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三章報復第五更

第八十三章報復第五更

    黃大仙听完我說的話後也沉默了,這之後我也和那幾個人觥籌交錯,當知道了我是青魚後,每個人都露出了震驚的樣子。畢竟青魚喝退天雷這事情在玄門還是很出名的,要知道那可是天雷啊,普通修士一個個都怕的要死,渡劫都跟要死掉了一樣,但這人人聞之都害怕的天雷卻在青魚手下和小角色一樣。

    雖然我並不是高冷哥,但這時候卻也不能否認,所以也跟著他們一塊兒聊了起來,那幾個人聊著聊著,也都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知道這下子重頭戲來了,雖然我清楚能讓他們為難的事情,對于我來說。肯定是難于登天了,但我這時候還是要提一句,畢竟黃大仙對那聚氣玉如意還是很渴望的。

    我抿了抿嘴,開口說道,"幾位看起來似乎有些心事啊,不知我能否幫到一二。"

    "說來有些慚愧,的確是有些事情。"其中一位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笑容也有些不自然。

    我抿了抿嘴,開口說道,"但說無妨,若是老夫有什麼可以幫到的地方,絕無二話。"

    "事情是這樣的。"剛才那開口說話的人想了想,說道,"十天前。玄青鬼市來了一個人,此人倒也不算是什麼大奸大惡之輩,但有個壞毛病。"

    "什麼?"我開口說道。

    "此人拿了東西,根本就不打算給錢,我們鬼市里面不少店家都深受其害,但他實力高超,就算是玄青長老,都對她的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所以......"那人開口說道。

    我皺了皺眉頭,原來是人禍。

    但連他們都沒有辦法的人。我能有什麼辦法啊,我也沉默了下來,看來這個聚氣玉如意我是沒有這個福分了。

    就在我這個念頭剛升起的時候,那人就開口說道,"此人自稱是李余,就住在那斷天涯當中,如果前輩方便的話,不知道能否幫我們去和他說說話,就說,我們幾位店家願出薄禮一份,只是,只是......"

    "只是希望他不要再來難為我們了。"另外一個人開口說道。

    听到這話後,我也愣了一下。李余?

    沒想到竟然是李余,想起來那個在鬼域一腳踹飛夜叉,直接打爆夜叉的胖子李余,我也愣了。

    似乎我此行的目的之一,好像就是去斷天涯找李余吧,我本來以為是多難的事情,卻沒有想到竟然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當然,這事情換做是別人,還真不一定談的下來,即使是我心里也沒有太大的底氣,畢竟那李余只是讓我去找他,並沒有說明白我們之間的關系,我也不肯定我說的話他會相信。

    不過想想如果只是帶一句話,如果成功的話。就可以免費得到一個聚氣玉如意,也是挺劃算的,所以我也開口說道,"這個聚氣玉如意,你們先拿回去吧。"

    見我這麼說,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變,一開始說話的那人更是直接開口說道,"青魚大人,您可不要拒絕啊,這事情可能也就只有您能為我們主持公道了。"

    我也苦澀的笑了起來,開口說道,"我又沒有拒絕,這樣吧,我和那李余也算是有一點兒交集,我去和他說一下,如果他答應的話,我再來拿玉如意,如果不答應,我也不好意思拿。"

    "不管成功與否,這聚氣玉如意是我們孝敬給青魚大人的禮物......"那人說到一半,我便攔住了他,開口說道,"你也不必多說什麼了,無功不受祿這話我很清楚,若是我什麼都不做,就拿了東西,我這道心可就破了啊。"

    最後他們好說歹說,我才先拿著那聚氣玉如意離開,但還是再三強調了,如果這事情不成功的話,我會把聚氣玉如意還給他們的。

    這之後我們又吃喝了一點,我這才把下半臉部分的面具重新戴了上去,在其中一個人的安排下,朝著客棧走去。

    我和周小蠻兩個人剛走進客棧的房間,還沒有等周小蠻告辭。

    我就終于忍不住兩眼發黑,踉踉蹌蹌的摔倒在地,剛才那火雲道人的一擊本就讓我受了傷,我咽下去了血,就把這傷悶住了,現在又拖延了這麼多時間吃飯喝酒,到了客棧,松了一口氣後,終于忍不住了。

    "前輩!"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最後听到的是周小蠻的輕呼聲。

    我用最後的力氣開口叮囑道,"千萬不要把我的面具拿開,也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我受傷的消息。"

    話音剛落,我便失去了意識。

    -----

    火雲道人背著王維剛回到了自己住著的客棧,看著已經暈厥過去,但臉上還滿是痛苦的王維剛,火雲道人也嘆了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今天的確是有些太過于魯莽了,竟然害的自己的師佷雙腿斷了。

    這回到師門可怎麼和自己的師兄交代啊!

    冷靜下來想想,火雲道人也有點懊悔,一是懊悔自己太容易動怒了,二就是自己對那神秘面具人也太過于害怕了一點。

    仔細想想,自己偷襲他的時候,他也防御了,防御的力度也並不強,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樣。

    這時候火雲道人的心里忽然響起了一個膽大的念頭,那人,實力該不會沒有自己所想的那麼強吧,又或者說雖然是強,但也不會比自己強到哪里去?

    不然沒理由這麼輕易就放過自己啊。

    如果是自己在那種情況下,早就動手殺人了!

    人就是這樣,別人越是對他留手,他就越是覺得對方並不是自己所想的那麼厲害。

    如果我知道這時候火雲道人所想的話,也會後悔自己那時候太容易就放過他們了。

    火雲道人嘆了一口氣,開始處理起維子的傷口來,只是骨折的話,還是挺好處理的。

    先讓客棧的小二去幫自己買些草藥,然後用了止痛符,清神符,通血符,才讓已經昏迷的維子臉色稍稍好了一些。狀東叉巴。

    等到幫他把那些草藥弄好,把腿骨固定好後,維子這才幽幽的醒了過來,醒過來後,看到火雲道人,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陰狠,"他竟然弄斷了我的腿,師叔,我要那小子不得好死,那小子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什麼會讓您都如此忌憚啊。"

    火雲道人苦澀的笑了笑,"他的手里有玄青鬼令。"

    听到這的時候,維子也深吸了一口冷氣,"玄青鬼令?那這仇我們報不了了?听說能有鬼市令牌的人,無一不是玄門大能啊。"

    說完後,維子的眼神也有些暗淡。

    看著維子黯淡下來的眼神,火雲道人也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話是這麼說沒有錯,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那人沒有我所想象的那麼厲害。"

    說完,火雲道人也把自己的猜測說了一下。

    然後兩人也都沉默了下來。

    最後維子開口說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應該有兩種可能,第一,他本身就沒有那實力,是騙我們的,不過這可能性不大,玄青鬼令這東西可不能仿造,那麼應該是第二點了,他受傷了,而且是很重的傷,我們這一次可算是讓武當山的面子都丟光了,如果此子不除,我武當山的顏面何在?"

    "所以你的意思是?"火雲道人這時候也回過神來,看著維子開口說道。

    "我通知一下我爸,讓多派一些高手過來,到時候配合上師叔您,定要誅殺此人!"話音剛落,維子的眼眸中也閃過了濃郁的陰狠,"趁他病,要他命,過了這個時間,可就沒這麼好的機會了,師叔您怎麼看?"

    "可以!"火雲道人想起來自己剛才的舉動,眼眸中也滿是懊悔。バ

    ps:

    不負眾望,第五更搞定,求一下鑽石,咱們還差幾十票就第一了,加油啊!另外,我剛才也發現了一個漏洞,主角戴面具,不好吃東西喝茶,想想,大家就把面具當成是那種上下部分可以拆卸的那種面具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