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九章火里栽金蓮

第三十九章火里栽金蓮

    我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高冷哥,恐懼和絕望在腦海侵襲,我清楚的意識到,面前的這個高冷哥是假的。但這卻勾起了我的回憶,我發現自己竟然開始一點點的失去最後的勇氣,體內的力量也開始慢慢的變得軟弱無力起來。

    慢慢的,一面又一面的鏡子出現在我的身邊,我能夠從鏡子里面看到不同的情景。

    一幅幅畫面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周小蠻的絕望,紅鯉已然消失的歡笑,漫天的陰謀,恐怖的畫面。那些听過的謊。受過的傷,在這場幻夢中再次復習一遍,胸口的痛。鮮血的紅,漸漸吞噬一切,我開始有些分辨不清楚幻夢和現實之間的區別。

    我恪守著最後一絲清明,死死的盯著血紅色的天空,腦袋里又響起了那充滿蠱惑的聲音。

    "血流干了嗎?傷受夠了嗎?"

    "想被救贖嗎,想結束了嗎?"

    我的心神終于徹底崩潰,我能夠感覺到,無力化作一頭凶猛的野獸,似乎成了永夜,將我的思想完全吞噬,籠罩。

    所有的鏡子里面都出現了一個面帶邪笑,眼眸血紅的人,那人長得和我一樣,他看著懦弱地蜷縮在角落抱著腦袋的我,輕聲笑了起來。"你可以躲在鏡子里面,外面的事情交給我,我會幫你抗住一切,復活黃大仙,拯救高冷哥,破碎陰謀,你的一切夙願,我都會幫你完成。"

    說道。從鏡子里面伸出來一只手,那人從鏡子里面走了出來,而我恍恍惚惚的站了起來,慢慢的朝著鏡子走去。

    在某一個瞬間,我陡然睜開了眼楮,暴虐的氣息在我的身邊爆炸開來,整個靈都的小鬼全都注意到了我這邊的情況。一個個全都露出了恐懼的眼神,全都伏在地上,神情無比的虔誠。

    我,狀若瘋魔!

    白練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死死的盯著我,開口說道,"青魚,你瘋了不成?竟然讓鬼脈充斥了你的身體!你到底想干嘛!"

    白練的聲音顯然吸引了我,我轉過頭去看了眼白練,冷笑了一聲,"蛇?"

    我的話音剛落,白練就愣了,臉色煞白煞白的,她開口說道,"不,我是人!"

    但我卻好像沒有听到她的話一般,直接朝著她撲殺了過去,渾身的煞氣匯聚成了一張恐怖的鬼臉,在這血紅色的天空中綻放出恐怖的煞氣。

    白練猛地後退了好幾步,手指在空中迅速的劃動著,一道道防護罩在我的面前展開,但卻全都被我摧枯拉朽給破壞殆盡!

    "喂,青魚,你還活著嗎?如果你死了,那我就不客氣了!"白練手指捏了一個雷決,開口詢問道。

    我卻沒有理會她,繼續瘋了一樣的朝著她撲殺過去。

    而這時候,躲在鏡子里面的我眼神空洞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殺吧,殺吧,如果這樣能讓我變強的話!

    如果這樣能夠讓我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的話!

    那就殺吧,殺盡天下人又如何,寧我負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負我!

    "王盼......"

    一道虛弱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沒有注意,但那聲音卻越來越虛弱起來,慢慢的,我的注意力也被那聲音給吸引了過去,仔細听了後,我也愣了一下,開口說道,"黃大仙?"

    "你總算醒了,怎麼回事,不是說了別讓心魔控制住你嗎?咋一下子就失控了呢?"黃大仙有些責怪的開口說道。

    黃大仙的話音剛落到我的耳中時,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發出一道很是暴戾的吼聲,"不!!!!"

    面前的鏡子渾然破碎,心中的無力和不甘全都被擊碎,蕩然無存!

    我緊緊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沒錯,我是想要變強,不過那都是要我自己來做,如果不是自己親自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那就毫無意義可言!

    "吼!"我體內的龍脈發出一道龍咆聲,直接將鬼脈所帶來的陰煞之氣全都鎮退!

    而此刻我也感覺到了自己終于能夠控制的了自己的肉體了,但還沒有等我反映過來,面前的白練已經捏好了雷決!血紅色的天空中,一道黑色的閃電正在凝聚而成!

    感覺到自己體內洶涌的力量,我大笑了一聲,開口說道,"來的好!"

    說完,直接伸出手來快速的捏動起手印來,五丁五已神佑術迅速的從我的身上涌現出來。冬醫尤巴。

    如果說之前的五丁五已神佑術是一件衣服的話,那現在的五丁五已神佑術絕對可以說是一件鎧甲,還是鋼鐵俠的那種鎧甲。

    我一手指天,一手指低,爆喝一聲,連綿不斷的力量在我的指間爆射而出!

    "天神護體!"

    一道道金色的屏障開始在我的面前一層層的浮現出來。

    瞬間延綿出幾百道來。

    與此同時,那道黑色的閃電直接劈了下來,迅速的把我面前那幾百道金色屏障給炸裂。

    一道,十道,百道!

    一直能把最後一道屏障炸裂後,剩下來的黑色雷電炸在了我身上,正好把五丁五已神佑術所化的鎧甲給震碎。

    力量控制的剛剛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而我毫發無傷,我轉過頭去看了眼一臉錯愕的白練,輕聲笑著開口說道,"這算是打平了吧,我差點讓你死了,你也差點讓我死了。"

    "明明是你先對我出手的!"白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不管,反正你欠我一個人情。"

    我笑了起來,仔細算算還真是欠了她一個人情,我也不推脫,點了點頭,然後開口詢問道,"大仙,我現在的實力到什麼程度了?"

    "你自己看唄!"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內視了起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體內竟然出現了一片火海,很快,我就注意到,這火海的氣息不就是我的那五口氣嗎?

    而在我發愣的時候,我就注意到這火海之中有著一片不被火海燃燒的血池,血池中,一條金色的蛟龍在里面翻滾著。

    而在另外一片,熊熊烈火之中,一朵金色的蓮花傲然獨立。

    "這是......?"我疑惑的開口問道。

    "但得一氣化三清,方能火里栽金蓮!"黃大仙開口說道,"這次你用血池里面的鬼氣洗下來的龍脈之氣直接讓你凝聚了第一朵花,現在的你已經踏入了頂上三花的行列了!"

    被黃大仙這麼一說,我也深吸了一口氣,難怪我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時刻都會要爆發。

    就在我沉浸在實力的提升中時,黃大仙忽然開口說道,"不好,有人過來了!"

    我愣了一下,"誰?"

    "那人的氣息和白練很像,我估計應該是白練說的那個被金禪壓下來的第二高手白琉璃!"黃大仙開口說道。

    還沒等我說什麼,我就看到了一襲白衣出現在我的面前,來的人穿著白色衣服,頭發斑駁的花白,那雙眼眸似乎是著無盡的魔力一般,我怔了怔,剛想開口說什麼,那人便冷笑著開口說道,"當真是冤家路窄啊!我本來只是想來接我這個不懂事的妹妹回去的,結果遇上你了!"

    "你是?"我愣了一下。

    "哥,你咋認出來他是青魚的?不過沒關系,現在機會來了,他就在我們面前,你快和他打一架,看看誰才是現在的玄門第一高手!"白練開口說道。

    "青魚......嗎?"白琉璃輕聲的笑了起來,"不,他可不是青魚。"

    "那他是誰?"白練開口疑問道。

    "張道陵!"白琉璃的眼眸陡然變冷,"把我們囚禁在九天鎖鏈陣中的人!"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