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九章波瀾暗涌

第八十九章波瀾暗涌

    听完黃大仙的結論,我也有點迷糊,運氣太好了,所以才出現這種狀況嗎。想想還真的是,本身張道陵的天賦就極強,不然也不可能創造了龍虎山這種道教聖地,又加上龍虎丹的作用,但也正是這樣,才會出現斬下的念頭竟然能夠化成一個新的個體這種情況。

    我想了一會兒,還是覺得斬三尸距離我還是比較遠的,畢竟我的基礎還是很差的,至于殺人,雖然黃大仙說的很雲淡風輕,但我心里還是有些打鼓。

    畢竟從小我學的都是法治社會,這玄門的另外一套生存的法則如果要是接受的話。可就真的把我的三觀都要改過來了。

    我嘆了一口氣,不讓自己想這麼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走出了客棧,先去風雲閣告訴風雲道長,李余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後,也就打算離開這個玄青鬼市了。

    我潛意識里面覺得,自己這時候應該要早點離開玄青鬼市,畢竟不管是之前在斷天涯黃大仙和我說的,還是剛才那個神秘人和我說的話,這個玄青鬼市和外面那個村莊都有些詭異。

    此地不能久留!

    我腦海中只有這一個念頭,當然。最關鍵的一個原因就是。我想趁著晚上,去那個神秘的村莊看一看,昨天白天的時候,因為那個道門中人,我只能選擇離開,現在他應該已經離開了,此次去神秘村莊,說不定還真的可以讓我發現什麼東西。

    畢竟就現在掌握的線索來說。我還真的想不出來斷天涯的那些鬼氣和外面那個神秘村莊有什麼聯系,更不用說,這里面還和我有直接關系了。

    另外,我更加好奇的一點就是,為什麼這件事情要瞞著黃大仙?

    這是關鍵。

    離開玄青鬼市的時候,守門的那個玄青長老和我之前進來的時候一樣,閉著眼楮在假寐,見我出來了,也睜開了眼眸,開口說道,"要走了?"

    我點了點頭,"這次來這里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好了。"

    "今天白天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女人出去了,可能就是那個你要找的女孩子。"玄青長老輕笑了一聲,開口說道。

    "這個我知道。"我也想起了周小蠻,心里不由得有些擔心,也不知道她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听黃大仙說,她現在的狀況應該不是很好吧,可惜,我並不能幫到她什麼。

    離開玄青鬼市的時候,我總感覺那玄青長老在盯著我看,這讓我心里也是一緊,更加確定了黃大仙說的,走了幾百米,轉過一個彎的時候,這才感覺到後面的視線已經消失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按照黃大仙的吩咐,把自己腰間的玄青鬼令拿了出來,就地挖了個坑,埋了進去,這才走到之前送我面具的老頭攤子前,把面具摘下來,再三對他說了謝謝之後。

    這才離開這里,朝著那神秘山莊的位置走去。

    這時候夜色也已經有些晚了,說實話,換做是之前,在這種情況下,走這種夜路,我肯定會感覺害怕,但現在也不知道是因為我自己的修為提升了,還是我失去了哀念,竟然並沒有感覺什麼。

    走到那山洞前面時,也深吸了一口氣,我沒想到這次來長沙,竟然會發生這麼多事情,我冥冥之中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次在長沙的事情,似乎,那雙操控我人生軌跡的大手,依舊在我的身後。

    那龐大的陰影籠罩著我的人生,我就像是一個木偶一般,任其擺布。

    走一步是一步吧。

    我嘆了一口氣,走進了山洞。

    而在我走進山洞後,從一邊的大樹後面,走出來三個人,如果這時候我在場的話,肯定一眼就認出來,這三個人的兩個正是維子和那火雲道人,還有一個是穿著白色道袍,一臉仙風道骨的老人。

    本來已經被我給打斷了腿的維子,這時候腿上竟然已經好了。

    "你們可確定了,就是方才那人?"那個仙風道骨的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開口說道。

    "是的,師伯,就是那人打算了我的腿!"維子惡狠狠的開口說道。

    火雲道人想了想,開口說道,"雖然他本身有一些變化,身上帶著的劍不是以前的那把劍了,但我還是認得出來,就是那人,因為那個面具我打死都忘不了,只是沒有想到,此人竟然才只有頂上三花的實力。方才如果不是師兄您攔著我,我就要上去誅殺此人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不相信一個頂上三花的人能有資格擁有玄青鬼令,所以這里面肯定有蹊蹺,說不定這是對方在故弄玄虛,就是想引出一些暗地里對他圖謀不軌的人,我們的人還沒有完全趕到,掌教已經在準備出關了,所以我們還是不要打草驚蛇,先跟著他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到時候我們的準備才會更加充足。"那仙風道骨的人開口說道。

    "還是師兄英明,未雨綢繆。"火雲道人連忙開口說道。

    這時候,那仙風道骨的人忽然想起了什麼,摸著自己的胡子開口說道,"對了,火雲,你方才說,此人之前用的是另外一把劍,那把劍是什麼樣的?他現在這把劍我一眼就看得出來是藏紋漢劍,藏紋武器非玄門尊貴之人不能用,這也是我之前為什麼沒有讓你出手的原因。"

    火雲道人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那把劍從氣息上來看,也是藏文漢劍,劍身通體呈黑色,不過上面鎏了金,那金的線條特別奇怪,怎麼說呢?我還是畫給你看吧!"

    說完,火雲道人從一邊取過一根樹枝,在地面上劃了起來,那仙風道骨之人看著火雲道人畫的長劍,臉色也越來也難看,過了好一會兒,這才深吸了一口冷氣,開口說道,"你確定,那人之前用的是這把長劍?"

    火雲道人有些迷惑的開口說道,"莫非這把長劍有什麼玄機不成?"

    仙風道骨的人嘆了一口氣,"看來我們這一次踢到大石頭了,先回去吧,這次回去,我會讓掌教發一個玄門令的!"

    "玄門令?為什麼要發玄門令通告全玄門?難道要誅殺此人還需要做這事不成?"維子愣了一下,連忙開口說道。狀團豆血。

    "自然了,那段時間,你還小,火雲正在閉關,所以沒認出來也是情有可原,不過火雲,你應該听說過烏金漢劍和青魚大人的事情吧。"仙風道骨的人看向火雲道人,開口說道。

    火雲道人深吸了一口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仙風道骨之人,"你的意思是說,此人是......"

    "沒錯。"仙風道骨的人點了點頭,"他就是那個一聲喝退天雷的青魚大人,如果你見到的那把劍不是幻覺的話。"

    火雲道人這時候也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了,當初他听到青魚斬天雷,斥天雷的時候,還崇拜過此人一段時間,覺得修士當如此人,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和這個青魚大人起了沖突,似乎,接下來武當山還要發玄門令。

    那可是玄門令啊,全玄門之人只要見過此人,都可以上武當山提供線索,發出這東西後,就意味著,不死不休了。

    "可不可以不戰斗?"火雲道人這時候也有點兒怯戰了。

    一想起對手是那人,他就有些邁不開腿了。

    仙風道骨之人冷笑了一聲,"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那時候也就是我和掌教兩人閉關斬自我罷了,否則哪里能讓那南疆巫鬼放肆,雖然我們沒能斬掉自我,但卻已經到了斬善念巔峰了,對付他還是綽綽有余的。我武當山不可辱。"

    不知道為什麼,火雲道人感覺有些後悔把這事情告訴武當山了。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