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五章李余的話

第五十五章李余的話

    高天宇的話完全就是把我給推到火上面來烤啊,我看著高天宇,忽然輕聲笑了出來,開口說道。"我不是內鬼,如果我是內鬼的話,我會表現的這麼明顯嗎?就算我真的是內鬼,那我殺得人應該是你,而不是文智,畢竟你是這個隊伍的帶頭者,殺了你,顯然我就可以當帶頭的了,你說呢?"

    說完我毫不示弱的看向高天宇,被我這麼一說。高天宇的臉色一僵。開口說道,"那是因為你打不過我。"

    "對了。"我打了一個響指,繼續開口說道,"這就是問題的關鍵點了,我打不過你,作為內鬼,肯定是能夠擁有殺死所有人的能力,不然他就沒有當內鬼的意義了,畢竟遲早要面對上你的,到時候還不是被你給殺了。然後就是。如果我是內鬼,想讓你們死的話,剛才在外面,要下鬼域的時候。我干嘛要提醒你們,我干脆讓你們在外面直接被鬼雨給淋死不就得了嗎?"

    "誰知道你是不是有什麼條件,比如必須要親手殺死我們所有人。"這時候那武當山的那兩個老頭也開口說道。夾冬布才。

    我眉頭一跳,強行壓抑住我內心的煩躁之意,臉上的冷笑之意更加濃郁起來,"好吧,就把這事情退一萬步來說,我是內奸,請問誰會把內奸當的這麼明顯,和所有人都合不來?沒有吧,我覺得內鬼應該就是把所有關系都處理的最好的那位,至少應該懂得抱團不是嗎?"

    "說不定你就是反其道而行,想要故意這麼做,擺脫自己的嫌疑呢?"那個老頭又繼續開口說道。"畢竟這里的人大多都是同門,也就是排除了內鬼的可能性,唯一有問題的就是你和胖子,事發當時,胖子睡的地方可距離文智要比你遠得多。"

    我也被氣笑了,看著那老頭,開口說道,"看來你是一定要給我找問題咯?"

    那老頭也被我的眼神看的後退了幾步,旋即又有些惱羞成怒的開口說道,"怎麼,被我拆穿了,想要殺人滅口了?"

    "反正我不是內鬼,你們愛信不信,你們怎麼處理我不管,從現在開始,讓我一個人呆一個角落。"我開口說道。

    說完,我完全不管他們,朝著一個角落走了過去,與其和他們瞎扯,不如安安靜靜的自己找個地方呆著,用事實擺脫我的嫌疑,"反正那內鬼不可能殺一個人就滿足了,遲早會露出一些蛛絲馬跡來的,另外,你們也別想著人多殺我一個人少的,打不過你們,難道還不能選擇靈魂自爆嗎?以我目前的實力,就算是高天宇也攔不住我自爆吧,把這廟給炸破了,大家一塊死!"

    我的話顯然讓別人對我的忌憚多了不少,至少沒有剛才那麼明顯的殺意了,我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其他人相互看了眼,都能夠從對方的眼楮里面看出一絲忌憚來。

    在沒有真正確定內奸是誰的情況下,誰都有嫌疑,這時候如果不防著別人點,鬼知道和自己在一塊的是不是內鬼,人都只有一條命,沒了可就是真的沒有,沒有人會不珍惜自己的命。

    看著面前的一幕,我也是有些苦澀的笑了起來,看來我們已經完全落入那個內鬼的圈套里面去了,他就是不想讓我們抱成一團,就是想讓我們這麼分崩離析,這樣他才能夠輕而易舉的一個個擊破。

    隊伍的存在意義在內鬼的這件事情也完全被粉碎了,就現在我們的凝聚力,還沒有鬧到自相殘殺都已經算是不錯了,更不用說是團結起來了。

    就在我以為我的事情就這麼結束的時候,高天宇忽然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你還沒有解釋你用假名的事情呢。"

    "我憑什麼要告訴你我的真名?"我抬起頭來看了眼高天宇。

    "你不說就是你心里有鬼,心里有鬼就是你別有所圖,哪怕你不是內鬼,你也不是我們隊伍里面所需要的人。"高天宇看著我,開口說道。

    我輕聲笑了出來,開口說道,"懂了,等雨停了之後,我就自己一個人出發,說實話,我一開始對這隊伍還有一點兒期待,覺得人多自然會有力量,現在想想,果然還是我自己太幼稚了,從一開始到現在,你們對我的幫助基本上算是為零,而我的貢獻大家有目共睹,如果沒有我,大家現在應該還在外面淋著鬼雨吧。"

    這話剛說完,我就注意到其他幾個人的臉色全都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我也沒有管這麼多了,繼續抱著自己的手臂開口合上眼楮睡了起來,不過很快,我就意識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高天宇又是怎麼發現我不是叫牛十三的呢?按理來說,以我目前的行為表現上來看,我是沒有表現出什麼破綻啊,為什麼高天宇可以注意到我不叫高天宇呢?

    我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但很快,一個恐怖的答案也浮現在我的腦海里面。

    這個內奸應該不會是高天宇吧!

    當這個答案浮現出來的時候,我看了高天宇一眼,他依舊還是和以前一樣,但這時候我注意到這一點的時候,也感覺有些不對勁起來。

    對了啊,那些名門大派的人,都有幾個人互相認識的,他們是內鬼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所以真正有可能性是內鬼的就是散修,但問題來了,他說自己是龍虎山的太上長老,這麼一個老前輩,還真沒人能認出他來,而且龍虎山可就只有他一個人啊,自然也沒什麼人可以認出他到底是不是假的。

    看其他門派的人,都進來了兩三個,為什麼龍虎山的就只有一個呢?

    越想我越是有些心驚,如果真是高天宇的話,那事情可就麻煩了,以高天宇的實力,如果真的是內鬼的話,那想要殺我們,簡直是輕而易舉。

    也就只有他是客棧的內鬼,才能知道我真正的名字,才能夠確定牛十三這根本就不是我的名字。

    我深吸了一口氣,繼續看著高天宇。

    這時候高天宇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他也察覺到我在注意他了,他對著我冷笑了一聲,和其他人一塊兒離開了。

    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想要出聲去提醒別人,但想了想,卻又選擇了放棄提醒了,剛才他們還對我產生殺意了,我不是一個傻逼,別人對我不仁,我肯定也不會和別人講究義這個字到底怎麼寫。

    更何況,這時候我倒打一耙,說高天宇是內鬼,估計他們也會覺得我是惱羞成怒,根本不會把我的話給當真,我又何必自己給自己找罪受呢?

    所以我也只是抿著嘴,看著面前的高天宇,想要看看他到底想干嘛。

    可能是出了內鬼這事,外加上文智的死,在場的人情緒都開始有些不太正常了,我能夠注意到,除了我和高天宇外,其他人的臉上全都帶著一絲恐懼,相互之間非常戒備,但都下意識的朝著高天宇靠去,畢竟在這里,高天宇的實力可以說是最高的。

    距離高天宇越近,肯定是越安全的。

    我注意到了這一點,臉上的冷笑也愈加的濃郁起來,手指在地面上輕快的敲動著,就在這時候,李余那胖子朝著我鑽了過來,有些賊兮兮的對著我小聲的開口說道,"祖師爺,我認出你來了,那個高天宇肯定是內奸,我見過高天宇太上長老,根本就不是長這樣的。"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