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章樓道里打傘的姑娘

第三章樓道里打傘的姑娘

    我抽抽鼻子,扭頭朝老吳家看了一眼,因為他家還在守靈,所以門還是開著的,只是那小兩口也不知道在干啥,老太太的靈位前並沒有他倆的身影,只有老吳太太的那張黑白照片孤零零的擺在那里。

    照片上的老吳太太,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又好像在不懷好意的注視著我,讓我看了渾身都不舒服。

    我就趕緊低頭開始燒紙,尋思早燒完早完事兒,本來我是想把紙錢點著就回屋的,但是我又怕火自己滅了,或者燒的不完全啥的,就只能硬著頭皮蹲在那里等紙燒完,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身後站了個人。

    我呲楞一下就站起來了,可是當我轉身瞅的時候,卻發現站在我身後的,竟然是那個下午剛給我算過命的老頭!

    我當時一看是他,就愣住了,就皺著眉問他怎麼來了,老頭就嘿嘿的干笑了倆聲,說他有點不放心,就過來看看。

    我當時第一反應就是,他是怎麼找到我家的?

    我就問他,老頭說是他算出來的,然後又跟我說,下午我走了之後,他閑著沒事兒幫我算了一卦,沒想到卦象上說我這兒今晚上要有變化,他不放心就過來看看。

    我一听他說要有變化心里就咯 一下,問他是什麼變化,老頭卻搖搖頭說他也不知道,所以才過來看看,我一看這也沒別的辦法了,就蹲下去繼續燒紙。

    可我剛燒了一會兒,就听見身後有咯咯笑的聲音,就回頭問老頭听沒听見有人笑,老頭卻面無表情的沖我搖搖頭,我有些奇怪,但是再也沒听見那笑聲,就也沒當回事兒,覺得可能是自己听錯了。

    燒完了紙,我就準備讓老頭跟我一起進屋歇著,但是老頭卻先讓我把屋里的鏡子都蓋上,我問他為啥,老頭告訴我鏡子那東西太凶,別沖了啥東西就不好了,現在還不到用鏡子的時候,得先禮後兵。

    我听老頭說的有道理,就進去把鏡子都用東西給遮上了。

    老頭跟我進了屋,倆人就一起坐在了桌邊,我問老頭現在還干啥,老頭就只告訴了我一個字,等。

    我呆的實在無聊,就拿出手機在桌底下玩,可是就在手機黑屏讀取游戲的時候,我突然在手機屏幕上看見一旁的老頭竟然在笑!

    我猛的抬起頭瞅他,可是他卻只是面無表情的坐在那里,等我再低頭瞅手機的時候,上面卻只有游戲的畫面了......

    我想開口問問老頭這是咋回事兒,可是我突然想到了剛才燒紙時身後的笑聲,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坐在桌對面的老頭,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瞬間爬滿了我的全身......

    我低著頭慢慢的長吸了兩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了下來,然後站起來問老頭抽煙不,老頭沒吱聲,只是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搖搖頭,我便一個人走進了里屋去拿煙。

    等我出來的時候,我還是留了個心眼兒,往自己兜里揣了個小鏡子。

    我盡量不動聲色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後低下頭接著裝作玩手機,但是卻把兜里的小鏡子掏了出來,然後悄悄的照向了一旁的老頭......

    可就在我馬上要照到他的時候,老頭卻突然用手拍了我一下,問我干啥呢,嚇的我趕緊就把鏡子放兜里了,然後抬頭跟他說沒干啥。

    老頭就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一眼頭頂上的燈,然後就讓我把燈關上,我就特納悶的問他為啥,他就讓我別廢話,是不是一會兒想見點啥不該見的東西。

    雖說我特不情願,但是他的話我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我就慢吞吞的往門口走,可是我心里就像有一種本能似的在抗拒著。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響起了敲門聲,我就有些不知所措的回頭看了眼老頭,因為在這個敏感的時刻,我心里也不知怎麼只想起了三個字,鬼敲門......

    可是我回過頭才發現,老頭也緊張的看著門,似乎他也不知道門外敲門的是誰。

    我就趴在門邊試探性的問了句,"誰啊?"

    門外並沒有人回答,只有那幽幽的敲門聲還在繼續......

    我的心跳不禁驟然開始加速了起來,不過我一想到屋里的這老頭好像也有古怪,而且就算真出了啥事兒,也有他和我一起墊背,我就把心一橫,沒有問老頭一聲就把門給開了。

    但站在門外的人卻讓我愣住了,是個女的。

    我從來見過這麼好看的女人,最奇怪的是這個女人都進了樓了,還打著把傘舉在頭上。

    女人一看我開門了,就沖我笑了下,然後對我說,"我爸在這兒呢吧,我是來接他回家的。"

    我有點被她說糊涂了,就問她,"你爸?"

    她就歪了下身子,踮著腳從我身邊往屋里瞅,然後她一看見屋里的老頭就說,"爸,你快出來吧,太晚了,媽叫我接你回家。"

    然後我就也轉身瞅屋里的老頭,可是卻發現老頭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不過站在門口這女的又笑著說了句,"爸,你再不回家,媽就要生氣了。"

    老頭就鐵青著臉從屋里出來了,走到門口也沒跟我說一句話,就直接下樓去了,我一看老頭這樣兒心里就特納悶。

    倒是這女的笑著讓我別見怪,她爸就這樣跟老小孩似的,我點點頭說表示理解。

    但是還沒等我問老頭,他走了我這兒咋辦的時候,女人就打著傘也下樓去了。

    我看著這女人下樓的背影,只能無奈的聳聳肩不知道該說啥了,但是這女人的身材真不錯,腿長屁股翹,看著就想干她,雖然半夜在樓里打個傘有點詭異,但是免費讓我干,我還是會干一炮的。

    想到這兒我自己都忍不住樂了,這都啥時候了,亂七八糟的想什麼呢。

    轉身準備回屋的時候我一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月餅盒子,低頭一瞅,卻發現那個盒蓋竟然是打開的!

    而且里面我寫的那張黃紙條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白紙條,還有一把鑰匙!

    我立刻就把盒子拿進了屋里,我又在盒子里仔細的找了一遍,確定里面沒我的那張黃紙條了,才去看那白條。

    白紙條上只寫了一個地址,再就沒有任何線索了,我拿著那把鑰匙想了一會兒,心里卻越發的慌亂了起來。

    因為我知道那個給我送錢的人已經把盒子里我寫的紙條拿走了,給我留下了這個地址還有這把鑰匙,難道說那人是要我拿著鑰匙去紙條上的地方麼?

    我想到這兒覺得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就是去找那個剛剛被他姑娘叫走的老頭,現在也只有找他了。

    雖然我開始還覺得他招搖撞騙,但是現在覺得他絕對是有點真本事的,我揣著這紙條和鑰匙鎖上門就下了樓,然後打了輛車就直奔老頭那里。

    因為老頭這算命的小店也賣些喪葬用品,所以和鬼街上的其他門市一樣,都是晝夜營業的,可是這次接待我的卻是一個滿面愁容的老太太。

    我就問她大爺呢,她卻嘆了口氣告訴我,下午的時候老頭突然中風了,然後就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去了。我當時一听就嗷的一聲喊了出來,"不可能,那剛才來我家的是誰啊!"

    老太太卻眨眨眼楮一臉不解的看著我,然後搖搖頭對我說,"我家老頭子下午就被救護車拉走了,咋可能還去你那兒啊,你興許是看錯了吧!"

    我立刻就搖頭說不可能,又問她是不是又個姑娘,剛才是她姑娘給老頭接回去的,老太太卻更為不解的看著我說,她就一個兒子,哪里來的姑娘!

    ps:

    在微信用手機看的朋友可以下載黑岩閱讀的app,然後在站內搜索《活人禁地》就能找到咱們的書了,在黑岩看的閱讀效果更佳,更新更快。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