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章惡

第十章惡

    很快,我就搖了搖自己的腦袋,都這時候了,還思考什麼人性啊,我連自己能不能出這個鬼地方都是個問題,而且他們也不是沒有人性,只是在探討出去後的出路罷了。

    帶著一群人走了一會兒後,忽然,唐小彌有些怯生生的開口說道,"這個,你們有沒有听到什麼奇怪的聲音?"

    "什麼聲音?"我停住了腳步,開口說道。

    "好像是昨天我們在視頻里面听到的,樹葉落地的聲。"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和唐小彌說話的時候,她的臉總是紅彤彤的。

    我估計是昨天被月經哥給鬧得,這小妮子到現在都還覺得我是個變態呢。

    就在這時候,梁芬芬忽然開口說道,"等等,我們好像少了人。"

    "少人?"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大家都報一下自己的名字。"

    很快,一個個人就開始報起自己的名字,梁芬芬,王學兵,唐小彌,趙欣慈,然後就沒了。

    我愣了一下,開口確認了一句,"張筱雨!"

    濃霧之中沒有人說話。

    我又叫了一句,還是沒有人回答,全部人都沒再發出聲音了,不管是誰,心里都確定了一件事情,在這種鬼地方人不見了,那和死了沒區別。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我們到底要不要去找她。

    沒有一個人願意說話,因為這時候每個人的腦海里都浮現出了一個畫面,昨天師國慶消失後,林楓為了找他,所有人都死了。

    "該不會是昨天晚上那些紙人吧。"趙欣慈忽然開口說了一句。

    她的話讓隊伍本就有些死寂的氣氛變得更加冰冷沉默起來,這是最壞的答案,也就是說,即使到了白天,都困不住那群詭異的紙人?

    "投票吧,我們這里一共五個人,少數服從多數,決定到底要不要去救張筱雨!"很快,我就想出了應付的答案,開口說道。

    結果很讓我感覺無力,除了唐小彌之外,其余的三個人都選擇了走,這樣的話,即使是算上我,結局還是不能變的。

    也就是說,在這次的投票中,張筱雨的性命已經被決定了,在這個鬼地方,一旦失蹤,又沒有人救援,結局很明顯,就是死。

    我嘆了一口氣,"我這一票棄權,既然是投票的結果,那麼我們走吧。"

    唐小彌還想要說些什麼,但看了看現場的氛圍,又把要說的話都給咽回去了。

    打算繼續往外面走的時候,我想起了昨天高冷哥所做的,在這種迷霧叢林之中,還是得要一根繩子把所有人都固定住,這樣的話不會走丟。

    不過我手上的繩子不夠長,我問了下,他們也沒有帶繩子,最後還是唐小彌給出的主意,所有人都手牽著手往前面走著,這樣就算是少了一個人也能夠馬上發現,然後救援。

    也不至于淪落到現在這種投票決定一個人生死的程度。

    我們幾個人走了一會兒後,我也意識到我們行駛的速度有點慢,照這樣的速度來走,天黑之前絕對走不出這片叢林,我看了下走在隊伍最後面,背著個大背包,步履維艱的王學兵,開口說道,"你包里面是什麼東西?"

    "電腦......里面保存了我們這一次來這的視頻。"王學兵開口說道。

    "丟了,這東西太重,過于影響我們的速度了,照我們現在的速度,天黑前絕對走不出去。"我皺著眉頭開口說道。

    "可是,這里面有我們這一次來這里的所有資料,要是丟了的話,我們不是白走了嗎?"王學兵開口說道。

    我怔了下,沒想到這時候他竟然還想著這一點,難道那些鬼東西比他的命還重要嗎?

    我又看了下其他人,發現除了唐小彌之外,其他的兩個女生也都是支持王學兵背著這個包的。

    我嘆了一口氣,心想著既然是他們自己的決定,我也就不阻攔了,反正我沒幾天好活了,如果真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他們都死掉的話,也只能怪他們自己太貪婪了。

    見我沒有繼續堅持讓王學兵把包丟了,其他人的臉色也好看了不少。

    這時候梁芬芬忽然開口說道,"好像我也听到小彌說的那個聲音了,的!"

    被梁芬芬這麼一說,現場馬上變得寂靜起來,我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別管,繼續往前走,現在我們是在逃命,真的遇上了這種鬼東西,我們打不過的。"

    "嗯!"其他人異口同聲的開口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留在這里的人每個人的心里都有著自己的小九九,似乎在算計著什麼。

    我們又往前走了一會兒,忽然走在最後面的王學兵啊了一聲,離他最近的趙欣慈也開口叫了起來,"盼哥,學斌他好像掉沼澤里面了!"

    我連忙朝著後面走去,果然,王學兵進沼澤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運氣不好,我們都從那個沼澤的邊緣走開了,他卻直接走進去了,半個身子都陷進去了,整個人不停的掙扎,但無論怎麼動都起不來。

    我趕緊走過去,拉住王學兵的手,往上面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王學兵的手出奇的冰冷,就好像是拉著一個冰塊似得。

    一踫,就讓我打了一個哆嗦。

    王學兵這時候也開口吼道,"有人,好像有人在拉我的腳,拉著我往下!"

    我一听就懵了,小時候生活在農村的我,自然也听說過水鬼這東西,甚至有一次還親自見到過,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和幾個朋友一塊兒下水庫里面游泳,結果一個朋友溺了,等我們把他救上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當時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腳踝上有一圈淡淡的淤青,看起來就像是被人用力的抓住腳往下拉一樣,那事情鬧得很大,當時市里還下來了幾個領導,又叫了幾個道士來做法,最後禁止所有的村民下水游泳。

    但我只听說過水鬼,沒听說過泥鬼啊!

    我一直努力的拉著王學兵,但下面的力氣顯然比我要大得多,無論我用多大的力氣,就只能看到王學兵一點點的往下沉。

    這時候王學兵的腰部都已經掉進沼澤里面了,他也慌了,掙扎著吼著讓我救救他,我永遠忘不了他那時候的表情,絕望,驚恐中間帶著一絲憤恨。

    "你們還愣著干嘛,快來幫我一起拉啊!"我看到那幾個女生還在發呆,趕緊開口說道。

    那幾個女生愣了一下,唐小彌和趙欣慈兩個人趕緊過來幫我一塊拉了,這時候,一直站那不動的梁芬芬忽然走了過來,開口說道,"學兵,你先把你的包丟上來,那包太重了,我們根本拉不上你!"

    王學兵一听梁芬芬那麼說了,也趕緊把包從自己的身上拿下來,梁芬芬趕緊接過王學兵手中的包,她剛把包接過來,這時候連我都听到樹葉落地的聲了。

    趙欣慈開口說道,"怎麼辦,他們來了......"

    "跑吧。"梁芬芬忽然開口說道。

    "可是,學兵還在這里......"唐小彌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

    "如果現在跑的話,我們還能跑掉,但要是留在這里救他,我們都得死!"梁芬芬開口說道。

    我愣了一下,看著面前這群女生,一下子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而王學兵也听清楚了我們說的話,臉色一下子慌了,開口說道,"救救我,救救我,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啊!"

    但梁芬芬根本不管他,直接拿起地上的包開口說道,"我不管你們做什麼決定,反正我是要走!"

    說完,她直接背起地上的包朝著外面退了幾步。

    ps:

    還有一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