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九章找死

第七十九章找死

    "周小蠻那妮子怎麼在這?"黃大仙這時候也不由得輕聲咦了出來。

    我沒有說話,這時候我已經不想去思考周小蠻為什麼會這麼巧出現在那兒了,看著那武當山的青年走過來,我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怒極反笑,如果此刻有人掀開我的面具去看的話,絕對會被我猙獰的表情給嚇到。

    "王盼!"黃大仙這時候叫了我一聲。

    我依舊沒有說話,面具下的眼楮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青年,胸中的怒意宛若火焰一般熊熊燃燒起來,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都開始變得炙熱起來。

    "該死,我就知道失去了哀念之後會是這種情況,失去四分之一的情緒後,其他的情緒會更加容易出發,這小子的腦子已經完全被怒火給充滿了。"黃大仙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那火雲道人這時候也對著進來的青年開口說道。"維子,這次我肯定會幫你討要回來公道的,你就放心好了。"

    被叫做維子的青年這才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師叔,這次多虧有您,否則別人還真以為我武當山無人。"

    風雲道長冷笑一聲,"好話可都被你們武當山的人給說了,打不打,一句話,別浪費老夫時間!"

    我冷冷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這時候周小蠻已經慢慢從地上爬起來了,她呆呆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似乎也是感覺到維子這人不好惹。自己這一下是要被白白推了,周小蠻的眼眸中也閃過了一絲落寞。

    那絲落寞雖然只是在周小蠻的眼眸中一閃而過,但一直關注著周小蠻的我,卻的的確確捕捉到了。

    因為我看到周小蠻膝蓋的地方有一絲絲血跡順著道袍溢了出來,顯然,剛才那維子的舉動讓周小蠻磨破了膝蓋。

    她看了一眼維子,最後嘆了一口氣,就想要轉身離開。

    我內心一緊,冷聲開口說道,"那位女娃等一下。"

    我清楚自己現在的身份是高冷哥,所以也不敢直接叫周小蠻的名字。怕周小蠻把我給認出來,所以只能叫她女娃。

    周小蠻怔了一下,看著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似乎是在問我是不是叫她。

    我點了點頭,輕聲開口說道,"剛才你是否被那武當山的弟子給推倒了。"

    "喂,你什麼意思,想找事是不。"維子听我這麼說,連忙開口說道。

    一旁的風雲道長也有些好奇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好奇為什麼我在這時候會忽然說出這句的話,這個地方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地方,一切都用拳頭來說話。別說是被推一下了,只要不觸及到各門派之間的底線,就算是當街殺人也沒有什麼,事實上,這鬼市每天也總會有人被殺。

    這不過是被人給推倒罷了,根本不算什麼事情。

    甚至有人覺得我有些大驚小怪了。

    但等到所有人都看清楚周小蠻的樣子後,眼眸中都帶著一點兒揶揄的神采,估計是以為我看上了這個小丫頭了。

    "想打就打,別磨磨唧唧的和一個娘兒們似得。"火雲道人開口說道,"你還想說什麼呢?"

    周小蠻這時候也注意到事情不對勁了,有些怯生生的看了我一眼,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閉上了嘴巴,開口說道。"多謝前輩關心,晚輩方才是自己摔倒的。"

    我皺起了眉頭,知道周小蠻這是不想要再多生事端了。

    我還記得當初我剛認識周小蠻的時候,一個很是刁蠻的小女生,那時候是她師父王開山在照顧她,而現在,王開山為了我死了,死之前讓我保護和照顧周小蠻。

    我就是這麼照顧的嗎?那個刁蠻任性的周小蠻,和面前這個畏畏縮縮的周小蠻,似乎是在無形之中用力的抽我的耳光。

    很疼。

    忽然我感覺自己很是無能,但卻又生不出那種悲哀的情緒,這種情緒轉換為憤怒,讓我的腦海都被怒火開始燒的有些失去理智起來了。

    "我認得你師父王開山,女娃,有事情你直說便好,今日我便替你討要一個公道。"我知道周小蠻肯定覺得我對她不安好心,所以才會隱藏,輕笑著開口說道。

    但無論我怎麼想要壓下內心的怒火,卻發現那怒火根本就壓不下來,在這種憤怒的情況下,我感覺到自己的眼楮越來越熱,越來越熱,就好像是有人用火在烤我的眼楮一樣。

    周小蠻的眼楮一亮,但很快卻又暗淡下來,她有些苦澀的笑了笑,開口說道,"多謝前輩關心,晚輩方才真的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我知道這一次,周小蠻是怕給我帶來麻煩。

    真是一個傻丫頭。

    就在我剛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維子開口說道,"喂,我說你個戴面具,畏首畏尾的家伙,你墨跡好了沒有啊,怕了就直說,不要給我在這里繞彎。"

    听到維子這話,我反而輕聲笑了出來,這是憤怒到達極限的表現,我看著周小蠻,用盡自己最後的冷靜,輕笑著開口說道,"小蠻,不用怕事,我這便為你討要一份公道過來。"

    "還討要公道呢,你也不稱稱自己有幾斤幾兩!"維子在我身後冷笑著開口說了一句。

    我直接轉過頭去,冷冰冰的看著維子,面具下面的眼眸散發出一股妖異的紅芒,攝人心魄!

    "你!"維子還想要說些什麼,但當他看到我的眼楮後,整個人都懵了,和一個傻子一樣呆呆的看著我。

    "維子!"這時候火雲道人也注意到維子的不對勁了,趕緊開口說道。

    而我這則感覺到自己內心所有的負面情緒都往著自己的眼楮涌了過去,這種宣泄的感覺讓人感覺很是舒服,我甚至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這時候我讓維子做什麼都可以。

    維子已經被我徹底掌控在手心了。

    我對著維子冷笑一聲,開口說道,"跪下!"

    "維子,別跪!"火雲道人的聲音亮如洪鐘,震得人腦袋發昏,但維子卻好像什麼都沒有听到一樣,直直的跪到了地上。

    嘩!

    在場的所有人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傻傻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

    維子是誰?

    武當山掌教的親生兒子啊,要知道武當山的掌教平日里是不出門的,那麼經常出門在外的維子在某些方面可以說是代表著武當山。

    而就在這個時候,維子竟然在我的一聲令下直接就跪了下來。

    這對武當山的打擊無疑是很大的。

    火雲道人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冷聲開口說道,"妖術,小子你用的什麼妖術,趕緊給我解了!"狀雜爪血。

    我沒有理會火雲道人,而是對著維子繼續開口說道,"對她磕三個頭,說一句奶奶我錯了,我不應該推你。"

    雖然目光依舊還是很呆滯,但維子的身子這時候也怔了怔,但很快,他就迅速的在地面上咚咚咚的磕了三個頭,對著周小蠻開口說道,"奶奶,我錯了,我不應該推你的!"

    如果說剛才維子跪下來的舉動是在人群中丟下了一個炸彈的話,那現在說的話顯然就是丟下來一顆原子彈了,還是重量型的那種。

    在場的人都錯愕的看著我,這時候就算是個傻子,也清楚面前的這一幕顯然是出自我的手筆了。

    周小蠻更是可愛的張大了嘴巴,一臉驚訝的看著我,顯然沒想到我竟然就這麼大的本事。

    就在這時候,黃大仙忽然開口說道,"小心!"

    還沒等我反映過來,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能量從我的身後傳來,火雲道人的聲音也隨之而來。

    "小子,找死!"

    ps:

    第一更,剛到學校,這張是在車上寫的,今天的更新可能會少一點,我盡量五更。求一下鑽石,馬上月底了,大家有鑽石的都投一下,不知道有沒有鑽石的也都點一下,麼麼噠~~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