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二章躲在暗處的人

第十二章躲在暗處的人

    在我這個角度來看,高冷哥的眼眸里再也沒有之前的那種慵懶了,有的只是一種宛若黑夜一般沉重,又像是一頭潛伏在黑暗之中的野獸一般,危險而又深邃。

    在那些紙人全都退去之後,高冷哥這才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將手里提著的人頭朝著我丟了過來,"他說的沒有錯,沒有三分三,就別想上梁山,沒有實力還裝什麼蓋世英雄!"

    我張了張嘴,很想反駁些什麼,但發現高冷哥說的根本沒有什麼錯誤,沒有實力還想著救人,那和害人有什麼區別?

    事實也說明了這一點,如果我有高冷哥的實力,那這一次根本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一想明白後,我就感覺自己的胸口悶得不行,一半是因為自己實力底下導致的,還有一半是因為遭受背叛,這一隊人里面,除了一開始就遇難的張筱雨,其他人全都在危險的時候背叛了我。

    這讓人特別難受。

    "以後遇到事情不要強出頭,在這種鬼地方,自己能夠活下來,都已經是上天保佑你了。"高冷哥很反常的多說了好幾句話。

    我點了點頭,心情還是很郁結,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什麼來,開口說道,"那個,你剛才說的,上一世我也是因為這樣死的,上一世?難道我上一世和你就認識了不成?我上一世到底是誰?"

    "不該你知道的就別多問,應該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高冷哥冷哼了一聲,又恢復成了之前那種慵懶的樣子,就是一副對人愛搭不理的感覺。

    看著高冷哥這模樣,我心里別提有多氣了,琢磨著今天你對我愛搭不理,明天我要讓你高攀不起。

    "對了,月經哥去哪了。"我開口詢問道。

    高冷哥的身體怔了怔,開口說道,"受了點傷,正在恢復,我們先去八堡村,到時候他會趕上來的。"

    我見高冷哥不想多說的樣子,也就不提了,跟著他悶聲往著前面走去。

    走了有一會兒,高冷哥忽然停了下來,轉過頭來看著我,開口說道,"你現在還抱有那顆救人的心嗎?"

    我听到這句話後,也愣了一下,腦海里面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之前那群大學生的模樣。

    是啊,還需要救人嗎?如果救人換來的是這種結果,那哪些人又有什麼必要救呢?

    但這個念頭只存在我的腦海里面一瞬間就被我排除在外了,我看著高冷哥,開口說道,",我相信人性本善,或許這個世界上大多數是壞人,但我相信總是會有那麼幾個心存善良的人,或者我的舉動能夠讓一些人內心的良知得到喚醒,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會救。"

    "迂腐。"高冷哥冷冰冰的吐出兩個字,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發現在我說出那句話後,我感覺到高冷哥眼眸中多了一絲暖意。

    "如果你真的要救人的話,那就讓自己變得更強吧!"高冷哥留下一句話後,就繼續往前走著。

    我連忙跟了上去。

    寫到這里的時候,說實話,我的心里有些難受,因為一直到那個時候,我的內心還是存在善念的,直到發生那件事後。

    對,那件就算是用血都不能洗刷的事情後,我發現人想要在這光怪陸離的世界里面存在,那就不能心存善念。

    走了一會兒,高冷哥忽然開口說道,"昨天那些紙人你都燒完了嗎?"

    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應該是沒有燒完的,不過那些紙人都在那些女生的手里。"

    "哦。"高冷哥應了一聲,然後從自己的包里又抓出來一大把拇指大小的紙人,對著我開口說道,"拿著燒,燒完一個馬上燒下一個,中間空隙最好不要超過三秒,不然我們就得交代在接下來的路上了。"

    听完高冷哥的話,我也開始觀察起四周來,畢竟听他的話,從這里開始,似乎都要變得危險起來了。

    不過我心里很疑惑的是,昨天那種必死的情況下,他和月經哥兩個人是怎麼活下來的,而且看樣子,還是他們打了一個大勝仗。

    雖然心里好奇,但我也知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所以我接過高冷哥手上的紙人,塞了一把放進自己的兜兜里,剩下來四五個在手上,然後點了一個紙人。

    說來也奇怪,本來我都已經做好了會被燙到的準備了,畢竟這紙人就這麼小,很容易就燒到自己了。

    但在我點了紙人後,發現紙人上的火焰很陰冷,怎麼說呢,其實也不算是陰冷,就是沒有正常火焰的溫度,燒起來散發的溫度就好像是溫水一樣的溫度。

    而且那紙人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東西做的,燒的特別慢,昨天晚上我看那幾個女生燒紙人,那是一個接著一個的燒,而現在,我都走了三四步路了,火都還沒有燒到紙人的眉毛。

    這一點吸引了我,我趕緊開口問道,"這個紙人是什麼用的?為什麼要燒?"

    "不知道。"高冷哥冷冰冰的說了一句後,就繼續在前面走了。

    這弄得我心里像是被堵了一坨屎一樣難受,忽然就有些想念起月經哥來了,至少月經哥會給我解說一些東西,而高冷哥永遠都是這副高貴冷艷的樣子。

    我有的時候真的很想來一句,你丫無時不刻的裝逼,不累嗎?

    不過紙人燒得慢也有好處,至少我可以不用一直關注著這個,還能慢慢跟上高冷哥的腳步。

    走了有一會兒了,高冷哥忽然開口說道,"又死了一個。"

    我趕緊走上去,走到高冷哥旁邊的時候,我差點吐出來,因為我看到了早上和我一塊兒逃跑的張筱雨。

    張筱雨的死狀特別奇怪,怎麼說呢,非常的淒慘,她的毛孔似乎被放大了無數倍,渾身上下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細孔,然後一些淺綠色的蛆蟲在她身上那些黑色細孔中鑽來鑽去,甚至我還能看到一條有著我手指頭粗的蛆蟲在張筱雨的鼻孔中冒出了頭,又縮了回去。

    這樣子讓有著輕微密集恐懼癥的我看的那是一個擰巴啊。

    "苗疆人動的手。"高冷哥說了一句。

    我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來,似乎還有一個苗疆人混在我們的隊伍里面,之前我是懷疑王學兵的,但王學兵已經死了,而現在,張筱雨也死了。

    跑走的人是梁芬芬,趙欣慈還有唐小彌三個人,也就是說,那個所謂的苗疆大能就是這三個人中間的其中一個?

    不會吧,看起來都是柔柔弱弱的女生啊,怎麼可能會耐得住惡心去養這些亂七八糟的蟲子啊。

    "小心點,那個人現在離我們不遠,甚至現在就在一個隱秘的地方盯著我們。"高冷哥開口說道。

    "不會吧......"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這霧這麼大,兩三步外就看不清楚了啊。"

    "養蠱的人需要用眼楮看嗎?就我所知道的就有不下于三種蠱具有傳遞信息的作用。"高冷哥開口說道。

    一想到自己的身後有個神通廣大的人在盯著我們,我這心里也有些慌了,開口說道,"那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靜觀其變。"高冷哥開口說道,"看看他到底想干嘛,以他的能力,想殺死我們完全可以在無形之中就搞定了,但他到現在都還沒有動手,也就是說,他或許並不想殺我們。"

    雖然高冷哥這麼說了,但我還是感覺有些陰冷,看著面前張筱雨的死狀,我想著就算是被那些紙人附身而死,也不想這樣死啊。

    ps:

    感謝煽情的哪吒提出的幾點漏洞,的確是我疏忽了,我已經注意,並且修改了,另外關于書評區的問題,應該是副版主覺得該評論不好,所以屏蔽了吧,為了防止再發生這種問題,以後大家有什麼建議就直接加我qq42898772和我說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