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百章七殺令

第一百章七殺令

    玄青鬼市三公里外的一處大山上,兩個黑袍人肩並肩的走著,一邊走著,一邊四處觀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東西。

    這時候其中一個黑袍人開口說道,"媽的,也不知道那小子躲哪里去了,這都已經第五天了,如果明天再找不到那小子,我們可就真的要被師尊給逐出師門了啊。"

    "是啊,師尊這次可不是說著玩的,這兩天他的脾氣就和火藥桶一樣,一點就炸。"另外一個黑袍人也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一開始的黑袍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開口說道,"這兩天已經有三個不長眼的家伙被師尊活生生的打死了。听師尊說的如果不是這些人之前阻攔了師尊,他早就殺掉那小子了。"

    "嘿嘿。不過咱們運氣挺好的,听說那天晚上,那兩個運輸活死人的師兄弟都被那小子給殺了,如果晚一天,就輪到我們來運輸了,到時候死的可就是我們了。"另外一個黑袍人有些慶幸的開口說道。

    "現在我們也沒比死好多少,只有最後不到一天半的時間了,要是讓我找到那小子,我非得把那小子扒皮抽筋不可。"一開始那個黑袍人開口說道。

    "別,咱們可打不過那小子。發現後就趕緊放信號讓師尊趕過來。"

    就在這兩個人一邊聊著。一邊走著的時候,卻沒有發現自己這次所尋找的那個人,此刻就躲在他們剛才經過的一處山壁里面。狀估溝劃。

    山壁里面,黃大仙看著我氣海中已經幾乎要匯聚成金丹的真氣,臉色也開始變得有些激動起來,"果然是金丹,五天了,只要再給我半天的時間。這金丹就要徹底成型了,到時候這小子可就不是現在這樣了,雖然還是沒有斬掉惡念,但卻也已經初步有了斬惡念的真氣厚度,要是再對上那個鬼域里面的夜叉,估計也能夠輕松面對了。"

    說完後,黃大仙忽然好像發現了什麼,他皺起了眉頭,"不對啊,這氣海中,怎麼感覺除了我,金丹,龍脈心魔之外,還有氣息東西的氣息?"

    一想到這里,黃大仙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認真的翻找起氣海來。

    很快,他就在氣海中找到了一塊血紅色的石塊碑文,看到這個碑文後,黃大仙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開始順著那碑文念了起來,"人之生矣有貴賤,貴人長為天恩眷。人生富貴總由天,草民之窮由天譴。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飄搖熒惑高。翻天覆地從今始,殺人何須惜手勞。負我之人曰可殺!欺我之人曰可殺!辱我之人曰可殺!輕我之人曰可殺!笑我賤我謗我者,大西王曰殺殺殺!我生不為逐鹿來,都門懶築黃金台,負我之人都如狗,總是刀下觳觫材。今日在此豎一碑,逆我之人立死!跪亦死!"

    "不可能,這不可能,這是......"看著碑文上寫著的那七個可殺之人的文字,黃大仙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順天七殺碑?"

    不對!

    黃大仙看著最後幾句,又開口沉吟道,"我生不為逐鹿來,都門懶築黃金台,負我之人都如狗,總是刀下觳觫材。今日在此豎一碑,逆我之人立死!跪亦死!這句不對啊,和順天七殺碑的碑文不一樣,順天七殺碑是誅殺逆天之人,而這碑文是誅殺逆我之人,把自己當作天,而且這個殺得也不是殺得不忠不義不仁不智不孝不禮不信七種人,這個......"

    想到這的時候,黃大仙的呼吸已經開始局促起來,"這是比七殺碑更為霸道,也更容易讓人產生殺心的七殺令!"

    一想到這個的時候,黃大仙的呼吸更加急促起來,"不可能啊,這小子怎麼可能會得到這種東西,這可是自上古以來,就被上天所盯上,判斷為逆天的東西,應該永遠不可能現世才對啊!"

    黃大仙看著面前的這個血紅色的石碑,再次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不過既然正好看到這個東西,那麼也好,我就用這東西來鑄就你小子的道心,讓你小子的金丹變成血丹,從今天開始,你就真的不是張道陵了,有了這七殺令,你小子就只是為了自己而活了,不過這七殺令的殺意卻變得更加容易引起心魔反噬,不知道你能不能扛得住了。"

    一想到這里,黃大仙又嘆了一口氣,"早知道有七殺令,我就不蠱惑你弄出心魔來激勵自己提升實力了,現在卻變得我多此一舉了,如果沒有心魔,又有了這七殺令,你就真的可以鑄就道心,但是現在,你失去了哀念這個情緒,事情就有些不太好辦了。"

    "算了,如果連這一關你都跨不過去的話,拿什麼和那個怪物去抗爭!賭一把!"一想到這里,黃大仙直接牙一咬,將手里拿著的七殺令直接打進了那已經化作了一片金湯的真氣之中。

    而七殺令進了那幾乎快要凝聚成金丹的真氣中後,竟然開始迅速的溶解起來,使得原本只有彈珠大小的金湯瞬間膨脹到了鴿子蛋大小,而在這七殺令融入到金湯中後,金湯凝聚成金丹的速度也開始加快了起來。

    最大的變化就是,原本是金色的金湯,在融入了七殺令後,竟然變成了血色,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凝聚起來。

    黃大仙看著面前這匪夷所思的一幕,心里也清楚,事情隨著這個七殺令的出現,已經徹底脫離了自己的控制,也脫離了很多人的控制。

    這一個七殺令,可以直接讓所有的不可能,直接化作可能。

    只是,不知道王盼這個小子能不能堅持的住了,只要堅持下去,肯定可以化龍的。

    "小子,我能幫你的,也就只能到這里了,接下來的,就要看你自己了!"

    那一塊血色的金湯這時候也已經凝聚成一個血丹了,在凝聚成血丹後,鴿子蛋大小的血丹宛若一個心髒一樣,竟然發出了砰砰砰的響聲。

    在血丹上,出現了一個個小若蚊子一般的文字,這些文字,正是七殺令上的那些文字,而今卻已經完全銘刻在了這顆血丹上。

    這與其說是一個金丹,不如說是一個前所未見的金丹,誰的金丹上面出現過字?誰的金丹的血紅色的?

    黃大仙激動的看著面前這個自己一手鑄造成的血丹,臉上的激動和擔憂化作一種糾結的情緒徘徊。

    挺過去,挺過去,千萬要挺過去啊,小子。

    如果你挺不過去了,那麼我也要完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黃大仙的祈禱起了作用,血丹在徹底凝固住之後,發出幾聲心跳聲,然後開始慢慢的縮小,黃大仙知道,這雖然縮小了,但真氣密度卻更大了,比起之前那樣子,要更加強盛三分。

    而在徹底定型了之後,從血丹之中開始散發出了無數條真氣絲線,這些絲線密布出來,扎在了我身體四面八方的經脈上,和我的經脈徹底融合在了一起。

    看起來就好像是我又多了一個輸送血液的心髒一樣。

    在這些真氣絲線和經脈聯通起來之後,一股股強大的真氣也順著這些絲線開始迅速的在我經脈中流淌,干涸的經脈也開始慢慢的變得充實起來。

    我之前那場戰斗遺留下來的傷口,也在這些真氣面前,慢慢的被撫平。

    虛弱的身體也開始慢慢的變得強壯起來。

    黃大仙無比期待的看著這個血丹。

    就在這時候,山洞中傳出了一道輕嘆聲,一口濁氣從我的口中吐了出來,我慢慢睜開了閉上有五天的眼楮。

    ps:

    第四更,我才想起來,我前天好像是答應要爆發的啊,天,竟然忘記了,我的鍋,我的鍋,明天一定爆發,最少五更。抱歉,抱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