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一章殺

第一零一章殺

    睜開眼楮後,感受著自己體內充盈的力量,我吐了口氣,經過了幾天的休整。我總算是脫離了重傷,成功地回復到了最佳的狀態。

    雖然不知道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我也清楚,自己算是撿了一條命了,而且體內宛若大河一般涌動著的河流也讓我感覺到經此一劫,自己的實力不退反進,竟然變得更加扎實起來了,雖然我不清楚扎實到什麼地步,但肯定比我昏迷之前要好很多。

    想起之前那種全身無力,就算是一個小孩子都能輕易殺死自己的狀態,即使是我都是不由得感覺頭皮發麻,果然生命這東西。還是狠狠抓在自己手中比較好。

    這次幸好是有了黃大仙的幻境瞞天過海,我這才能夠逃出生天,如果這一次沒有黃大仙的話,我可以料想到自己的結局,那就是我用自己瘋狂涌動的力量殺死那個黑袍人,然後我的身體被心魔給徹底侵佔。

    這種情況和死了也沒有什麼區別了。

    當然在這幾天之中,雖然我昏迷了,但還是可以感覺得到這座山也是有著前後三批人前來搜捕過,畢竟我受傷的地方就是在這玄青鬼市附近,這一圈自然也就是被重點搜索的範圍,如果沒有黃大仙幫著我隱藏氣息,並且還把山洞用幻術給掩蓋住的話,我怕是也被找到。殺死了。

    這次戰斗我之所以可以逃脫出來,並且得到這麼多對我有利的消息,說是幸運也不為過,如果不是黑袍人輕敵的話。我怕是第一個回合就會被黑袍人給斬殺了,也是因為對方的恐懼,後來我以重傷之身,還能騙他說出那些事情來,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巧合,一個根本就不可能復制的巧合。

    這一次的行動,我幾乎可以說是拿命博來的好處,要是再讓我來一次。我肯定是不敢了。

    總而言之,這場戰斗說是在刀尖上跳舞也不為過。

    這時候黃大仙也開口說道,"醒了?"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其實一直是醒著,只不過意識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封鎖了一樣,只能干著急,卻不能操控自己的身體。"

    "這和鬼壓床差不多,估計是你的身體在這段時間里面太虛弱了,動不了,而你的精神又太強了。沒什麼問題。"黃大仙開口說道。

    這時候我也意識到了一些什麼,連忙開口說道,"對了,大仙,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黃大仙挑了挑眉毛,開口說道。

    "我怎麼感覺,我這次重傷恢復過來後,實力暴增了很多啊,不是一般重傷後,實力都會有所下降嗎?"我問出了此刻我最為疑惑的問題。

    黃大仙顯然也被我的問題給問倒了,他愣了一下,開口說道,"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你的體質問題吧,不過你現在的身體和之前的對比,簡直是天壤之別,你可以內視一下氣海,我保準把你給嚇到!"

    "還賣什麼關子啊。"我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還是照著黃大仙所說的,開始內視起自己的氣海來。

    剛一看到氣海,我就有些發懵了,看著渾厚的氣海里面那五氣三花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枚圓滾滾的血丹,我不由得開口說道,"這是什麼東西啊,我的三花呢?"

    黃大仙開口說起了關于金丹,還有血丹的事情,听完後,我也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你的意思是,現在的我,在斬惡念之下無敵手了?"

    黃大仙開口說道,"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的確是如此。"

    "呼!"我被黃大仙的話給震驚的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這時候黃大仙也開口說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你已經恢復了,雖然外面有很多人在找你,以你現在的實力,肯定是可以在不知不覺間就逃離出去的。"

    我怔了怔,現在自己已經恢復了,如果想要走的話,還是可以在黃大仙的幫助下避開這些人跑走的!

    但是,我想跑嗎?

    就這麼跑了?

    對方興師動眾地前來追殺我,現在我竟然就這麼跑了?

    要知道,如果在這幾天里面,我被這些人給找到的話,那我的命可就真的沒了。

    他們想要我的命,我就要這麼輕松的放過他們?

    這不可能!

    我嘆了口氣,既然你這麼多人來追殺我,那麼我如果不還點顏色回去,也顯得太客套了,你們只有一個黑袍人能夠戰勝的了我,那麼除了黑袍人,其他過來搜尋我的那些人的性命,我就勉為其難地收下吧。

    我冷笑一聲,開口說道,"走?我為什麼要走,先收點利息過來再說。"

    "你的意思是,想要殺點人?"黃大仙怔了怔,旋即有些興奮的開口詢問道。

    "自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的眼眸中有了一絲凶光。

    "我想起了,剛才似乎有人在這個山洞前面搜查過,那麼在距離這個山洞不遠就肯定有一個小隊,我們這就動手。"黃大仙開口說道。

    "好,我正好也可以適應一下我現在的力量。"我腳尖移動,整個人朝著山洞外邊爆射而出,眼神凜冽地看著前方,嘴角掛上一絲冷笑。

    現在,獵人和獵物的位置,應該是要反一下了!

    出去後,天已經有點黑了,等我找到人後,已經到了夜晚了,我是在一個石坡上找到他們的,從我這往下看去,有著四五個穿著黑袍的人在烤火,看到這個情形,我嘴上掛上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冷聲道,"真巧啊,人都到齊了!"

    篝火啪啪地燃燒著,淺紅色的火焰不停地吞噬著柴木,篝火照在人的臉上,顯得紅彤彤的。

    "你們說那小子真的會被找到嗎?"就在這時候,一名黑袍人開口道。

    "要是被我給找到,我定要把那小子抽筋剝皮,要知道,明天可是最後期限了,如果明天我們還找不到那小子的話,說不定師尊就要殺死我們了,最不濟也是將我們給逐出師門!"那帶頭的黑袍人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唉,你說就我們這身份,聚集在一塊兒,還能以趕尸宗的名頭出去鬼混一下,要是被逐出師門,可就真的只能淪落到給人打下手的程度了。"又是一個人開口說道。

    "是啊,所以別讓我遇上那小子,哼哼,頂上三花的修為,我也是頂上三花的修為,我倒是想要看看是他強還是我強!"帶頭的黑袍人冷哼一聲。

    我終于忍不住了,冷笑出聲來,我聲音剛發出來,那四五個黑袍人全都轉過頭來看向我,開口說道,"你是誰!"

    我笑著摸了摸下巴,眯著眼楮開口道,"你們剛才不是說要殺了我嗎?"

    唰唰唰......

    一堆黑袍人站了起來。

    "你是那個小子!"

    我笑了笑,道,"是啊,不過我可不是來讓你們殺,而是來殺你們的。"

    話音剛落,我的右手便是如同出海游龍一般朝著最前面的那名黑袍人刺去,轉瞬間便是刺進了對方的眼眶,鮮血濺了出來,左手直接拿著血刃把他的腦袋給切了下來,狠狠地拽著那黑袍人的頭顱朝著遠方的火堆狠狠地甩去。

    旋即看著面前這一群人冷笑道,"想要殺我的人,我都會一個個殺過來!"狀吉鳥血。

    說完,身影朝著前方爆射而去,手掌之中血紅色長劍翻動,一人接著一人挑殺,每個人都被我一劍挑殺!

    很快便是只剩下一人,我笑了笑,並沒有殺死這個人,一腳將其踹翻在地,開口道。

    "你回去告訴你師尊,既然想殺我,那就做好被我殺的準備吧!"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