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四章算賬

第一零四章算賬

    睜開眼楮後,已經是凌晨了,看著已經有些蒙蒙亮的天空,我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我感覺這七殺變,使用的時候,還不能完全控制,第一變還可以,但用到第二變的時候,理智已經有些控制不住了,感覺和那天我跟王鐸戰斗時候的樣子差不多了,這樣會不會被心魔附體?"

    "心魔?"黃大仙輕聲笑了起來,"半個月內這小子是出不來了,之前他用光了自己的力量,又加上有血刃在壓制著它,即使再甦醒過來。我覺得它也沒有辦法影響你的心神了,當然,他的力量還是不容小覷,你要清楚,它可是整整佔據著一條連真武大帝白奇都覬覦的龍脈啊。"

    我點了點頭,心魔之所以能夠徹底壓制我,除了它的負面情緒之外,最大的關鍵就是他霸佔著龍脈,那龍脈可是匯聚了龍虎山兩千年一半的氣運,這換到一個人的身上,是得有多恐怖,反正我是想象不到。

    不過黃大仙說了心魔半個月內出來的事情,也讓我的內心有些寬松下來。半個月,半個月的時間可以讓我做很多事情了。

    說不定等它再次復甦過來的時候,我連惡念都已經斬掉了。

    這樣我和它之間的博弈,才能佔取到一點點的主動權了。

    畢竟听黃大仙說。斬三尸就是悟道,很影響人的心性,到時候的我,內心肯定不會和現在這樣,充滿了千瘡百孔,心魔就算是有心,估計也無力去做什麼了。

    "七殺變你已經學會了嗎?"黃大仙開口詢問道。

    我點了點頭,"雖然沒有完全學會,不會我至少能用到第二變了。這就夠了,只要吸收到足夠的血氣,誅殺王鐸也不過就是眨眼的事情,不過這七殺變雖然好用,但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血氣消耗的實在是太快了,我剛才只不過才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我們之前殺得那四個人所吸收的血氣就消耗一空了。"

    "這附近除了那王鐸之外,應該還有差不多五十名趕尸宗的弟子,就先從他們開始下手吧,殺了他們。你所聚集到的血氣應該就可以支撐到十分鐘了,按照我的提示,應該可以斬殺王鐸!"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對了,大仙,我之前昏迷的時候,好像听到你說話了,你好像說自己叫高曇晟?"

    "沒有。"黃大仙的聲音有些閃躲,"不是。"

    "算了,不管你是誰,我只要知道你是黃大仙就可以了。"我輕聲笑了笑,旋即起身離開了這里,按照黃大仙之前給我標的位置開始捕捉過去。狀醫私圾。

    這是一場狩獵。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自從凝聚了血丹之後,我似乎就沒有再把人命這東西當一回事來對待了,這世間就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可殺之人,一種是不可殺之人。

    那些逆我之人,就好像是牲畜一樣,殺了便是,內心也沒有多大的罪惡感。

    黃大仙開口說道,"這七殺令也幫了你一把,讓你對善惡的分界線更加模糊了,到時候斬起惡念來,就更加輕松了,因為在你的腦海里,這些事情,根本就不算做壞事,自然就沒有斬惡念這種說話。"

    听黃大仙說完,我也輕聲笑了笑,"看來我們距離救出金禪,更進一步了!"

    "也不知道他看到你現在這樣,會不會欣慰,要知道,他之前可一直覺得你有些優柔寡斷。"黃大仙開口說了一句。

    我也想起了在八堡村的時候,我被那些紙人圍住,高冷哥和我說的話。

    "自己都拯救不了,拿什麼去拯救別人?古代聖人不是說了嗎?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我冷笑了一聲,以更快的速度朝著黃大仙給我標注的那些人沖去。

    王鐸,你現在應該已經受到我的傳信了吧。

    我想你現在肯定很憤怒,憑什麼我一個頂上三花的人會做出這種讓你頭痛的事情。

    我這麼做並不是想要證明我有多厲害。

    我只是想要證明,欲殺我之人,我定要殺回去!

    -----

    朝陽緩緩升起,王鐸再一次趕到的時候,看到幾具干癟的尸體後,臉色也是更加的沉重起來,這些尸體一個個都和被抽干了水分一樣,面目猙獰,聞著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王鐸冷聲開口說道,"第三批了,已經是第三批了!"

    跟在他身後的那個黑袍人這時候也有些戰戰兢兢的開口說道,"世尊息怒。"

    "息怒?你讓我拿什麼息怒?"王鐸一巴掌把那個黑袍人給拍死後,冷聲開口說道,"廢物,全是廢物,竟然連一個小小的頂上三花都搞不定,你們都是吃屎的嗎?"

    另外一個黑袍人看著暴怒中的王鐸,更加恐懼了,這麼多年,他從來沒見師尊這麼生氣過,現在師尊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座快要爆發的火山!

    "已經死了多少人了。"王鐸看向身後那一臉恐懼的黑袍人,開口問道。

    "算上一開始的四人,我門中弟子已經有二十人命喪于此子之手,每個人都是身上的血氣被抽光,此子竟然比我們趕尸宗更像是邪門。"那黑袍人開口說道。

    "二十人!"王鐸的眉毛挑了挑,"已經二十人了,我趕尸宗的弟子總共也就五十余人,這一下子就去掉了一小半,這麼多年了,我就養了一群廢物出來嗎?"

    黑袍人低下了腦袋,不敢說話了。

    而王鐸則冷冷的開口說道,"不過我現在已經差不多可以查到此子的行蹤了,就現在這些死去的尸體上來看,此子離開的時間,絕對不會超過十分鐘,下一次,最多下下次,我就要抓住這小子,將其捏成灰!"

    "師尊武運昌隆!"黑袍人見王鐸這麼說,連忙一個及時的馬屁就拍了過去。

    王鐸冷笑一聲,表情更加的猙獰起來,"傳令下去,所有人繼續按照我剛才說的,匯聚到一起,我在匯聚點等著他們,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小子能有多厲害,能不能在我的手底下殺人?"

    "是的師尊!"黑袍人對著王鐸深鞠一躬,慢慢褪去。

    這事情鬧得這麼大,已經有不少弟子都知道了,黑袍人也清楚,如果對方這時候想要跑的話,絕對是可以跑的,因為根本沒有弟子敢去搜查。

    但看情況,這小子,似乎想要繼續殺人,並不想跑。

    難道他有把握和師尊戰斗?

    "不可能!"黑袍人情不自禁的開口說了一句,"這小子按照師尊說的,也就只有頂上三花的實力,再如何厲害,也不可能和師尊相提並論,頂上三花和斬三尸之間的區別,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跨過去的。"

    一想起一會兒師尊逮到這小子的樣子,黑袍人也不由得輕聲笑了出來,"小子,你害的我們這麼多同門死去,余師妹更是直接死在師尊的手里,這筆帳我會跟你一點點的算的!"

    這黑袍人剛說完這句話,就听到身後傳來一道嘲諷的笑聲。

    "哦?是嗎?"

    黑袍人只感覺到自己的心頭一緊,連忙回頭,正好看到了一個穿著紫色道袍,披散著白色長發的青年正冷笑著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想起師尊和自己說的那小子的樣子,黑袍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恐懼地看著面前的這個白發青年,開口說道,"你是!!"

    我一步步的朝著那黑袍人走了過去,用自己的氣勢直接壓得黑袍人不敢動彈,很快,就瞬間走到了黑袍人的面前,將自己手里的血刃扎進了他的胸口。

    "看來,是我先找你算賬啊!"

    ps:

    第四更,看來今天可以六更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