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九章鎏金黑袍

第六十九章鎏金黑袍

    怎麼回事?怎麼又出來了一個李余?

    不僅僅是我,就連黃大仙也不由得發出了一道輕咦聲,說來奇怪的是,剛才被李余按了一下後。心魔就好像徹底被壓制下去了,我感受了一下,體內原本在氣海中的血龍這時候也有些萎靡了。

    夜叉被李余一腳踹飛後,馬上從地上站了起來,立馬爬起來,對著李余不停的嘶吼著,李余冷笑一聲,"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假扮你家爺爺,死不足惜!"

    說完身影直接便是迅速的出現到夜叉的面前,駢指成劍。一指按在了夜叉的腦袋上,旋即夜叉發出了一道洪亮的慘叫聲,直接被李余這一指給點爆了。

    強烈的鬼氣以李余為中心。席卷出一道紅色的波動四處散開。侵襲到我身上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麼人用力打了一拳一樣,直接被卷飛出去了。

    如果不是正好恢復了一些真氣,強行支撐住自己身體的話,我估計這一下能把我給摔得七暈八素的。

    死了?

    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夜叉,在這個胖子李余面前,僅僅只是一腳掃飛,一指就直接給打爆了?

    要知道這里面可沒有什麼技巧的壓制可言。浮現在我面前的就是絕對的力量壓制。

    夜叉身體里面的力量根據黃大仙所說的,已經達到了斬惡念巔峰了,即使是這樣,似乎也並不是這個李余的一合之將,這個李余......

    到底是什麼實力?

    在我一臉震驚的時候,李余也慢慢轉過了身,眼眸掃了我一眼,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在斷天涯等你!"

    "斷天涯?"我重復了一句這個地名。

    還沒等我說什麼。李余的身體就在我面前慢慢消散了。夾上盡弟。

    "這只是他的一個念頭分身!身外化身,此人最起碼也是斬了善念的實力。"黃大仙抽了一口冷氣,開口說道。

    "他能一下子打爆斬惡念巔峰實力的夜叉,不本來就代表著他的實力已經超越惡念了嗎?"我不由得開口說道。

    "這不一樣。"黃大仙開口說道,"雖然力量的大小是一樣,但對力量的控制卻很關鍵,只要是個斬惡念實力修為的存在,都能一下子打爆處于斬惡念巔峰,已經失去理智的夜叉。"

    我想了想,的確也是這樣,同樣是槍,在小孩子手里估計四五米外連頭牛都打不到,但要換到一個特種兵手里,幾十米開外都能殺個人玩玩。

    "這斷天涯是哪里?李余又是誰?為什麼那個夜叉會假扮成他來迷惑我?為什麼李余要來救我?還讓我去斷天涯?"我沉思了一下,對著黃大仙開口問道。

    黃大仙輕聲笑了起來,開口說道,"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不過我想你到了斷天涯見了李余就知道了,至于斷天涯的所在,這個有點巧了,長沙的這個鬼市,就是在斷天涯。"

    "只要從這鬼域里面出來,就可以直接前往斷天涯了?"我開口詢問道。

    黃大仙點了點頭,"對的。"

    "好吧。"我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候,我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呼吸一滯,身體也開始發熱起來,體內的真氣也開始迅速的回流。

    而原本光禿禿的地上,也浮現出一片血色的字,"成功殺死內鬼,幸存者兩名,獲得直接通往通靈城的資格!"

    我剛看完這一片血字,就感覺有一只巨手直接抓住我的身體,猛烈的朝著一個方向拉扯過去。

    我的力量在這只巨手前面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直接被拉扯過去。

    面前的畫面一轉,看著面前的場景,我不由得張大了嘴巴!

    這就是通靈城?

    這不就和我之前在杭州的時候玩的宋城一樣嗎?

    整個城市的建築風格都是那種古樸的風格,黃大仙也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這個通靈城,還真是懷念啊!"

    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在宋城的時候,滿大街都是人,而這個通靈城里面,家家戶戶家門緊閉,大街上空蕩蕩的並沒有人。

    就在我左顧右盼的時候,一道狼狽的身影也出現在了我身邊,我轉過頭去一看,是高天宇,我對著高天宇笑了笑,開口說道,"活下來了?"

    高天宇有些震驚的看著我,"你殺了李余?"

    李余?我忽然想起那殺了夜叉的李余,不過我也清楚高天宇說的李余就是那個夜叉,伸出手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開口說道,"說來話長,不過李余確實是死了,是死在李余的手里。"

    "他是自殺的?"高天宇更加疑惑了。

    看著高天宇的樣子,我也不由得苦澀的笑了笑,開口說道,"不是,我的意思是,在我被李余追上的時候,忽然又出來了一個李余,和之前那個胖子李余一模一樣,直接就秒殺了原來的夜叉李余。"

    "怎麼會有這種事,你認識李余?"高天宇開口問了一句,這一次他問的是後面來的那個李余。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我的意識里面根本沒有這個人。"

    "那就有些奇怪了。"高天宇皺著眉頭沉思著。

    就在我們兩個在原地不知道做什麼的時候,原地忽然出現了兩名穿著大紅袍的人,這兩個人的手里都拿著一件鎏金黑袍,和一個銀色的面具,畢恭畢敬的將這兩件東西給了我和高天宇之後,其中一個開口說道,"主人要召見兩位大人,還請兩位大人同我前去沐浴更衣!"

    我和高天宇兩個人相視一眼,最後對著那兩人點了點頭,都來到這里了,總得看看葫蘆里面到底賣的什麼藥。

    很快,我們就被那兩個人分別帶到了兩個不同的院子里面,洗完澡後,換上那給我們的鎏金黑袍,還有那銀色詭異面具。

    照了鏡子後我才發現那件黑袍很是奇怪,穿起來很是寬大,巨大的兜帽壓下來能直接把我的臉給遮住,鎏金的黑袍整體給人一種神秘高貴的感覺。

    最讓我感覺到新奇的是,在我這件黑袍的後面,用金色的絲線,紋了一個眼楮的圖案,看起來很是妖異奇怪。

    而那個銀色面具,上面也瓖了一塊血色寶石,怪誕的筆鋒勾兌著整個面具,戴上後,整張臉都被遮住了,從那露眼楮的地方露出來的眼楮卻又是另外一副一樣了,血紅色的眼眸仿佛能把人的靈魂都給吸進來。

    "這是我嗎?"我忍不住開口說道。

    話剛說完,我就愣了,因為我听到的聲音變的無比的滄桑,那感覺就跟已經存在上千年的青銅古鐘一樣給人一種厚重的感覺。

    "可能這是讓你隱藏自己身份用的!"黃大仙開口說道。

    "隱藏自己身份?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身份?"我開口疑惑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可以肯定這應該就是第二階段的祭祀了,小心點,第一階段就那麼難,牽扯到了夜叉這種恐怖的生物,第二階段肯定更加困難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房間的門響了,門外傳來剛才來接我過來兩名紅袍人的聲音,"大人,沐浴完了嗎?主人讓我帶大人去會客大廳。"

    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實話,被人叫大人的感覺,還挺不錯的,我想了想,開口說道,"可以了!"

    "嘩!"

    門一開,我大步走出門外,跟著那紅袍人朝著會客大廳的位置走去,不得不說這院子被那主人給建設的很有風味。

    我剛走到會客大廳的時候,就感覺到從會客大廳中,傳出來幾股讓人感覺很是壓抑的氣息。

    ps:

    第一更,我繼續碼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