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九章病人

第五十九章病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噗!

    那鷹鉤鼻男吐出一口鮮血來,整個人的眼神都變了。

    "達布土司大人,這個人很厲害,請您允許我護衛在您身旁,保證您的安全。"他說話的時候眼楮滴溜溜轉動著。但是我卻發現。此人並沒有什麼損傷,噴出那一口血液不過是為了讓土司相信他已經受傷。

    而隨著他說話,土司那脖子上的天珠眼楮便是緩緩轉動,產生一股吸力來,然後將土司的生命直接灌注到他身上。

    這家伙竟然在吸收土司的生命力,然後化為己有。

    "無妨無妨,小英雄年輕有為。必定是胸懷大志之人。更何況這次為了達娃,將王蟲捕獲的功勞,可全在他身上,怎麼會對我的安全有為什麼傷害。小英雄,你說是吧!"這土司笑眯眯的說道,就像是一只滿臉胡子的老狐狸。

    似乎,這家伙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啊!

    短短幾句話,就將我打到了他的一脈,然後言語中為我設下圈套。

    "別廢話,我來這里。是需要你用等價物來交換這王蟲的。如果沒有讓我心動的寶物,那麼我轉身就走,不管你們了。來的路上,也沒有見到過你們族人有什麼不妥嘛,恐怕現在什麼達娃也不需要這東西了。"我拍拍背上的第二王蟲。隨即轉身就要走。

    在來的路上,王城中的確沒有多少有疾病的人,但是街道上人十分稀少,足足可以容納幾十萬人的王城空的好像鬼城似得。

    老狐狸見我真的轉身要走,這時候才急忙走了幾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

    "誒!小英雄,你這是說哪里的話。相遇就是緣分,況且趕路這麼久你也累了,讓我準備一些酒菜來為你接風洗塵。"土司說道,然後就把我按倒桌前。

    這老家伙一字不提正事,但句句都是想給我設套,我怎麼能如他願,我的時間很寶貴的。

    "走吧,不需要接風洗塵了,帶我去看看達娃和那些災民吧。如果真正需要我出手,我也會出手。我的條件。等我看完我想要看的再說,帶路吧。"我語氣中露出一股毋庸置疑的意思來。

    那土司沉默了,似乎猶豫好幾次,內心做了許多次交戰,然後才謂然一嘆。

    "既然小英雄都這麼說了,那我也沒什麼好掩飾的,跟我來吧!"土司轉身想要走,但卻被那鷹鉤鼻男給擋住了。

    "土司大人,醫師說了......"他冷笑著說道,但說了一半,卻是忽然間發現自己的身體在發抖。

    鷹鉤鼻男想要開口,但卻被土司的眼神蠻橫的打斷,土司看著他的眼中充滿了威嚴。雖然一句話沒說,但是鷹鉤鼻男卻是頓時低下頭來,冷汗涔涔。就好像是被一頭老虎瞪住。

    他看著土司座椅上那巨大的狼皮,那狼皮的額頭上有一點白紋。

    那是頭狼的象征,而當年獨自一人將頭狼殺死的,就是眼前這個有著麥其之虎之稱的達布!麥其之虎一戰成名,周圍部族紛紛來賀。

    就算他已老邁,身軀內的生命力所剩無幾,但是他依舊是麥其之虎啊。

    "是,達布土司大人,小的這就帶路。"鷹鉤鼻男頓時低聲說道,然後整個人都跑到前面去,在前帶路。

    "不好意思小英雄,剛才遇到了一點小小的狀況。"達布轉過身來,笑眯眯的對我說道。

    那眼神中充滿了和煦陽光,就好像天空中的太陽那般照射著我。

    "沒關系,帶路吧。"我笑了笑示意他先走,然後落後他半步距離。

    我仔細的觀察著這個達布土司,他的步伐之中雖然有著虛弱感,但是力量十分充足,就好像是隨時都要傾瀉的堤壩。

    但是我知道,這個土司的力量最多只有一擊,一擊之後他就會直接死亡。

    就好像當初的長劍,在燈枯油盡的時候,只能保持一擊。

    那麼土司在防備著誰呢?

    我跟著土司和鷹鉤鼻男,在達布土司的目光下,後者那背心的汗水越來越多,竟然滴在了地上。他的身軀都在緩緩的抖動,整個人都嚇得不輕。

    "這土司竟然知道那鷹鉤鼻男在吸收他的生命力,但卻是一點都不戳穿,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這里處處透著古怪。"高冷哥道。

    我點點頭,沒有說話。

    豈止是古怪,這地方簡直就是怪異至極。

    越是走近土司府的後院,便越是感覺空氣中壓迫感的增強。我抬頭一看,後院上方的空氣都在扭曲,好似一股股熱氣在往上升騰。

    整片天空都在被煎熬!

    "不對,這應該是有什麼物體正在不斷釋放能量,而且能量的力量並不小。這空氣中夾雜的強大能量,有著生命力,還有著靈氣,甚至有著一股魂魄的氣息。就好像是蠟燭燃燒,空氣產生灼熱,但是蠟燭本身卻會被耗盡生命!"我看著這一幕,心道。

    但是土司沒有說話,只是他的眼神極為怪異,腳步越發沉重。

    怎麼回事,難道說土司他知道是什麼情況?

    "小英雄,接下來看到的,便會讓你十分倒胃口,希望到時候你不會怪我!"達布土司在後院的門前,忽然對我說道,見到我點點頭,然後拉開了那個繡有寶瓶和金剛結的厚厚門簾。

    頓時一股臭氣撲面而來,燻的我眼楮都磁通了。

    隨即應接不暇的慘叫呻吟聲便是傳來,我皺眉朝里面看過去,腳步也隨之踏進去。

    卻見在院子里,鋪滿了密密麻麻的毯子,毯子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病人,簡單的一個小院子,竟然聚集了三百多人。

    他們幾乎每一個都躺在地上,手上腳上都有著一串一串的膿包,膿包里有著一片片的黃色膿水,微微一踫就會碎裂開,然後滴落在地上。這時候病人就會痛不欲生的慘叫,而那些膿包之中,黃色血液流光了之後就是真皮層,血液包裹在其中。

    這些膿包有時候也會極癢,有的人仍不住用手去摳,便會摳的滿身是血。

    而在他們的頭顱上和臉上,也有著一個個膿包,頭發都掉光了,眉毛掉光,就好像是怪物似得。而在它們嘴巴里,牙齒大多都落了。他們就像是一群死人似得在那里,只有疼痛的時候才稍微有反應。

    掉發,膿包,落牙,無神。

    一道道氣息讓他們的生命無限燃燒著,在這里就好像是處在風口的柴火,在加速燃燒。來估在才。

    而在不遠處,有一個人影背對著我,在治療這些病人。

    "我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啦!"忽然,一個藏人神經質的跳躍起來,呼啦一聲將身上的衣服給扯下來露出了全身的膿包,就好像一只癩蛤蟆似得。

    他用手在身上一抓,頓時抓落了一層皮,鮮血流淌出來,然後與黃色的膿液融合在一起。隨即更多的血液直接染紅了半邊身體,但那人卻是露出一股享受的表情,然後笑了起來,在他嘴里的牙齒再次掉落一根。

    "給我老實待著,不許亂動!"這個時候一道女性聲音響起,那蹲在地上看病的醫生站起來,手中閃現出十根尖端如同矛尖的探針,隨即嗖的一聲刺中了那發狂的病人。

     嚓,這個時候他便是不動了,然後我才看見,這十枚探針是直接刺在那人脊柱周圍,將他的中樞神經給封住,使得他不能動彈。探針上有著矛狀倒鉤,竟然輕松的鉤住了他的脊柱骨頭。

    哧溜!

    而就在此時,那探的尾部卻流出帶著黃色膿液的血液來,這時我才看清,探針竟然是中空的。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