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章人性

第九章人性

    而在月經哥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從門板那邊傳來的壓力和寒氣也都少了不少,外面開始喧囂起來,好像是在鬧事,又好像是在千軍萬馬之中,好像是很多人在說話,但又听不清楚他們到底在說什麼。

    過了一會兒,確定了外面再沒有力量傳來後,我和王學兵兩個人也因為緊張而都癱軟在地上。

    "他們還能回來嗎?"王學兵擦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開口詢問道。

    "不知道。"我坐在地上,有氣無力的回答了一句,這時候我的心情有種說不上來的失落,好像失去了什麼東西一樣,空蕩蕩的。

    "他們應該不會再撞門了吧。"王學兵又一次開口詢問。

    "應該吧。"這時候我反而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了,所有的心思全都掛在外面高冷哥和月經哥的生死上面。

    "去里面休息一下吧。"王學兵開口說了一句,然後又開口說道,"對于這一次我們的同伴給你們造成困擾,我很抱歉。"

    我抬起頭來看了眼王學兵,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麼好,的確,這一次是他們自己腦殘過來找死,但他們也因此付出了代價,死了六個人。

    我能怪他們嗎?

    顯然不能。

    不過說實話,剛才一直用盡全力頂著門,我還是有些累的,不過卻也不敢進去休息,而是坐在門邊,用自己的後背靠在門上,這樣一會兒如果他們撞門,我能馬上反應過來頂住門。

    王學兵顯然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也沒起身,和我一塊兒靠在門板上。

    接下來的時間就有些沉悶了,四個已經被嚇傻了的女大學生和一個基本上可以說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男大學生,我發現在這里唯一一個有戰斗力的也就只有我了。

    當然,還有那個到現在還一直不肯現身的苗疆人,也不知道是他們里面的哪個。

    屋子里的火光一直在亮著,那幾個女生按照月經哥的吩咐,半分鐘一個小紙人的燒,屋里彌漫著一股紙張被火燒焦的臭味。

    過了一會兒,其中一個女生開口說道,"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我說了自己的名字後,他們也都開始自我介紹起來,王學兵不用說,我已經從之前的對話中得知了,那個我一直在意的女生有一個挺好听的名字,叫唐小彌,而其他三個女生,其中有一個人是學音樂的,叫梁芬芬,還有兩個學外國語的,分別是趙欣慈和張筱雨。

    在經過一開始的沉默後,我們幾個人也都開始有些熟悉了。

    這時候唐小彌紅著臉開口說道,"這個,盼哥,等天亮後,你有什麼打算。"

    唐小彌的話剛說完後,其他的幾個人也都有些期待的看著我,我知道他們接下來是想要和我一塊兒走了,雖然我自己知道自己也就是個普通人,最多就是讀大學的那幾年去過健身房,力氣大了點罷了,但是他們不知道啊,在他們看來,能和高冷哥和月經哥在一塊兒的人,顯然不會弱到哪里去,在這種詭異的地方,跟著我,生存下來的幾率肯定要比自己走高很多。

    我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這時候也已經完了,按照月經哥所說的,我只剩下來不到十天的陽壽了,本來這一次來八堡村就是為了延續我的陽壽,現在月經哥和高冷哥都不見了,我就算去了八堡村,也沒用了。

    反正橫豎都是死了,不如在死前幫他們一把,帶著他們離開這里也可以,至少我能在死之前救到一些人,一想到這里,我就開口說道,"天亮後我打算離開。"

    "這個......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帶上我們?"梁芬芬將額前的長發理到自己的耳後,說這句話的時候還給我拋了個媚眼,顯然如果我真的帶他們出去的話,可以和這個看起來很有氣質的音樂學院妹子發生點超友誼的事情。

    我轉過頭去看了眼梁芬芬,說實話,她算是這一批女生里面長得最漂亮的一個了,有著一股很是超然的氣質,五官精致,身材也是前凸後翹的。

    這要換做是以前,我早就樂的不知東西南北了,但現在卻絲毫沒有這種興致,畢竟自己都快要死了。

    我有些冷冰冰的開口說道,"你們想的話可以跟過來,不過我不保證可以把每個人都活著帶出這里。"

    不知道為什麼,在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到那群女生們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勁,好像是帶著一絲崇拜的感覺在里面。

    毫不懷疑,只要出去,我一句話,甚至還可以搞個一皇n後之類的。

    也是怪了,以前我很殷勤的追女生,從來沒追到過一次,但現在我越是冷冰冰,她們對我就越感興趣。

    可能女生和男生一樣吧,對方越是表現的神秘,對你沒有興趣,你就越是對對方感覺有意思吧。

    接下來的時間就有些枯燥了,就是在等待著凌晨的到來,等的我都快要睡著的時候,一絲晨曦這才從窗口撒了進來。

    我站了起來,透過窗子往外面看,外面已經沒有昨天那種密密麻麻的紙人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迷霧。

    確定了沒有危險之後,我這才打開門,剛打開,從門外被風吹進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我一看,地上有著五具尸體,尸體旁邊灑滿了暗紅色的鮮血。

    每個尸體的頭顱都被人給砍下來了。

    那幾個女生尖叫了一聲,全都跑去吐了,唯一一個男生王學兵,雖然沒有去吐,但臉色卻也沒好到哪里去。

    只有我在經歷過了這麼多事情後,對這些血腥的東西還有點了解,雖然心里還是有些抗拒,但卻顯然不會感覺惡心了。

    我強忍著上去一個個查看了起來,發現這里面並沒有月經哥和高冷哥的尸體後,這才松了一口氣。

    這五具尸體正是昨天消失的那六個人的,除了林楓之外,其余的五個人都在這里。

    消失的只有林楓,還有月經哥和高冷哥,既然沒有他們的尸體,那麼也就是說,他們還活著?

    但如果他們還活著的話,怎麼人消失了?

    我轉頭看了眼王學兵,開口說道,"你的這些朋友,尸體要不要帶回去?"

    "這個......"王學兵說了一句後,就沒再說話了,我知道他是不想帶這些東西回去的。

    畢竟這五具尸體,我最多背一具,剩下來的就需要他們來了,先不說他們一群柔弱的讀書人能不能背的動,就算背的動,出去了,怎麼和警察交代?

    我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反正時間還很充裕,既然帶不走,那就挖個坑把他們給埋了吧。"

    "只能這樣了。"王學兵點了點頭,這樣的話,顯然他也不是太抗拒。

    還好月經哥給我準備的背包里面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有,我甚至在里面找到了一個鏟子,用那個鏟子,我和王學兵兩個人交替著挖了一個多小時,這才在太陰宮前面挖了一個大坑,把這五個人的尸體全都埋了進去,這才叫上那些早就已經嚇壞了的女生一塊兒朝著外面走去。

    雖然昨天晚上的確是驚險,但確定馬上要走後,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有些興致勃勃起來,听他們的討論好像是昨天拍的視頻很有研究價值什麼的,這次回去絕對可以火。

    听到這些話,我心里也有些猶豫,他們是不是有被我拯救的必要,伙伴昨天晚上死了,他們幾天竟然還在興高采烈的討論自己能不能火?

    這難道就是書里寫的所謂的人性?

    ps:

    第一更,咳咳,劇透一下,這章是過渡章節,下章開書會開書走向本卷的高潮劇情。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