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六章惡鬼客棧

第四十六章惡鬼客棧

    那出租車司機估計是真的以為要去見明星了,車子開的那叫一個飛快,我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山路里開的都和飛起來一樣。

    黃喉鎮距離機場不是很近。我花了兩百塊錢,才到的,到了後,出租車司機還想跟過來,被我給拒絕了,我這次要去的地方可是鬼市啊,帶著他進來,這不是逗嗎?

    出租車司機見我態度堅決,也沒辦法,只好自己開車走了。出租車司機走後,我按照黃大仙的吩咐,走到了一座山上。找到了一棵和普通的松樹差不多的樹,如果不是黃大仙和我說的這棵樹,說實話,我還真沒有什麼可能性會注意到這棵樹。

    按照黃大仙的吩咐,我慢慢的爬了上去,很快,就在這樹上找到了一堆木牌,我把最前面那塊木牌拿了下來,上面寫了十月二十八號。

    是明天,按照黃大仙說的,這就是意味著今天進鬼市的人已經滿了,想要再進去,就要明天拿著這個木牌進去了。

    我也不著急,拿了木牌後,我就朝著鎮子走了過去。既然這里叫黃喉鎮,顯然這就算再怎麼落後,應該也可以算是一個鎮的,我過去肯定是可以找到住宿的地方。

    很快,我就找到了這附近的一個村,這村子有點破,而且可能是在鬼市旁邊住的緣故,我走進這村子里面的時候。竟然感覺到一股無比濃郁的陰氣。

    村子的村民不多,大多是一些老人,這些老人看起來都好像是活不了多久的樣子,一個個看起來消瘦的和人干一樣,見我來了,都用那空洞的眼珠子看著我。

    除了這些老人,剩下來的就是孩子了。那些孩子一個個也都死氣沉沉的,根本沒有這個年齡段的孩子應該有的那種生龍活虎的樣子,反正我看的挺不舒服了。

    剩下來的就是村子里面的青壯年了,這些青壯年一個個都和豬一樣,要麼躺在自己家院子里面休息,要麼就在樹蔭下發呆。

    總之,整個村子就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怪異感覺,我感覺這村子有問題,但黃大仙又和我說這些村民全都是活的人,不會有什麼事情,這也讓我有些迷糊了。

    我在村子里面轉了一圈,發現這里的老人小孩都好像是很好奇我一樣,在我進來後,一個個都盯著我看。

    我本來以為這村子里面肯定是沒有什麼旅館,指不定還得讓我拿點錢出來給村民,在他們家里借宿一晚上,卻沒想到,我真的在村子里面找到了一個旅館。

    這是一個看起來和麗江的客棧差不多的旅館,都是用木頭搭的,看起來很復古,不過比起麗江那邊客棧的精致,這個旅館看起來就要粗糙很多了。

    反正換做是平時,我肯定不會去花錢住這鬼地方。

    不過這旅館再破,也要比那些民居要好很多,所以我想了想,還是背著包進了旅館,進去的時候,我發現旅館里面就只有我一個人,掌櫃的是一個糟老頭,那老頭看到我進來了,用那渾濁的眼楮看了我一眼,用地道的長沙話開口說道,"住房一千,吃飯另算。"

    "一千塊錢?你在搶劫?"我瞪了那個老頭一眼,一千塊錢,在我們縣城都可以住最好的賓館里面最好的房間了,現在讓我花一千塊錢去住一個這麼破的客棧?這不是在逗我嗎?

    "愛住不住。"那糟老頭還指了指一邊的牆壁,指著一幅對聯,開口說道,"看到沒,腰纏萬貫請入此處,家徒四壁莫進此門。"

    "真雞巴是個市儈的老頭!"我瞪了那老頭一眼,都說店大欺客,這店也不大,竟然這麼欺負客人。

    要不是明天忙著進鬼市,打死我我也不會住這個鬼地方。

    但就在我剛把錢交給那老頭的時候,我就听到了叮鈴鈴的聲音,那聲音好像是鈴鐺聲,我的汗毛一下子豎起來了。

    感覺自己的後背一下子變得陰涼陰涼。

    老頭咯咯笑了起來,"莫怕莫怕,你有本事來這里,難道連這東西都要怕不成?"

    我心里琢磨著,確實啊,又不是第一次看到髒東西了,怎麼這次這麼丟臉。

    不過這次和之前不一樣,之前我都是能夠很清楚的看到髒東西,但這次我卻什麼都沒看到,但身體卻很明顯的告訴我,我的四周就有髒東西。

    別說是我沒看到了,連黃大仙都沒有感覺到。

    也就是說,這個髒東西,可能恐怖到了黃大仙都發現不了的水準了!!

    這時候老頭從桌子上翻了一個木牌出來,上面寫了地三號,然後他開口說道,"小音,你帶這位客人去地三號,可別嚇到了這位小弟弟。"冬爪狂弟。

    "咯咯咯咯!"我听到了虛無中有東西笑了出來,我的汗毛也炸了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能不能不要這麼嚇人啊!

    "應該沒什麼事情,先進去吧。"黃大仙這時候也開口說道。

    這時候忽然在我的面前出現一個血腳印,這個血腳印不停的朝著前面走去,每走一步,之前走過的那一步血腳印就會消失。

    走了一段路後,見我沒有跟上,那血腳印又停了下來,似乎是在等我。

    "你在等我嗎?"我問了一句。

    "快跟上,一會兒要是把小音弄毛火了,我可救不了你。"那糟老頭開口說道。

    我嘆了一口氣,這鬼地方,脾氣還真大。

    在我剛轉過身去,打算跟著那個叫小音的女鬼去房間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到一股無比貪欲的恐怖目光盯在了我的後背上,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目光的冰冷之意,簡直就好像是拿著一桶冰水從我腦袋上澆下去一樣。

    我轉過頭去看了下,發現除了對我一直怪異笑著的糟老頭之外,根本沒有什麼東西。

    難道剛才那個盯著我的東西,是糟老頭?

    我皺起了眉頭,但看糟老頭的樣子並不像啊,應該不是他。

    而且在我轉頭的時候,那盯著我的目光一下子就消失了。

    但等我回去繼續走的時候,那種恐怖的感覺就再一次涌了上來,這讓我的內心都開始感覺到發毛起來。

    尤其是前面還跟著一個看不見人影的血腳印。

    我跟著血腳印一直往前走,走到了一個掛著地三號牌子的房間後,那血腳印這才停了下來,我只感覺到自己的手一冰,手里的那個地三號的牌子忽然從我的手里飛了起來,掛在了那地三號牌子的房間前面。

    旋即那血腳印迅速的消失了,我走到地三號房間前面,推開了門,並沒有想象中的霉臭味撲面而來,這房間竟然比我預料的要好不少。

    我走了進來,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房間的四周都掛滿了鈴鐺,只要有風吹草動,這些鈴鐺就會叮鈴鈴的響,剛才我在樓下听到的那個鈴鐺聲,應該就是從這里傳出來的吧,但這房間是拿來休息的啊,大半夜的鈴鐺響著不會鬧嗎?

    我皺起了眉頭,走了進去,房間挺簡單,一張老式的木床,還有一張桌子,桌子上面擺放著一個香爐,正不停的往外面冒著白煙。

    這房間里面香噴噴的味道,估計就是從這香爐里面傳出來的。

    就在我想要放下包好好休息一下的時候,房間里面的那些鈴鐺忽然劇烈的搖晃起來。

    叮鈴鈴,叮鈴鈴的聲音就好像是催命的聲音一樣,听的我頭皮發麻!

    "安靜,現在還沒到你出來的時候!"樓下傳來糟老頭的聲音。

    糟老頭的聲音一響起恚 考淅錈嫻牧孱跎布湎 恕br />
    ps:

    第五更,求一下鑽石啊,咱們的月榜快被第二名給爆掉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