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五章義莊

第十五章義莊

    我看著面前大有一副我就算威脅你了,你怎麼著吧的周小蠻,我擦了一把冷汗,苦澀的笑了笑,開口說道,"我還有選擇嗎?"

    見我答應了,周小蠻那張本來帶著威脅的臉忽然變得笑顏如花起來,旋即從自己的貼身小包里面拿出來一串錢幣開口說道,"大個子,我也不欺負你,你陪我出去玩一趟,我送你一串沒用過的五帝錢。這可是我師父乾陽道長親自開過光的五帝錢哦,上次一個溫州富商出三百萬,我師父都沒賣。"

    我接過周小蠻丟過來的那串錢幣,有些好奇的開口說道,"五帝錢?什麼東西?有什麼用?"

    "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看來以後我不叫你大個子,叫你傻大個好了。"周小蠻有些疑惑的白了我一眼,然後認真的解釋道,"五帝錢是指清朝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五個皇帝的銅錢,一般的五帝錢只能防小人、避邪,旺財,但是我師父開過光的五帝錢,卻可以擋煞。"

    "擋煞?"我開口疑惑道。

    "就算幫你擋下三次髒東西的攻擊,三次過後這五帝錢就會沾染死氣,吸引各路鬼魂,奪人氣運,到時候要麼直接丟掉,要麼就是重新開光。這五帝錢是去年我師父特地幫我準備的,我可一次還沒用過呢。"周小蠻看著我手里的五帝錢,有些舍不得的樣子。

    我看了眼自己手上那五枚明顯有些年頭的錢幣,想著就算除去擋煞的作用,這種古董應該也能值不少錢吧,沒想到這個周小蠻既然只是猶豫了一下就丟給我了,難道這小丫頭真的不知道世道險惡,應該防著人點嗎?

    見我還在打量手上的五帝錢,周小蠻挑了挑眉頭,開口說道,"我說傻大個,這可不是送給你了,等你用完三次後,還得還給我。"

    我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周小蠻,難道她就不怕我不還五帝錢嗎?

    周小蠻見我瞅她,估計是覺得我認為她小氣,連個五帝錢都舍不得給,當下也跺了跺腳,"我又不是小氣,這五帝錢如果沒有我師父開光,沾上死氣後,對你只有壞處。"

    "我也沒說你小氣啊!"現在我倒是確定了,面前的這個周小蠻顯然是沒有一點兒社會經驗,好面子,臉皮薄,容易相信人,愛捉弄人,這幾點已經完全證明了。

    "你就是這意思。"周小蠻皺了皺自己的瓊鼻,然後開口說道,"大不了到時候我讓我師父開完光後,再送給你嘛。"

    "我真不是這意思。"這時候我反而有種欺詐不懂事少女的感覺了。

    "管你是什麼意思,反正這東西我送你了,你要是還給我,我就讓小米咬你!"周小蠻對著我惡狠狠的開口說道。

    一旁的小米見她這麼說了,趕緊張開血盆大口對著我嘶嘶冷叫,顯然對于這種威脅已經非常手到拈來。

    也不知道它跟著周小蠻這丫頭威脅過多少人。

    把五帝錢丟給我後,周小蠻也有些蠢蠢欲動起來,顯然對于入了夜的八堡村充滿了好奇心。

    說實話,即使有了五帝錢在自己的手上,我還是有些不敢出去,天知道這外面是什麼神神鬼鬼,有什麼危險啊,我這貿貿然沖出去,和找死有啥區別。

    但我要是不出去,屋子里還有個更危險的周小蠻,我深吸了一口氣,看來也只能和這個剛見面就自來熟的丫頭出去冒冒險了,希望能遇到高冷哥吧,那樣至少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也不知道高冷哥干嘛去了,走的時候也不和我說一聲。

    所以雖然心里萬般無奈,我還是和周小蠻一塊兒走出了這個被周小蠻稱之為八堡村唯一一個生門的屋子。

    走出去後,我明顯感覺到外面的溫度比屋里面要低太多了,很難想像周小蠻剛才是從這外面進來的。

    不過這股冷意剛上來,從我的胸口就有一股暖意涌了出來,我伸手去摸了摸,是剛才周小蠻給我的五帝錢,看來周小蠻這小妮子也不是瞎來的。

    這五帝錢的確有些用處。

    不過怎麼看周小蠻,都不太靠譜的樣子,我覺得要是這麼貿貿然跟著她走的話,決定會出事,想了想,忽然發現白天高冷哥給我的紙人我好像還留了一些,我趕緊抓出一小把來,點了一個。

    周小蠻也發現了我的舉動,轉過頭來好奇的看了我一眼,"招魂紙人?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有人能做出這東西來,這東西不是建國時候就已經被消冊了嗎?"

    "什麼招魂紙人?"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

    "這可是好東西,建議你別浪費。"周小蠻頓了頓,然後開口說道,"真不知道是誰帶你進來的,這麼擴錯,這東西可是渡了黑銀的沉香紙才能折出來的好東西啊,光是這些紙,都能賣到四五十萬的價格了,更何況還折出了招魂紙人,如果傳出來還有人知道怎麼折招魂紙人的話,估計連我師父都會震驚吧。"

    周小蠻說完後,我也懵了一下,因為我從她的口中得知了,我手上的這些招魂紙人居然這麼值錢,可是為什麼月經哥還要幫我啊!

    要知道我給他的佣金也就只有八十萬,而他僅僅只是這些紙人就已經差不多和佣金持平了,甚至超過我給他的那八十萬了,畢竟听周小蠻所說的,她師父連那個溫州富商的三百萬都看不上眼,卻會因為我手上的這個招魂紙人震驚。

    "這招魂紙人有什麼用啊。"我開口詢問道。

    "听我師父說過,這每一張招魂紙人里面都封著一個靈魂,如果將招魂紙人點燃的話,手持招魂紙人的人就會暫時帶有鬼氣,可別小看這些鬼氣,在點了招魂紙人後,完全可以憑借著這股鬼氣出入任何危險的地方,而不受那些髒東西的攻擊。"周小蠻頓了頓,然後似乎怕我不理解她的意思,又開口說道,"就比如這八堡村,危險吧,但你只要點了這招魂紙人,你在這八堡村的厲鬼眼中就是他們的同伴,你就算是從村頭走到村尾,村尾走到村頭,都不會有人來攻擊你。"

    "這麼厲害?"我有些疑惑的開口說道,"那豈不是無敵了?"

    "無敵還不至于,畢竟只要超過厲鬼,比如鬼將,或者那些借尸還魂的鬼怪,都還是可以看得見你的,在建國前這東西其實不算稀有,也就是現在失去制作方法了,所以才稀罕。"周小蠻開口說道。

    "原來如此。"我點了點頭,然後才發現,和周小蠻在說話的時候,我跟著她不知不覺間,居然走到了一個義莊的門口。

    看著那個破舊屋子門口高掛著的義莊兩個字,我也有些發抖,因為布滿蛛網的牌匾怎麼看怎麼詭異滲人。

    周小蠻只是掃了這個義莊一眼,然後開口說道,"進去吧。"

    "進去?你是說,進這個義莊?你沒在開玩笑?"我看著周小蠻,聲音都帶著一絲顫抖。

    周小蠻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听我師父說,他有一個好朋友之前在八堡村死了,當時情況危險,他根本帶不走那個好朋友,所以把他的那個好朋友給放在了這個義莊,一直到現在,還一直念念不忘,我這次來這里其實主要也是因為想要幫我師父一個忙,幫他把他朋友帶回去。"

    "這麼多年了,你師父為什麼不親自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自己說這話的時候,帶著一絲顫音,好像很激動,卻又說不出來為什麼激動。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