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一章金禪

第十一章金禪

    而在梁芬芬做出這個舉動之後,我看到趙欣慈和唐小彌兩個人愣了一下,也都松開了手,失去了這兩個人的支持,我的力氣一下子不夠了,差點被王學兵給拉進去。

    王學兵見到這個情況,也慌了,"那些紙人不還沒有來嗎?救救我,救救我好嗎!"

    "你也看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以我們的力氣,根本救不了你!"梁芬芬開口說完,直接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不試一試怎麼知道。"我怒吼了一句。

    可能是我之前的舉動還有些威懾力,被我這麼一吼,趙欣慈和唐小彌兩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就在這時候,周圍的聲音愈加的強烈起來,稀里嘩啦的一大片,讓人听的頭皮發麻起來。

    周圍都是濃霧,根本看不清,但可以肯定,最多離我們兩百米遠的地方,有著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奇怪東西在。

    "跑!"梁芬芬直接背起包就往外面跑去。

    趙欣慈和唐小彌兩個人看了我一眼,最後也跟著梁芬芬一塊兒跑走。

    濃霧之中她們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我面前。

    這時候王學兵的身體已經進去很多了,我甚至不能站著拉著他,只能蹲下來,試圖想要把他從這個沼澤里面拉出來。

    但很快,我就發現有些不對勁了,我注意到王學兵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慌亂中變換過來,他的臉上已經沒有慌亂和恐懼了,有的只是怨恨。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拋棄我!"他一邊說著,一邊死死的抓著我的手,眼眸中的怨恨愈加的強烈起來。

    周圍的聲更加強烈了。

    這時候連我也有些急了,我雖然知道自己要死了,但並不代表著我想要死的這麼莫名其妙啊,想起昨天晚上林楓那一群人死後被附身的樣子,我心里就有些毛骨悚然起來。

    所以我連忙開口說道,"別緊張,我會救出你的!"

    然而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王學兵死死的看著我,開口說道,"救我?就憑你?"

    一听到王學兵的話,我整個人都懵了一下,沒明白過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時候王學兵抓著我手的力氣猛然加大,死死的箍住我的手,讓我感覺到一股劇烈的疼痛,然後就听到他一字一頓,惡狠狠的開口說道,"就算是死,我也會拉上一個來墊背!"

    我愣了一下,我完全沒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現在這種局面,我本來是存在著想要救他們的心思,帶著他們離開這個鬼地方,事實上我也的確這麼做了。

    但為什麼現在卻變成了這樣,那三個女生遇到危險,直接丟下我們不管了,而王學兵在死之前,竟然還想要拉上一個墊背的。

    那個墊背的人竟然是我?

    因為即使是現在這種危險的情況,我也沒有想過要放棄王學兵自己選擇逃跑。

    要知道在她們那幾個女生拋棄他的時候,我還是站在他這邊,想要救他的啊,結果他卻這樣對待我?

    我做錯了什麼?我什麼都沒做錯啊,為什麼我的好心反而換來面前這群人的背叛?

    我想起來之前張筱雨死的時候,那些投票。

    我想起來之前我們離開太陰宮時候他們的聊天。

    我想起來我讓他們把包丟了,他們卻繼續背著前進。

    是啊,人都是自私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明白了些什麼,我終于知道為什麼昨天在知道這些大學生明明有危險,但是月經哥和高冷哥卻一直沒有出聲提醒的緣故了。

    這世界就是如此,不是你對別人掏心掏肺,換來的就是別人對你的掏心掏肺,更多的是狼心狗肺。

    真的能夠換回來同等值的東西,恐怕也就只有一句我草你大爺,換回來的絕對是一句我草你大爺!

    這時候沼澤已經漫過了王學兵的胸口,我永遠都忘不了他那時候的表情,帶著一種仿佛要毀滅世界的怨恨,那張臉上布滿了恨意。

    這時候周圍那種的聲音更加的響亮起來,密密麻麻的就好像是有著無數頭蜻蜓在扇動著自己的翅膀。

    听的人頭皮發麻!

    我知道死亡就在眼前,就算這時候王學兵把我的手放開,我也跑不掉了,我看著已經被沼澤漫到胸口,還依舊死死伸手抓住我的王學兵,笑了起來,"看來真的有種詞叫做恩將仇報。"

    王學兵冷笑一聲,"還不是都怪你,如果不是你不夠強,我們至于淪落到現在這種地步,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根本沒什麼厲害之處,沒有三分三,也想裝這大尾巴狼。"

    "你的意思是,這事情反而怪我了?"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已經有些雲淡風輕的我,听到這句話後,一股火氣直冒。

    好吧,我的兩個伙伴,為了保全我們的性命,到現在都還生死不明。

    我帶著你們出來,如果不是因為你掉進去,拖了我們的時間,我們根本不會遇到這麼危險的事情。

    在這之前,你們的同伴張筱雨遇難了,也是你們自己投的票要走,而不去援救。

    現在好了,反而過來怪我了?

    我看著王學兵,強忍著自己內心的火氣,冷冰冰的開口說道,"我一開始就提醒過你了,把包丟掉,你自己不丟,如果沒有那個包的話,你會沉的這麼快?恐怕現在我早就把你拉出來了吧。"

    "我要你死!"王學兵的語氣已經變得有些不對勁了,那股子怨恨似乎都快要從自己的眼眸中迸發出來似得。

    看著王學兵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後悔去救他們。

    我用力的掙脫王學兵的手,想要讓他松開我的手,雖然就算是松開,我也是九死一生,但我就是不想要讓他得逞。

    但顯然我低估了一個將死之人最後的力氣,看似瘦弱的王學兵,死死的抓住我的手,竟然讓我根本就掙脫不開來。

    見到我掙脫,王學兵的臉上也帶著一絲嘲諷,"怎麼?想跑?放心好了,我會拖著你一起死的,地獄下面多寂寞,多個人上路也是好的!"

    "你這個瘋子!"我這時候也有些火氣上腦了,拼命的往後走,想要掙脫開王學兵的手,但卻被他死死的抓住,根本掙脫不開。

    沼澤的泥已經漫過王學兵的肩膀了,我也被王學兵拉的整個人都趴在地上,連坐著都有點難了。

    周圍的聲更大了,甚至我都能在濃霧中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紙人!

    "一起死吧!"王學兵冷笑了一聲。

    我的內心開始感覺到無比的絕望和後悔,早知道這樣,當初我干嘛要帶著他們一塊兒跑!

    "以前的你就是這般,因為婦人之仁而死的,現在的你依舊如此,真是不長記性。"

    就在我覺得自己肯定要死的時候,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忽然在我耳邊響了起來。

    我愣了一下神,就看到一把鋒利的漢劍直接將面前死死抓著我的王學兵的手給削斷,鮮血濺了我一臉,可能是因為用力過猛的緣故,王學兵的那只手即使被砍斷,竟然還死死的抓住我的手。

    王學兵因為手被砍斷,發出尖銳的慘叫聲,而失去我的托力後,他整個人都被拉扯進了沼澤地。

    我猛地轉頭,看到一個人右手抓著一把濺血的八面漢劍,左手抓著一個人頭,站在我的身邊。

    他手里的人頭正是林楓的人頭,他猛地將手里的人頭一提,大聲吼道,"爾等將領首級在此,誰敢造次!"

    周圍那些密密麻麻的紙人發出一陣慘絕人寰的哀號聲,竟然宛若潮水一般嘩嘩嘩的朝著後面褪去。

    看到這個人的瞬間,我的眼眶紅了,不知道為什麼,特別想哭。

    他是高冷哥。

    金禪。

    ps:

    第三更,今天的更新搞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