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四章殺意滔天

第九十四章殺意滔天

    就在這時候,一道文字在我的心頭一閃而過,我迅速的想要去抓住這段文字,卻還是慢了一步。只抓到了最後一段。

    "今日在此立一碑,逆我之人立死!跪亦死!"

    我不由得將這句話念了出來,念完後,感覺自己的眼楮上的灼熱感愈加的強烈起來。

    這句話在我的心頭不停的徘徊。

    逆我之人立死!

    跪亦死!

    我的情緒開始有些無法控制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勢以我為中心,直接盤旋開來,朝著四面八方涌動起來。

    瞬間沖向了面前的那個黑袍人,強大的氣勢直接將黑袍人的兜帽都給吹了起來,露出了一張蒼白,臉色驚訝的臉。

    很快,那黑袍人的臉色就被憤怒所代替,那感覺就好像是。自己正在欺凌一個螻蟻,但這螻蟻卻好像比自己想象的更厲害。竟然反咬了自己一口一樣。

    "七殺令?"那黑袍人看了我一眼,冷笑了起來,"看來不殺你不行了,沒有想到你竟然能悟到七殺令,看來你已經開始有些不受控制了。"

    我感覺自己的理智也隨著眼眸中的灼熱,開始一點點的消散,有的只是無盡的空虛,和憤怒,力量宛若不間斷的源泉一般迅速的朝著我的心頭涌了上來。

    我不知道什麼是七殺令。

    我也不清楚他們到底在玩什麼把戲,想要利用我什麼!

    只要我把這世界上所有對我有壞心思。所有想要利用我的人都給殺光!

    就不需要管什麼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智謀都是一個笑話!

    殺殺殺殺殺!

    "沒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心魔的聲音也開始變得興奮起來,顯然面前的這種狀態對于他來說,也無比的刺激。

    "繼續,繼續,殺光這些人。殺殺殺,不需要去顧慮什麼!"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回報天,你就是天,逆你之人就要死,跪亦死!"

    我的心神也隨著心魔的話語,開始變得更加的嗜殺起來。

    這時候我已經沒有任何理智可言了,眼眸中的修羅眼這時候也開始迸發出強大的威力,那黑袍人和我對視的一瞬間,整個人就好像是丟了魂兒一樣。

    我迅速的拔出血刃,血刃上的血色光芒在我拔出它後,變得更加的耀眼起來。

    這時候,那黑袍人也反映過來,大罵了一句該死。

    "去死吧!"我腳掌在地面上猛地一蹬,整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朝著黑袍人沖去,人的身體加上手里的血刃,就好像是脫了膛的炮彈一樣。

    轟!

    我迅速的沖到了黑袍人的面前,體內的力量涌動著,一劍朝著黑袍人狠狠斬去。

    "啊!"黑袍人還沒有反映過來,手臂直接被我的血刃給劃到。

    一股死氣直接在黑袍人的手臂上開始蔓延開來,黑袍人的情緒也開始波動起來,"該死,該死,該死!"

    龐大無比的氣勢從黑袍人的身上涌動起來,黑袍人用手一拍自己的手臂,原本蔓延開來的死氣也停止了下來。

    這時候我的身體一扭,整個人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直接朝著黑袍人沖了過去,手里的血刃宛若狂風暴雨一般直接朝著黑袍人一劍劍的斬去!

    鏗鏗鏗鏗!

    每一劍下去,我都能從黑袍人的身上感覺到一股反震的力量,我的身上迅速的被勁氣給劃開一道道傷口,但越來越多的力量涌上來,那些剛出現的傷口,直接就復原了。

    身體好像是快要爆炸了一般,這種充實的感覺讓我開始嚎叫起來。

    戰斗,戰斗,戰斗!

    只有不停的戰斗,發泄掉自己身體里面涌上來的力量,我才會不那麼難受。

    負面情緒全都沖上了我的腦袋,我整個人和瘋了一樣,一劍接著一劍朝著黑袍人斬了下來!狀共雜劃。

    這時候黑袍人也緩過神來,在防守的同時還朝著我反擊。

    我卻渾然不顧他的反擊,一心一意只管著攻擊。

    殺殺殺!

    殺死面前的這個人就好!

    連黃大仙都背叛我了,這世間便再無人可信任了,我能靠的就只有我自己!

    與其這麼被人欺騙,背叛,利用下去,不如把身體給心魔,換一個痛痛快快在人間,多好!

    我的呼吸開始變得炙熱起來,吼道就好像是被點著火一樣。

    我身上不停的出現一道道新的傷口,那件張道陵傳下來的道袍,在這種激烈的戰斗中,也開始慢慢的變得破碎起來。

    道袍是不能恢復了,但身上出現的那些傷口,除非是致命傷,否則在剛出現的一瞬間,就會馬上被瘋狂涌上來的真氣給彌補恢復過來。

    我發現,越戰,我的戰斗技術就越是嫻熟,原本腦子里面空洞洞的哀念,這時候也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侵佔進來了。

    整個人變得瘋魔一般。

    黑袍人這時候也意識到不對勁來,看著越戰越勇的我,他心里也有些害怕,早知道這樣,剛才自己應該直接就殺死他的。

    現在好了,自己變得這麼被動!

    黑袍人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有些疲于奔命起來,雖然自己體內的真氣還有很多,但看著面前這個真氣宛若無底洞一般的人,他也萌生了退意。

    殺又殺不死他!

    再這麼打下去,非得活生生被他給耗死不可。

    雖然黑袍人這個想法說起來有些滑稽,畢竟他可是斬了惡念的存在,比起頂上三花之人,真氣厚度可謂是天壤之別,按理來說,只要自己不想要秒殺對方,完全就是自己活生生的耗死對方啊。

    現在情況卻完全反過來了,自己非但不能秒殺一個小小的三花境存在,反而陷入被動,一旦出現錯誤,就要被面前這個瘋狂的三花境給殺死。

    而且看樣子,似乎對方體內的真氣,比起自己來,要更加的厚實啊!

    想明白了這一點後,黑袍人深吸了一口氣,做了一個雖然恥辱,但卻不得不做的決定。

    "跑!"

    做了這個決定後,黑袍人故意漏出了一個空缺,果不其然,已經陷入瘋狂的對方腦子都不動一下,直接就鑽了進來。

    他一個偏身,用手臂的一道傷口,換取到了一個逃跑的空隙,二話不說,直接朝著山上掠去。

    看著迅速消失在我視線中的黑袍人,我冷笑了一聲,腳掌一跺,整個人迅速的朝著黑袍人追去。

    "想跑?你想要往哪里跑?既然你選擇對我動手了,那你就留下吧!"

    我大笑了一聲,開口說道。

    我和黑袍人之間的距離也迅速的接近著,黑袍人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滿頭大汗,"你不能殺我,你要是殺了我,你就入魔了,你的意識就不再是你了!"

    "聒噪!"我冷笑了一聲,直接提起血刃來,一劍迅速的朝著黑袍人斬去。

    這時候心魔也瘋狂的笑了起來,"好好好,就是這樣,對了,就是這樣,敢和你做對的人,就要這樣殺死對方,殺了他們,看看誰還敢和你做對,誰還敢算計你!"

    我的眼眸一紅,手里的血刃更加毫不費力的斬了出去,黑袍人這時候也注意到不對勁來,連忙轉過身來,想要抵擋我這一劍,但還是晚了一點。

    這一劍直接斬在了他的胸口,劃拉開一道恐怖的傷口,鮮血汩汩涌了出來。

    "噗!"黑袍人直接噴出了一口血,看我的表情也帶著強烈的恐懼。

    我把手里的劍一甩,血滴直接順著劍刃甩出一條線來,紅著眼眸,一步步朝著黑袍人緊逼過去。

    "不要過來,你不要殺我,我可以告訴你很多事情!"黑袍人驚恐的開口說道。

    "殺了你,我會把你的靈魂提煉成小鬼,自己問的。"

    月光下的我,宛若一頭白發惡魔。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