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八章陰影

第五十八章陰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有了這個猜測,我便沉思起來。自從第二階段結束到現在,也沒有受到第三階段的通知,這時候這件事好像懸在我腦袋上的一把刀似得。第一第二階段,都像是養蠱似得在進行。那麼第三階段的恐怖就可想而知了。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現在操心也是白操心,現在還是去他們部族找線索的好。"我搖搖頭將雜念都掃出去。

    眾人全力趕路,這個時候就看出強弱來了。我與郎布在最前方,我完全沒有任何感覺,而郎布則是額頭微微見汗。在後面就是王吉王和兩兄弟。他們一者呼的同時另一者吸,竟然形成一種循環力場,使得身體中消耗減小,堪堪跟上。

    那張朗卻是一手托著斷了左臂的巴朗,滿頭大汗的跟在後面。

    半個小時之後,我們便是來到了距離那座山二十里外的部族入口處。

    這里的城牆比起我見過的城牆都還要低矮一些,此時已經沒有任何守城的人,城門大大打開。這明顯有著民族融合的趨勢,兩族的文化在這座城牆上都有體現。

    在城門上有著一排藏文,我認不出那是什麼意思。而在下面也有著一個古文字。

    麥其。

    "這里就是我們麥其族了,我帶你們去見我們的土司大人。"郎布說道,然後就打了聲招呼,王和王吉兩人便帶著巴朗,以及除了第二王蟲的所有變異蟲草去見醫師。而張朗和郎布。則陪同我往土司的住所而去。

    進入這城池其中,我便是能感覺到兩族融合的味道更濃。來估撲扛。

    不過在外面的大部分都是藏式的建築,整個建築用巨石堆砌而成,不過最高的只有三層。在最外面刷著白色的礦石粉,窗戶是黑色的。而還有一些,則是古代的院落,只不過也紋上了藏紋。

    這里的族民們大多是藏式打扮,畢竟此地地處高原,藏服有著很好的御寒熱功能。

    正西方的一個街道深處,我們來到了那所謂土司居住的地方。西方,是傳聞中神靈居住的地方,這里的位置代表著尊貴。

    西方?

    我眉頭一皺,想起一件事來,秦始皇陵,似乎也在封無神國的西方。

    "巧合嗎?還是我想多了。"我搖搖頭然後抬起頭來,卻忽然愣住了。

    這正門處有著三道高高的台階。往上而去是一尊巨大的正門,全都是由石頭壘砌而成,而往深處看去,則有著一個巨大的院落,正前方有一個大殿。

    我心事重重,一言不發的跟著進去,然後便見著兩邊各有一條門廊,只不過門廊分為兩層,在上面也有著一層房間。這是標準的藏式建築,都由石頭壘砌,以木道連接。

    可是正前方,確實由一座大殿,兩座耳房形成的品字型建築。

    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但若是將這些建築的樣式換一換,換成古中式的大殿。那麼這便是更眼熟了。

    秦始皇陵!這簡直就是一座縮小版的秦始皇陵!

    我面色一變,難道說這所謂的王將軍駐扎在西藏,並不是一次單純的入侵,或者說單純的尋找仙藥嗎?

    當我越是深入的去想這個問題,便越是覺得心驚膽顫。

    黑手主人的黑手,未免伸的也太長了吧。

    "前輩,前輩?"郎布見我呆在院子里,便走了過來,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後叫道。我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看著他的眼楮,搖頭示意沒事。

    隨即便隨著他進去了,張朗已經先行一步去請那土司。

    店內比起秦皇陵墓的大殿,差的遠了。只有六張椅子,地下鋪著羊毛毯,正中間有一張大桌子,在上方則是用狼皮裝飾的座椅。

    我坐在殿內椅子上,心中不斷思考著,推演著。

    只不過有著一道神秘的陰影遍布在我的心間,每當我心中要推演到答案的時候,便是腦袋昏沉。

    仿佛那陰影時時刻刻的監視著我,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心中。

    是誰?

    我元嬰中豎眼一睜,但隨即便是感覺腦海中一道巨大的魔影嗯了一聲,隨即朝我吹了一口氣,然後我整個人的靈魂便是一暈,回到身體。然後整個五髒六腑都發生距離的顫抖,一股腥甜涌入我的喉頭,頓時哇的一聲吐在地上。

    郎布本來站在我的身後,此時便大驚著走了過來。

    "前輩,你沒事吧!"郎布心中感覺莫名其妙,過來要將我扶住。

    "沒事!"

    我站起來,體內血液緩緩擠壓,將那些躁動的器官給平息住。隨即我便是發現,心肝脾肺腎,五髒全部都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碾壓了一次,元氣大傷,若不是我能控制血液的流動,只怕便是要血液衰竭而死。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竟然噴了口氣,便能夠讓我這麼失態。

    我來回走了兩步,心中越來越慌亂,那種生命不由自己做主的感覺又回來了。

    "王盼,不要亂,穩定心神!"高冷哥不清楚我發生了什麼,此時只能讓我不要慌亂。

    但我默默的念了很多次清心咒,都無法使自己心境定下來。

    不過這時候,兩道腳步聲從遠方走近,頓時將我的不安給打斷。

    "听說有一位前輩到了此處,我還以為是隱世高人,但沒想到卻是一名少年英雄啊。"一道老邁雄壯的聲音傳遞到我耳中,竟然使得我的耳朵隱隱作痛。

    我轉頭望去,便見一名中年藏族老漢,胡子中有了點點白色,臉皮上溝壑如刀削。雙頰緋紅,容光煥發的樣子。他身上穿著隆重的服飾,手中拿著一個拐杖,手指上有著一枚青玉扳指。只不過因為匆匆走來,頭上那一頂帽子有些歪斜。

    在他身邊,有著一名面容陰狠的藏族壯年人,長著鷹鉤鼻子,仿佛隨時都要吃人似得。

    我收起心思也是迎了上去,但這個時候我發現,在他身上似乎有著一股衰敗的氣息。這人的生命力好像在被奪走,隨即我眯起眼楮感覺這股力量的源頭。

    隨即便是發現,在這老漢脖子上,有著一顆黑色的天珠。

    那黑色天珠的中間有著一圈白色的紋路,這就是天珠的眼。傳聞之中代表著神靈的眼楮,可以給人們帶來幸福,好運,還有吉祥。但是我卻是發現,在那天珠的白圈中間黑色眼珠,散發這邪惡的源頭,不斷吸取著藏族老漢的生命力。

    怎麼會這樣?

    我不動聲色,也是迎了上去,眼角卻瞟過那旁邊的鷹鉤鼻男,這一眼,便讓我如置冰窖。

    卻見那鷹鉤鼻男雙眼之中也如同邪惡的源頭,竟然與那天珠三道一起散發出波紋來,隨即落在我的眼中。頓時我的眼前就變成了大雪紛飛的天地,四野茫茫一片,仿若無邊無際。

    天寒地凍,一道冰川頓時將我淹沒,我渾身冰冷無比,好像生命力都快被凍結了。

    "幻術?"我愣住了,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麼強大的幻術。

    雖然我現在被封住修為,但是靈魂的底子還在,再強大的幻術都不會對我產生太大的影響。但沒有想到這家伙靠著雙眼和天珠,就把我給拉扯進了幻術中,這以他身體的素質來說,根本就不可能。

    我笑了笑,這幻術來的很好!

    "既然你以幻術相迎,那麼我就來個以幻治幻!"我被冰封住,但並未慌亂。

    嘩!

    我眼中紅光一閃,眉心之間出現一道豎眼,頓時神眼照射,天地之間生出無窮無盡的火焰來。天地飛雪頓時緩緩融化,冰塊裂開。

     嚓。

    幻境空間便是直接炸開,對面那鷹鉤鼻男一臉錯愕的看著我。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