的,還要不要命了!"

    被月經哥這麼一吼,那些女生這才緩過神來,但一個個面紅耳赤的,就是不肯說話。

    連一旁看著的高冷哥也急了,直接站起來走到那些大學生面前,雖然沒說話,但樣子已經很明顯了。

    這時候,一個女生怯生生的開口說道,"那個,我剛好來月事了......"

    那女生這麼一說,月經哥喜上眉俏,趕緊開口說道,"那你還不快拿出來?"

    我一看,也喜上眉俏了,因為說這話的女生不是別人,就是我之前一直看的比較有感覺的短發女生。

    "這個......你們能不能轉頭啊......"那個短發女生有些怯弱的開口說道。

    被她這麼一說,我們這才反應過來,全都集體轉過頭去,然後就听到的脫衣服聲音,沒多久,那女生就開口說道,"好了。"

    她剛說完,我轉頭看到她把手上一張白乎乎的東西放在了高冷哥的手上,高冷哥冷哼一聲接著,直接朝著我丟了過來。

    我還沒反應過來,那玩意兒直接朝著我臉上砸了過來,啪的一聲砸我臉上了。

    我就感覺到濕乎乎,熱乎乎的一片,血腥味中還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香味,抓過那白色東西,竟然還懵在原地回味了一下。

    "媽了個雞,你這個變態,能不能快點,要回味等會兒回味去,先把那玩意兒貼起來。"月經哥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的臉瞬間紅了,趕緊開口說道,"你才在回味呢,變態!"

    不過我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趕緊把手里的東西給貼窗戶上了。

    貼上去後,廟里原本緊張的氣氛也松緩了許多,然後我注意到那些女生看我的表情有些不對勁,好像是在看著一個變態,提防著什麼一樣。

    尤其是那個短發的女生,看我的表情超級不對勁,如果不是情況不允許,我估計她們早就跑了!

    我狠狠的瞪了月經哥一眼,都是這個傻逼,要不是他多嘴,我怎麼可能會是這樣。

    而且剛才我就一愣神的功夫,哪看的出來是不是在回味啊!

    我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月經哥開口說道,"媽了個雞,事情大條了,千算萬算沒算到我們會在這陰兵過道的地方栽了個跟頭,也沒想到這批陰兵竟然強到可以借尸還魂的程度,這些赤龍怕是阻攔不住這些家伙!"

    "你說什麼?"我愣了一下,趕緊開口說道。

    "就如同你所看到的那樣!"高冷哥冷冰冰的開口說道,他剛說完,我就听到大門傳來咚的一聲響,顯然外面有人在撞門!

    聯想到剛才月經哥說的話,現在在撞門的,肯定就是剛才死掉的那幾個人,也就是出去探險的林楓六人組!

    "現在怎麼辦......"連我自己都發現了自己的聲音帶著一絲顫音。

    "上去頂著,如果這道門被突破了,我們這群人都得死在這!"高冷哥冷冰冰的開口說道。

    他剛說完,大門那邊又傳來咚的一聲響,這一次的聲音比剛才的更響了,我明顯看到這扇門被撞的動了一下,顯然沒幾下,這門肯定要被撞開了。

    一想到這里,我就趕緊沖上去用自己的身體頂著門,見我這麼做了,那群大學生里面唯一的一個男生王學兵也沖了過來,和我一起把門頂住了。

    高冷哥走到門這邊,拿出自己手中的劍,往外面直接一劍捅了出去,也不知道高冷哥的力氣有多大,那把八面漢劍竟然一下子就捅破了這扇門,捅在了外面什麼東西上面,傳來一聲利器入肉的聲音。

    等高冷哥把劍拔出來的時候,劍上面都是暗紅色的血液!

    而外面傳來一聲不似人聲的吼叫聲。

    "你殺人了!"王學兵無比驚恐的開口說道,"你殺了林楓他們!"

    "他們已經是死人了。"還在里面的月經哥趕緊開口說道。

    然後月經哥從包里拿出一大把一個手指頭大的紙人,對著一旁還目瞪口呆的那些女生開口說道,"這些東西,你們數好了,半分鐘燒一個,別燒的太快,太快不夠,也別太慢了,太慢外面的東西就擋不住了!"

    說完月經哥也跑到我們這邊,一塊把門給頂住了!

    這時候門外又有人在用力的撞擊太陰宮的大門,轟的一下,我感覺到一股巨力從門那邊穿了過來,我差點被撞飛出去。

    王學兵更不像話,這一下直接把瘦弱的他給撞飛了。

    "還愣什麼,燒啊!"月經哥看著還在發懵的女生,有些氣急敗壞的開口吼道。

    那群女生這才反應過來,七手八腳的忙活著燒紙人。

    這時候王學兵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趕緊朝著我們這邊沖來,用自己的身體再一次擋住了大門!

    在死亡的面前,所有人都開始團結起來了!

    這時候高冷哥開口說道,"這樣下去不行,不解決掉那幾個附了身的鬼將,我們早晚要死在這!"

    "怎麼解決。"月經哥開口說道。

    "我出去。"高冷哥很是干淨利落的開口說道。

    "你不能出去,外面太危險了,即使是你,出去我相信也討不了好。"月經哥紅著眼開口說道。

    "但現在還有更好的選擇嗎?"高冷哥掃了月經哥一眼,開口說道,"我答應過師父,一定會保護你的。"

    說完,高冷哥一手按住我的肩膀,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發力的,直接跳了起來,腳踩著我的肩膀,一下子跳到了房梁上,幾個跳躍,直接從蓋著瓦片的屋頂上面跳出去了。

    在高冷哥跳出去後,我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寒氣一下子開始陡增起來,外面的聲音也變得更加淒厲了!

    "師兄!"月經哥紅著眼叫了一聲,但沒有人回應他!

    我這時候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因為這時候出去,無疑和送死沒區別,正當我要說什麼的時候,月經哥轉過頭來看著我,開口說道,"抱歉,可能我不能完成和你的約定了,我師兄在外面,我不能呆在這,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死在一塊兒!"

    我剛想開口說些什麼,月經哥卻和剛才的高冷哥一樣,直接踩在我肩膀上,跳出去了,跳出去之前,開口說道,"你們幾個女生繼續燒紙人,如果明天日出前我們還沒有回來的話,就不要管我們了,直接走吧!離這里越遠越好!"

    在月經哥出去後,我也懵了,我已經做好了這一次行動很危險的準備了,只是沒有想到,還沒到目的地了,就遇到這種危險的事情。

    雖然他們是因為錢才幫我的,但好歹是來幫我的,而現在,他們卻陷入了十死無生的境地,一切,都因為面前這群想要探險的傻逼大學生,還有那個莫名其妙隱藏起來的苗疆人,一想到這,我心里也有些惱火,有些沒好氣的看著這群大學生,"看什麼看,要不是你們,我幾個朋友至于去送死嗎?媽了個雞,好好學習不好嗎?偏偏要整什麼靈異研究社,干你娘,自己死了就算了,還連累了我們!"

    這是我第一次爆粗口,確實感覺很爽,把我內心所有的不爽都通過嘴里的髒話給散發出來,壓力繃得也沒那麼緊了。

    就在這時候,我听到外面月經哥吼了一句我日你個仙人板板,老子一個養鬼的,難道還怕了你們這群孤魂野鬼不成?

    ps:

    第六更,終于搞定了,明天開始,一天三更穩定更新,另外感謝呆毛okari妹子打賞的一枚玉佩,燈草無以為報,想想看這書的單身漢那麼多,也不以身相許了~獻上一個麼麼噠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