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七章包庇

第五十七章包庇

    這也就是說,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情況會越來越危險,而且還不能瞎指人。畢竟如果指錯了,那就相當于少了一份力量。

    這新的指示是,殺死內鬼,也就是說,就算最後只活下來我和那個內鬼,那我也要死,因為我根本就不是那個內鬼的對手。

    所以沒有確定的答案,那肯定是找不到內鬼的,這也就是說,無論是進,還是退。我們都沒有路走了,攔在我們面前的,就只有死亡一條路。

    我深吸了一口氣。這應該算是鈍刀子割肉了吧。

    這也太讓人感覺煎熬了吧。我的頭皮都感覺有些發麻起來。

    這時候高天宇也開口說道,"想必大家都清楚現在的情況了,如果再任由這個內鬼這麼殺下去,我們所有人都得死在這里。"

    "那怎麼辦?我們現在除了坐以待斃,還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嗎?"馬上就有人開口說道。

    這人說完後,所有人也都選擇了沉默。

    因為這個問題實在是太難讓人去回答,的確,就目前而言。我們壓根就不知道如何去解決這個問題,這也就是說,我們和那個人說的一樣,除了坐以待斃,我們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只能等一次次的黑暗降臨,然後我們的人一個個死在那個內鬼手里,等到內鬼覺得時機成熟,就會直接露出他猙獰的面目,殺死我們。

    我抬起頭來掃視了在場所有人一眼,並沒有開口說話。而這時候,高天宇也開口說道,"現在我們的情況很危險,我只能一個個的排除掉我們懷疑的對象,我第一個懷疑的對象就是上一個往真氣燈里面輸送真氣的人,那麼上一個往這里面輸送真氣的人是誰?"

    我有些錯愕的看了一眼高天宇,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他說的這個辦法的確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畢竟剛才那個真氣燈忽然就爆炸了,按理來說,真氣燈的結構非常的穩固,一般情況下從外面很難隔老遠就讓其爆炸了,那麼上一個輸送真氣的人就有很大問題了。

    華山那邊站起來一個青年,和他一伙的那個老人見他站起來了,連忙把他給拉了下來,我皺了皺眉毛。

    就在這時候,有人開口說道,"是華山的那個老頭,不是那個青年,他估計是想要給那老頭頂鍋。"

    這時候那個青年連忙開口說道,"我和我師叔都是無辜的,內鬼不是我們,真的不是!"

    "抱歉了,為了大家的安全,只能這樣了。"高天宇提著劍,一步步的朝著那個老人走去。

    青年這時候也急了,開口說道,"真的不是我師叔,我是和我師叔一塊兒來的,這樣吧,你想殺我師叔的話,那就殺了我好了!"

    "那你肯定,你進來後,這個站在你旁邊的人還是你師叔嗎?"高天宇看著那個青年,開口說道,"你忘記了,第一次任務出現的時候,顯示的沒出現多少人嗎?那里面說不定就有你的師叔,而現在這這里面的這個,根本就不是你師叔呢?"

    那個華山的青年被高天宇這麼一說,也愣了。

    老頭看了高天宇一眼,輕聲笑著開口說道,"老夫行得正,站得直,要殺要剮悉听尊便,只是若老夫不是那內鬼,閣下又如何自處?"

    "你一定會是的!"高天宇看著老頭開口說道,"一般人破壞不了真氣燈,即使是我的修為,也只能搭建真氣燈,而不能去毀滅它,想要毀滅它,就得從內部破壞它的真氣結構,能做到這一點的,就只有上一個輸送真氣的人。"

    這時候高天宇看了一眼那華山的青年,開口說道,"所以,你還是想要包庇這個內鬼嗎?"

    那華山青年怔了怔,被高天宇一盯,竟然情不自禁的往旁邊讓了一步。

    老頭見狀,也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麼老夫便用自己的生命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吧。"

    "那老頭不是內鬼。"黃大仙這時候開口說道。

    "為什麼?"我疑惑著開口說道。

    "因為那老頭我認識。"黃大仙苦澀的笑了笑,"六十年前,我被人于華山腳下險些擊斃,當時我在華山中找了兩個載體,想要重生,這其中一個便是這個老頭,你仔細看,這老頭的氣息,是不是死氣中帶著一點兒生氣,而他的額頭上隱隱約約好像開了一只眼楮。"

    被黃大仙這麼一說,我也開始認真的去關注起這個老頭來,還真的如同他所說的一樣。

    "但這些都是可以變得啊。"我開口說道,"如果真如高天宇所說的,那老頭沒有進來的話,這個假冒的老頭,很有可能就是客棧的人模仿出他的。"夾來討弟。

    "當然,也有這個可能,不過這個可能性很小,內鬼不會這麼容易就被人找出來的,你剛才听他的聲音,沒感覺到一股蕩然之氣嗎?此人問心無愧,一心求死,用以證道,所以他不是內鬼。"黃大仙開口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皺了皺眉頭,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

    "這時候最好不要損失自己的實力了,所以我的建議是救下這個老頭,他有九成的概率不是內奸。"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事情的確如同黃大仙說的一樣,這時候死一個冤枉的人,那都是損失一份自己的力量,得不償失。

    所以我笑了笑,看向老頭,開口說道,"這位華山的老前輩果然是性情中人,別人都覺得前輩您是內鬼,就如同之前污蔑晚輩一般,我相信前輩並不是那內鬼,如果前輩不介意的話,與晚輩坐一起如何?"

    那老頭有些錯愕的睜開了眼楮看了我一眼,旋即輕聲開口說道,"你就不怕我是內鬼,殺了你嗎?"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相信老前輩不是內鬼,但大家不相信,所以我的信任便有危險,如果老前輩真是內鬼,殺了我,也便是我為自己的信任而買單,沒有什麼好抱怨的。"我笑著開口說道。

    "好好好!"老頭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我便叨擾了。"

    "師叔!"那華山的青年還想要說什麼,但卻被老頭擺了擺手阻止了。

    老頭走到我身邊,盤腿坐了一下來,一句話沒有說。

    而我也抿了抿嘴,就在我想著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那武當山的兩個老頭馬上站起來一個,指著我的鼻子破口大罵,"你什麼意思?包庇內鬼嗎?之前你有懷疑的時候,我們放你一馬,現在你還想要繼續整這些,你拿我們大家伙的安全當一回事嗎?"

    我掃了那個老頭一眼,開口說道,"你再給我重復一遍?"

    那武當老頭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對上我的眼楮後,眼眸中帶起了一絲畏懼,竟然慫了。

    我站了起來,看著那武當老頭,冷笑著開口說道,"你怎麼不說了?剛才說的不是挺起經的嗎?"

    "你這是在包庇內鬼!"另外一個武當的老頭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我皺起了眉頭,掃了那個老頭一眼,火海催動著金蓮,入山的氣勢一下子朝著那個老頭壓了過去,冷笑著開口說道,"行,既然你說我包庇,那我就包庇了,我信任他,不想損失最後對抗那內鬼的力量,如果這個被懷疑的對象換做是你,我就不會包庇了,畢竟第一,你這種小人不值得包庇,第二,你的實力還不值得我包庇!"

    話音剛落,氣勢便到,當真如千軍萬馬過境一般狂傲無邊!

    ps:

    第三更,今天更新結束了,晚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