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八章風起雲涌時

第三十八章風起雲涌時

    全真教,天機台,天機圖前,一名老者正閉眼端坐在一個蒲團之上。一名頭發斑駁的青年正靠在門上,嘴角微微上翹,無比的邪異,那雙眼眸如果認真去看會發現瞳孔是豎著的,就和蛇的眼眸一樣。

    "青魚的名字怎麼忽然從天機圖上下去了?"老者皺起了眉頭,雖然沒有睜開眼楮,但卻好像能夠洞悉萬物一般。

    老人的手指在空中劃拉兩下,那天機圖中便顯現出一副畫面,幾條粗壯的鐵鏈將一名青年死死的禁錮在煉丹爐上,老人顯然也注意到了這個畫面。開口說道,"原來是被九天鎖鏈陣給困住了,青魚不是龍虎山的嗎?怎麼龍虎山的鎮山法陣會用在他身上。"

    "狗咬狗吧。"那頭發斑駁的青年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小角色罷了,說實話,我還真沒把他放在眼里。"

    "那可是張道陵座下最強戰斗力,而且還活了這麼多年,雖然中間輪回了幾次,但絕對算不上是小角色,至少這些年,他的實力一直在玄門中是第一的。"老人慎重的開口說道。

    "那只是因為那幾個老怪物沒有甦醒罷了,至少當年我能夠從那九天鎖鏈陣中逃脫出來,而他不能。"頭發斑駁的青年聳了聳肩,嘴角上揚,略微輕佻的開口說道。"當然,我說的是以前。現在的我好像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你當初為了逃離九天鎖鏈陣,斬去了自己一半神魂,將自己的神魂和人類融合,沉寂千年才能堪堪活下來,而且你甦醒的時間太短了,滿打滿算到現在也才十年,現在的你比不上青魚也是自然的。"老人開口說道。

    "妖獸之中,我白琉璃便是王。我不允許任何人站在我的頭上。"斑駁發色的青年開口說道,忽然,他好像想起了什麼,開口說道,"對了,白練呢?我好像有幾天沒看到她了。"

    "去小鬼域了吧,前些日子門下有幾位弟子消失了。所以她去看看,以她的實力加上神鬼令的幫助,絕對不會出事的。"老人開口說道。

    "算了,不說她了,老讓人感覺頭疼,你說我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妹妹。"白琉璃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顯然很是頭痛。

    "當初如果沒有她幫忙,你也出不來啊。"老人輕聲笑了起來。

    就在白琉璃想要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老人忽然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不對。"

    "什麼?"白琉璃愣了下,開口詢問道。

    "白奇復活了。"老人有些錯愕的開口說道,"你看天機圖。"

    白琉璃朝著掛在老人面前的天機圖看去,天機圖上出現了一名身著黑袍的男子,男子的臉上滿是邪異,而他的身旁,則有一頭仰天長嘯的白虎。

    盯著那天機圖看了半天,白琉璃驀然笑了出來,"他終于還是忍不住了,很久之前我就察覺到他的氣息了,不過一直起伏不定,想來是通過一些辦法隱蔽了自己的存在,在密謀著什麼,他身邊那白虎是什麼情況?"

    "那好像是龍虎山的虎脈。"老人開口說道。

    "吸收了龍虎山的虎脈嗎?"白琉璃皺起了眉頭,"也是個好對手,正好我也覺醒了一部分的能力,要不要去找他過兩招?"

    "不急,你還是先去找青魚吧,你的計劃中缺了他不行,如果能夠將他拉進我們陣營中的話,計劃會方便不少。"老人開口說道。

    "好,如果他識趣的話,我可以幫他從那九天鎖鏈陣中逃脫出來。"白琉璃輕聲笑了起來,神情中滿是自信。

    白琉璃說完後,身子就消失在了房間之中,老人在白琉璃走後,這才睜開了眼楮,那雙眼楮中竟然沒有瞳孔,全是雪白的一片,看起來很是詭異。

    "張道陵的氣息也開始慢慢浮現出來了,不過這中間多了很多起伏,顯然想要覺醒,還有一段路走,當年他斬下來的三尸橫生了許多意外啊。"老人嘆了一口氣,剛想抹去天機圖,忽然好像發現了什麼,輕聲咦了一下,開口說道,"怪了,怪了,這忽然橫生出來的王者之氣是什麼東西?"

    說完老人就想要調動天機圖去查看,卻只看到了一片血紅,而他的臉色在看到那一片血紅後,也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不可說,不可說,化龍化蟲,全憑意念一瞬間。"老人吐了一口血,"一念花開,一念花敗,看來又要橫生不少事端啊。"冬醫叨才。

    與此同時,武當山金頂之上,身著黑袍的白奇正背著手站在頂峰,頗有一覽眾山小的感覺,他也感覺到了什麼,開口大笑起來,"王盼,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變強吧,把那兩個念頭全都征服了,只有這樣,你才能對得起我刻意送你的那條龍脈啊!"

    "吼!"一道聲音在白奇的身邊響了起來。

    白奇轉過頭去,看到身邊那頭吊楮白額大蟲,伸出手去摸了摸,"不急,很快我就會帶你去看那江山如畫。"

    白虎似乎能听得懂白奇說什麼似得,低聲吼了一下,竟然拿那碩大的腦袋在白奇的腿上蹭了蹭。

    白奇抿了抿嘴,開口說道,"既然來了,就別躲躲藏藏了,你應該知道,發現你並不是什麼難事。"

    "不愧是白兄,在下服了。"在白奇的身後,一道穿著黑袍的身影慢慢顯現出來,如果這時候我在的話,肯定會詫異,因為這穿著黑袍的身影,那張臉,竟然和我是一模一樣的。

    "看來你也感覺到危險了,所以來找我了。"白奇並沒有轉身,而是自顧自的開口說道,"不過我應該叫你什麼呢?善念?還是惡念?"

    "都可以。"那黑袍人對著白奇抿了抿嘴,開口說道,"沒想到我隱藏了這麼久,依舊還是被你一眼給看了出來。"

    "說實話,你們龍虎山的人都是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現在連內戰都不擅長了,我要是你,我就不會等自我的意識全都覺醒了,再動手,哪怕現在動手對自己的好處並不大,那我也不會養虎為患,你懂我的意思。"白奇開口說道。

    "總是需要有些賭注,人生才有意思不是嗎?再說了,如果我直接吞噬了他,那現在你不就找上門來了嗎?我可不相信現在的你不是我的對手。"黑袍人輕聲笑了出來。

    "那個周小蠻,為什麼要讓她存在?"白奇皺著眉頭開口詢問道。

    黑袍人的身子一怔,旋即很快便恢復過來,"時機到了,我自然會出手,我今天來,就是為了告訴你,你的麻煩來了,所以不要來管我們的閑事了。"

    "什麼麻煩?"白奇開口詢問道。

    "一夢三千年,笑看風起雲涌,華山的那位似乎醒了。"黑袍人輕聲笑了起來,"我來就是想要和你說這消息的,那位當初可是受了張道陵造化的人,當初為了壓制你,甚至做出了一夢三千年的舉動,而今你醒了,他也不會示弱的。"

    "陳摶?他還活著?"白奇皺起了眉頭,旋即輕聲笑了起來,"看來的確不是多管閑事的時候了。"

    就在白奇和黑袍人談話間,華山山腳下一個密封的山洞內,一張雪白色的玉床座落在那山洞之中,那玉床似寒冰一般,散發著無盡的冷氣,山洞內的冷氣似在北極。

    而在玉床上躺著一名老者,臥似弓,緊緊閉著眼楮,似在夢中。

    在某一瞬間,老者睜開了眼眸,漆黑的瞳孔中,布滿了化不開的滄桑。

    "今昔是何年?"

    ps:

    昨天我認真思考了一下,總算知道為什麼這麼卡文了,因為這本書到目前的坑已經積累了很多了,而咱們這本書是第一視角,很多坑都不好填,所以以至于我現在和掉進泥潭里面一般寸步難行,所以我決定開多視角,這是我嘗試的一種新的寫法,可以讓劇情更加明朗和豐富,希望大家會喜歡。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