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二章僵尸血丹

第一零二章僵尸血丹

    那個人听我說完後,就和沒了命似得,直接朝著山下跑去,等他跑出去後。我這才開口說道,"這就是金丹的力量嗎?剛才那個人的實力,我能夠感覺的到,比起之前的我來,還要強大許多,但在金丹的面前,卻跟嬰兒一樣脆弱。我一下子就直接殺了那個人了!"

    黃大仙開口說道,"我都說了,現在的你,斬惡念之下,無敵手,這種差距就跟你之前面對那個夜叉一樣。不過夜叉沒有意識,你卻有意識,也就是說,你比那個夜叉更加恐怖!"

    我咧嘴笑了起來,"看來那個黑袍人送了我一場大造化啊。"狀吉狂扛。

    黃大仙這時候也開口說道,"不過剛才這幾個人的對話,還有身上的氣息,我確定了黑袍人的身份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黑袍人應該是趕尸宗的宗主,王鐸。"

    "趕尸宗的宗主王鐸?"我愣了一下,旋即開口說道,"沒想到還是一個宗門的宗主。"

    "知道我為什麼要你剛才和那個弟子說。讓他回去通風報信嗎?"黃大仙輕笑著開口說道。

    "為什麼?"我也有些好奇的開口說道。

    黃大仙抿了抿嘴,"誰也不保證那個王鐸會不會在這段時間里面離開,我讓你放出話來,就是想要留下他。"

    "留下他?留下他干嘛?我們又打不過他。我反而更希望他走。"我怔了怔,開口說道。

    "你難道不知道趕尸宗嗎?"黃大仙抬起頭來,開口說道。

    我搖了搖頭。

    "趕尸宗強大之處並不在于他們自己的本身,事實上他們自己本身雖然也練氣,但卻是為了控制更加強大的僵尸所準備的,趕尸宗的人戰斗力也都表現在控尸上,別的不說,就拿你剛才誅殺的那個頂上三花的趕尸人,以他的能力。就可以控制一頭黑僵。"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有些好奇的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黑僵?"

    "嗯,血尸如果被人所控制的話,就會化作僵尸,這種由血尸化作的僵尸里面,最低級的僵尸就是黑僵,這時候他的身體已經不再是一開始那種血糊糊的樣子,而是長滿了一身幾寸長的黑毛,這種黑僵在實力上比血尸還要弱上一點,但卻可以听從人的指揮。黑僵的實力在頂上三花左右,在趕尸宗內,也只有比較突出的弟子才能使用。"黃大仙開口說道。

    "那斬三尸級別的人,不是可以控制的更強大的僵尸嗎?那個王鐸,可以控制多強大的僵尸?"我听完後,也不由得開口問了起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又不是那種啥事不問,悶頭就干的傻子。

    "王鐸的實力是斬惡念,應該是控制了跳尸,黑僵納陰吸血再幾十年,黑毛脫去,行動開始以跳為主,跳步較快而遠,這時候的跳尸已經在自己體內凝聚出血丹了,只要不停的吞噬陰血,就可以不停成長,而這跳尸的實力,也已經達到了斬惡念的程度,你想想,同樣是斬惡念的水平,趕尸宗的人卻有兩倍于對方的人數,這是有多逆天。"黃大仙開口說道。

    听黃大仙說的,我也有些愣了,開口詢問道,"這尸體還能修煉?"

    "當然。"黃大仙開口說道,"如果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斬善念,那麼趕尸人就可以控制更為強大的飛尸,這飛尸是由跳尸納幽陰月華而演變,飛尸往往是百年以上甚至幾百年的僵尸,行動敏捷,躍屋上樹,縱跳如飛,吸人魂魄而不留外傷,也同樣是斬善念的實力。"

    "那斬自我呢?"我開口說道。

    "趕尸宗歷史以來,還沒有人達到斬自我的水平,不過有一任趕尸宗宗主在死之前釋放了他的飛尸,使得他控制的那頭飛尸繼續修煉,還真修煉到了一種極其恐怖的境界,這種僵尸已近乎魔,名為魃,飛尸吸納精魄數百年之後,相貌愈發猙獰,可謂青面獠牙啖人羅剎,還能變幻身形相貌迷惑眾人,上能屠龍旱天下能引渡瘟神,旱天瘟疫由此而發,在古代,瘟疫如果伴隨著旱災蔓延,老百姓們就會堅信不疑地認為是旱魃在作怪。這人世間也就只有那一頭魃,那玩意兒太邪門了,如果你不是想自殺的話,建議不要去招惹它。"黃大仙說到這的時候,語氣中也帶有一絲驚恐。

    我點了點頭,沒想到這趕尸宗的來頭竟然如此大,旋即我看向黃大仙,開口詢問道,"所以,你的意思是,現在的王鐸似乎跳尸並沒有在身邊,這是他最弱的時候,想要殺了他,最好還是趁著現在,等到他能夠操控跳尸的時候,我們就沒有辦法去殺他了!?"

    黃大仙開口說道,"沒錯,就是這個道理,而且僵尸這東西最克制你,你的主要攻擊手段都是利用幻術去攻擊別人,我教你的十殿閻羅祭如此,你那從儀式中得到的修羅眼也是如此。而僵尸卻是看不見,感覺不到任何東西的,也就是說,你的幻術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

    被黃大仙這麼一說,我這才有些恍然大悟,忽然想起來,黃大仙最擅長的,似乎也是幻術,想起來他剛才臉上恐懼的神情,我也不由得笑了出來,開口說道,"我說,你該不會是之前對那魃出手過吧,畢竟這趕尸宗可是你的死對頭啊!"

    "是啊。"黃大仙苦澀的笑了笑,"當初為了自己,我殺上趕尸宗,正好遇到了那趕尸宗的弟子都在祭祀魃,所以......"

    一想起那個場面,我也不由得有些想笑。

    "那魃已經有了自己的意識,而且還有自己的名字,叫做朝,下回如果你見到了,可別直接叫人魃,那可是犯了忌諱的,要叫人的名字。"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慎重的點了點頭,事關生命的事情,我一直不敢太過于松懈。

    我忽然想起了什麼,"既然那個朝也是趕尸宗的,那我們這次誅殺了王鐸,那個朝會不會過來弄死我們啊。"

    "不會的,這個你就放心好了,那次我被朝打敗也是意外,一般情況下,朝才不會關心趕尸宗的死活,他在意的只有一個人,而那個人,已經被趕尸宗給逐出宗門了,所以你不需要擔心太多。"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忽然好奇起來,這麼一個強大如魔的魃,竟然還會在意一個人?這個人到底是誰?我連忙把這個問題給問了出來。

    黃大仙輕聲苦笑了起來,"是個女人,一個能讓全天下男人都能感覺到挫敗感的女人,她現在應該是在雞鳴山山腳下吧,此人亦正亦邪,做事沒有準則,我不希望你和她有所接觸。"

    "她叫什麼名字?"我連忙開口詢問道。

    "牧。"黃大仙開口說道。

    "牧?"不知道為什麼,听到這個名字後,我不由得感覺有點熟悉,似乎我和這個人,有所交集......

    "算了,不說這個了,既然決定要殺人了,那就索性直接把趕尸宗殺個精光,讓那個惡念王盼的計劃付之東流好了。"黃大仙說完,頓了頓,開口說道,"雖然趕尸宗的人強大之處並不在于他的肉體,但以你現在半步斬惡的實力,是絕對打不過他的,但,卻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怎麼說?"我愣了一下,連忙開口說道。

    "你忘了我之前和你說的嗎?就是,我把七殺令打進你丹田里面的事情。"黃大仙開口說道,"我似乎和你說過,現在的你,體內的是血丹,而人修的是金丹,只有僵尸才修的血丹!"ヲヲ

    ps:

    第二更,我繼續努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