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三章殺光世間負我之人

第九十三章殺光世間負我之人

    听到這聲音後,我的心頭一緊,呼吸也變得有些急促起來,我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如果再往前跑。被追上了,露出來的就是後背,反正現在已經跑不掉了,不能讓自己的情況再危險了,所以我也就停了下來,轉身面對著那個追向我的人。

    "跑啊,怎麼不跑了,我還沒有追夠呢。"見我竟然停下來了,那個人也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語氣中帶著強烈的戲謔。

    我知道,他這是把自己當貓。把我當老鼠了,在我老家。貓抓到老鼠並不會馬上就吃掉,而是會先玩弄一下老鼠的。

    我冷冷的看著那個人,沒有說話。

    那人見我不說話了,也沒有動手,而是從那黑袍中探出來一只瘦如雞爪的手,掐指也不知道在算些什麼,旋即看向我,開口說道,"原來我以為只是一條小雜魚,沒想到壞了我事的人竟然是這麼一條大魚。這可就讓我有些難辦了。有些人可不想要你死啊!"

    听到這個人說的話後,我也愣了一下,有些人不想要我死?

    那些人是誰,為什麼不想要我死?

    不過這也就說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不想要我死的人,顯然和這個穿著黑袍的人有關系,而這個黑袍人負責的事情就是這個小村莊,這也就是說。黃大仙之前在斷天涯和我說的話是正確的,這個地方,和我有直接關系。

    我深吸了一口氣,剛想開口說什麼,就听到心魔開口說道,"別掙扎了,以你現在的實力,和對方打根本就沒有任何勝算,把身體交給我,我來幫你。"

    "閉嘴!"雖然我清楚事情有些不太妙,但我還是開口拒絕了心魔。

    我雖然不清楚就目前而言發生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但顯然,心魔對我絕對沒有什麼好心,越是這種情況,我就越是不能听他的。

    之前用哀情緒,換取了到頂上三花的實力已經讓我很虧了,害的我現在的基礎都不充實。

    "別這麼隨意就拒絕我,你應該清楚,我們兩個是共享同樣的記憶,只是思考問題的方式不一樣罷了,準確的說,我就是你,這個世界上,你能相信的人也就只有你自己不是嗎?想想,你之前這麼信任黃大仙,現在呢?他在哪兒?是誰通風報信的,是誰逆轉你的真氣的?"心魔開口說道,他說的話,字字誅心,讓我的心情也迅速跌倒了谷底。

    我沒有說話,我知道,心魔在這時候說這話,就是想要引起我哀念的共鳴,找不到情緒來替代這個哀念的話,我的身體就會被他給控制,所以我現在雖然對黃大仙的莫名舉動而感覺到不安,但還是強忍著沒讓自己有太多心情波動。

    "讓我想想,我應該怎麼對待你才好!"那個黑袍人這時候也一步步的朝著我走過來,那如山岳一般厚重的氣勢也直接壓在了我的身上。

    我感覺到周圍的氣勢忽然變得無比的壓抑起來,身體就好像是被放進了一個重壓艙內一樣,空氣從四面八方朝著我擠了過來。

    這種壓力讓我的呼吸都開始變得無比的不順暢起來,我死死的咬著牙,捏著拳頭,強忍住這種快要讓我崩潰的壓力來。

    見到我竟然還在強忍著,那黑袍人也冷笑著開口說道,"這樣好了,殺也殺不了你,但不殺你,我這心里也有些過不去,你給我跪下,磕個頭,讓我享受一下被正一道祖師爺張道陵磕頭的快感如何?"

    說完,周圍那從四面八方擠過來的氣勢風向陡然一變,似乎化作了一座巨山壓在了我的身上,我只感覺到自己的膝蓋一軟,差點跪下來,但我還是強行撐住了,撐住了的代價就是我用肉體硬生生的扛下來,剛恢復過來的內髒再次受到了創傷,噗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我急忙運轉起自己體內的真氣,一邊化解著從黑袍人那邊傳過來的壓力,一邊去恢復著自己受到損傷的內髒,真氣開始迅速的消散下去,氣海中三朵明亮的金花這時候也迅速暗淡下來。

    "再這麼下去就要完蛋了,得想個辦法才可以,黃大仙,你到底怎麼了,說話啊!"我有些心急的在自己的內心吼道。

    "你還指望著那個叛徒?"心魔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你應該清楚他這時候不說話到底意味著什麼,你也應該清楚,他是不是真的背叛了你,如果他沒有背叛你的話,這時候為什麼不說話。"

    "如果他沒有對你有異心的話,他明知道血刃的煞氣會產生心魔,為什麼會讓你吸收血刃的煞氣?"狀共聖才。

    "明知道小幽去了小鬼域會被抓走,為什麼會讓你帶著小幽去佛山?"

    "明知道很多事情,為什麼不告訴你?"

    "為什麼在無人村的時候,他會忽然消失?"

    "他又為什麼忽然為了你放棄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身體?他真的有真麼無私?"

    "明知道用封山法,會引起對方警覺,他又為什麼會讓你用出來?"

    "這些東西你能解釋的清楚嗎?"

    心魔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一把刀子捅在了我的心里,本就千瘡百孔,脆弱不堪的內心在心魔的一句句話前面,變得更加的脆弱。

    心魔的話直接隔開了我的內心,將那些我不想面對,不想要去想的事情全都一股腦的都拋出來。

    我的心神也開始隨著他的話語開始變了,原本漆黑色的眼眸,這時候也開始慢慢的涌上來一絲血紅。

    "不要說了!"我歇斯底里的開口吼了一句,這聲音與其說是憤怒,不如說是祈求。

    "為什麼不要說?這些明明就是事實,他為什麼要這麼做,答案無非就是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想要利用你,我知道你現在說服自己相信他的理由是他有無數個機會可以害了你,他明明可以直接殺你,但他沒有去做,是不是?"心魔步步緊逼。

    他的話讓我的腦袋都快要炸了,這時候身外的那些壓力似乎已經不存在了,來自心里的壓力已經完全瓦解了身體外的壓力。

    這也讓那個黑袍人輕聲咦了一句,顯然對這種情況充滿了好奇。

    而我則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腦袋,開口大吼道,"你別說了,我求求你別說了!?"

    "我就是要讓你認清楚這個人!"心魔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因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可不想看到我自己這麼傻。"

    "我之前說了,活著的你比死了的你更有價值,控制住活著的你,能讓事情朝著他自己想要走的方向形式,這些日子,你難道沒有發現,自己好像越來越陷入別人的圈套里面去了嗎?試問,如果他有自己的肉體,你會這麼信任他嗎?試問如果他沒有住進你的氣海里,你會一絲不苟的跟著他做嗎?"心魔冷笑著開口說道。

    "啊啊啊啊啊!"我忽然感覺自己很難受,但仔細去感受,卻發現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難受到底是什麼滋味,這種憋屈的感覺促使著我開始瘋狂的咆哮起來。

    試圖用嘶吼和吶喊去發泄內心憋屈的感覺。

    "被人背叛了的滋味不好受吧,人就是這樣,不是你對人好,別人就會對你好,掏心掏肺換來的可能就只是狼心狗肺!"心魔開口冷笑著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眼楮中的灼熱感也更加強烈起來。

    "來吧,把你的身體給我,讓我幫你殺光這世間辱你之人,讓我幫你殺光這世間負你之人!"

    心魔蠱惑的聲音在我心靈深處響起。

    我睜開眼楮,狀若瘋魔。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