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零五章他還活著?

第一零五章他還活著?

    看著黑袍人的尸體在血刃下迅速變得干癟後,我輕聲笑了笑,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感覺我自己的心很空。"

    "人總是會長大的,用時髦一點的話來說,就是,人總是會變成你所討厭的那個人的樣子,現在的你也是如此。"黃大仙的聲音也帶著一絲苦澀。

    "我還能回去嗎?"我對著黃大仙開口問道。

    黃大仙沒有說話了,他的態度已經很說明問題了,我的笑容變得更加苦澀起來,"我知道了。"

    "能回去的。"黃大仙忽然開口說了一句。

    這句話讓我怔了怔,"真的可以回得去嗎?"狀醫場圾。

    "能。"黃大仙斬釘截鐵道。

    "那就好。"我輕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看來對方已經開始合攏了,王鐸還真的以為他可以打得過我嗎?"

    "人總是會被舊觀念所影響。在他的眼里,你永遠都是那個頂上三花,只能靠欺騙來嚇唬他的存在,所以看不起你也是正常的,怎麼?你感覺不舒服了?"黃大仙輕笑著開口詢問道。

    我抿了抿嘴,"怎麼會,他越是看不起我,我就越是開心,這樣我殺死他就更容易了。"

    "哈哈,看來你小子也奸詐圓滑的很。"黃大仙也哈哈大笑起來。

    "現在我可以用七殺變多久了?"我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

    "第一變可以有五分鐘,第二變應該就只能用三分鐘不到吧。"黃大仙估算了一下,開口說道。

    "看來得繼續努力了。"我的眼眸一冷。

    與此同時。在華山之中,這一日清晨,華山之巔,百年未響的古鐘發出一道清澈入骨的轟鳴聲。

    當!

    鐘聲在日出之時響起。整個華山所有的弟子全都愣在了原地,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一絲不知所措來。

    這鐘聲宛若醍醐灌頂,響起淼乃布洌 腥碩急丈狹搜劬Αbr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最後一個人睜開眼楮後,所有人都發現自己的修為竟然更加凝實了。

    這時候,一道雖然沒有剛才那道鐘聲清澈,但卻洪亮許多的鐘聲響了起來。

    這道鐘聲想起來後,所有的弟子全都提起了神。

    華山集結令。只有到了重大事情發生的時候,才會有這鐘聲響起懟br />
    一瞬間,做早功的,挑水的,掃地的,做飯的,剛起床的,全都一股腦的朝著山下匯聚而去,當這口鐘響起的時候,半小時內,必須要集結。

    "發生什麼大事了。宗主怎麼會敲響那口鐘!"

    "剛才你听到了沒有,僅僅只是一道鐘聲,我直接凝聚出了第五口氣,現在我已經到五氣朝元境巔峰了。"

    "你這算什麼,方才李師叔直接頓悟了,斬了惡念!"

    "什麼?一道鐘聲竟然直接讓李師叔斬了惡念?這不可能吧!"

    "這有什麼不可能,我听他們說,這一道鐘聲,讓我們門派內所有的弟子修為全都往上竄了一竄,那些早上來朝聖的旅客,听到這道鐘聲後,也被洗髓了,听說能多活五六年呢。"

    "天,這鐘也太恐怖了一點吧!難怪我從入門到現在,就沒听到過這鐘聲響起,听說自睡仙老祖仙逝後,那口鐘就一直沒有響過,這一次是怎麼了?"

    "我也不清楚,不過既然門派發出了集結令,我們還是去看看吧!"

    "一起一起!"

    一道道類似的討論聲在華山中響起,所有的華山弟子全都面帶喜色的朝著山下趕去,他們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就剛才那道鐘聲而言,這絕對不會是什麼壞事。

    肯定是有天大的造化在前面等著自己。

    這其中最為興奮的自然是楊濟僑,楊濟僑本來正好卡在胸中五氣那個地方,結果被這一道鐘聲直接給震到了頂上三花的境界啊。

    這可是頂上三花啊,自己才只有十九歲,就已經到了這種境界,即使是門中修煉速度最快的李師叔,也是二十一歲才凝聚的頂上三花啊!

    那自己不是門中第一天才了?

    一想到這,楊濟僑的內心就和火山噴發一樣。

    當然,如果這時候我在的話,我肯定能認得出來,這楊濟僑就是之前我在飛機上看到的那個給我奇怪名片,自稱是禿子的美女。

    很快,只用了二十來分鐘,華山的弟子就全都聚集在一塊兒了,與此同時,華山的負責人也開始驅散起游客來。

    那些早起來華山看日出的游客雖然很不情願,但還是一個個退出了華山。

    他們也可以感覺得到,似乎華山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情要發生了!

    等那些游客全都被驅逐出華山後,華山弟子們這才完全聚集到一塊兒,楊濟僑就是其中的一個,她是華山掌門李元平的弟子,她在弟子群中,看到了平日里穿著簡陋的師父,這時候竟然穿上了那件他一直舍不得穿的道袍。

    衣冠整潔。

    而門派的長老們,也全都豎冠正袍,有條不紊的站成一排。

    那剛斬了惡念的李師叔也在其中,平日里一臉冷淡的李師叔,這時候竟然滿臉的憧憬和激動,簡直不像是平時的他了。

    楊濟僑看著面前這一幕,也不由得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

    其他弟子比起楊濟僑來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每個人都無比的不知所措。

    這時候,幾位長老也下來,開始讓弟子們都整理好儀表,然後一群人有條不紊的朝著一座山走去。

    走到一處看起來很不起眼的小山前時。

    楊濟僑見到自己的師父,華山掌門李元平竟然直接跪了下來,無比虔誠的看著前面。

    然後就是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長老們!

    楊濟僑只是發了一會兒呆,便跟著長老們跪了下來。

    嘩啦啦啦,幾百名華山弟子接二連三的跪了下來,下跪的聲音連成一排,宛若排山倒海。

    這種樣子,就好像是在朝聖。

    朝聖?楊濟僑的眼眸中有了一絲迷茫,朝誰?平日里誰也不服的師父,這時候在對誰下跪?

    就在這時候,楊濟僑忽然听到在最前方的師父開口大喊了一句,"弟子恭迎祖師爺出山!"

    旋即他便把自己的腦袋貼在地上。

    "恭迎祖師爺出山!"

    那些長老們也全都將自己的腦袋貼在地上。

    祖師爺?什麼祖師爺?

    楊濟僑的腦袋有些發懵,自己從小就在華山長大,可從來沒有听說過有哪個祖師爺在華山中閉關的啊!

    但她還是跟著長老們把腦袋貼在地上,過了一會兒,見別人都死死的將額頭貼在地上,她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竟然偷偷摸摸的抬起頭來,打算看看到底是哪個祖師爺。

    轟隆!

    一道巨響,楊濟僑看到這座貌不驚人的小山的山腳下,竟然直接被轟出了一個大洞。

    這一道響後,除了長老和掌教,那些弟子也有不少人都抬起了頭朝著前面看去。

    煙霧繚繞,那大洞出現後,從洞里面傳出來一股濃郁的真氣,僅僅只是呼吸一口,楊濟僑就感覺滿口甘甜,修為都穩固了一些。

    "恭迎祖師爺出山!"長老和掌教再一次開口大吼。

    很快,煙霧被山風吹開,楊濟僑也看到了長老和掌教們究竟在迎接誰了。

    那是一個穿著粗布麻衣的老人,老人慫拉著眼皮,看起來就好像是沒有睡醒一樣,但卻又給人一種他精神滿滿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麼,楊濟僑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個名字。

    陳摶!

    那個從趙匡胤手里贏走半壁江山,卻只要一個華山,華山的祖師爺,睡仙陳摶。

    他還活著?

    ps:

    很多人都問我是不是忘記那次在飛機上,禿子的事情了,我怎麼可能會忘呢?我連那會兒寫無人村的時候,王盼說的那句以後拿著高冷哥的劍耀武揚威的事情還記得呢,第五更,肯定是有第六更的,另外,感謝苦樂味軟糖和淺醉妃子幽的玉佩打賞~~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