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章女醫師

第六十章女醫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听到這個聲音,然後看著那醫師的手指,卻愣住了。在我眼前這個醫師是個女性醫師,她的聲線極高,就好像是用鼻腔在發音似得。而她的身高卻比我還高一絲。縴長的身體包裹著毯子,將口鼻包裹的嚴嚴實實,只留下一雙烏溜溜的眼珠子。

    她見到我們幾人走來,頓時眉帶溫怒。

    "誰讓你們進來的,這些人不能吹風土司大人你是不知道嗎,是不是還要我再重復一遍?"那女子面色不善,頓時怒道。她說的是藏語。不過此時我是用心靈去感知的,便是能听懂一些。

    達布土司連忙拉著郎布和鷹鉤鼻男進來,然後將那厚厚門簾給放下來。

    我這才發現,在整個院子的上方,拉扯著一層薄薄的布。不過這些布是由許多塊拼湊而成的,遮住了高原的風。不過陽光卻可以透進來,將這個地方照亮。

    此時有兩人連忙走過來,取出一張頭巾來給我們,然後離去。

    我按照他們的樣子,將口鼻給捂住。

    "別給我添亂啊!"此時那醫師說完之後。也不理我們,然後走到那發瘋的族人身邊,手指猛然伸出去打了一個抖。

    我便是看見,短短瞬間她的手便是在十根探針上彈動了一下,使得探針尾巴猛烈震動起來。【愛書屋】隨即一股股膿血就沖里面倒射而出。看著這些膿血,醫師眉頭越皺越緊,隨即在三分鐘之後,忽然嘆了口氣,然後拍手一震,將十根銀針收回。

    "沒救了,將他埋了吧。"醫師說道,那瘋狂的病人便是絕望的看著醫師。

    眼睜睜的看著個包裹著全身的族人走出來,就要將他架走,他忽然劇烈的掙扎起來。

    "我不想死,不想死,救救我。"他的眼中充滿了渴求,渴望,哪怕再活一天,那也好啊!

    周圍的病人看到這一幕,頓時產生同病相憐的感覺。心想著不久之後自己也要成為那種樣子。這些病人的眼中便是充滿了悲哀。

    有一些小孩子甚至哭泣起來,這讓那女醫師眉頭皺成了個川字。

    "我治療之前就說過了,沒有把握將你們治好,但要是真治不了,就自己接受死的命運,難道這規矩你們都忘了嗎。"那女子厲聲說道,頓時整個院子中鴉雀無聲。

    隨即他揮揮手,便示意將那瘋子給帶走。

    兩人將那瘋子抓住,頓時就往外拖去,但那瘋子忽然掙脫了兩人的束縛。

    "既然都是死,那不如就這樣撞死了的好,神吶,請接納我這絕望的靈魂吧!"他猛然朝牆上撞去,但隨即卻是發現撞在了一個軟軟的肉體上。

    此時我見到他要自殺,頓時一個箭步沖上去。然後用手掌擋住了他的額頭。

    就算他再凶,今天也無法撼動我任何一根手指頭。

    "既然死定了,何不讓我來試試,是不是有起死回生之效果呢。"我淡淡的笑著。

    治病?我不會。

    但是在我身體中有著會治病的存在啊,神農鼎乃是天地之神器,這點小癥狀還不是手到擒來。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冥冥中感應到,對我產生影響的東西,就在這府邸附近。

    "你是誰!"那女醫師看了一眼達布土司,隨即沉聲問道。

    我沒有回答她,而是左手成劍指,點在了那病人的額頭上。此地乃是泥丸宮,若是一個人生病,這個地方首先就會有反應,而若是要治療身體的異狀,那麼也可以從這個地方下手。

    我笑了笑,然後丹田之中,劍之篇章便是一震。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試試這病是什麼洪水猛獸。"我的劍指之中劍影斑駁,一道道涌入了病人的腦海中。

    隨即整個小院之中響起了劍鳴,仿佛是劍在唱歌。

    "就看你打什麼鬼把戲!"女醫師收起探針,隨即抄起手看著我,似乎準備著看我的笑話。但是我卻沒有讓她如意,而是心念一動,潛伏在病人腦海中的劍氣砰然破碎。

    噗噗噗噗噗......

    病人全身上下都出現了傷口,那一道道膿血便是從傷口之中噴射出來,而噴射出來的時候還有我的劍氣。所以他身上僅剩下的衣褲便被扒了個稀巴爛,頓時他用雙手捂住了下身。

    那女醫師先是羞澀的避開,然後才驚訝的轉過頭來,看著方才還萎靡不振的瘋子竟然好轉過來。

    她猛然一個腳步走了過來,手指搭在那人脈搏上,然後再次訝異的看著我。

    "原本他生命力已經急速消耗,體內的所有細胞都開始壞死,形成膿包。就算是將他們給一瞬間全部清除,但原本的生命力也不會恢復。而這個時候人體極為虛弱,根本就無法行動,可你為什麼使得他精神極好,甚至除了內部虛弱之外並沒有其他異狀?"女醫師問道。來台吐技。

    那滿地的病人大都看著我,眼中充滿希望。

    我微微一笑,生死劍氣的擴散性展開,將那些壞死的細胞給牽引到一個個地方,然後用力的在這個地方開一條口子,隨即那些壞死的細胞就會直接流淌出來。

    至于生命力,我的鼎之篇章便是神農鼎,其中一絲的藥氣流淌出來,便將這個人失去的生命補齊一絲,雖然只是暫時性的,但是好歹是讓他恢復了一些正常。

    只不過接下來我就感覺到奇怪了,在他身體中充滿了一道放射性的靈氣源,就好像是回靈石。

    但又跟回靈石不一樣,竟然是燃燒人的生命力去轉化為靈氣。我用劍氣將這氣息包裹了一絲進入我的體內,然後看著那女醫師。

    "這只是暫時性的,不過他的靈魂......"我欲言又止,那女醫師這下子才開始正視我。

    "你也感覺到了?"她說道。

    我點點頭。

    除了他們在生命上的放射性擴散,還有著靈魂。他的靈魂就好像是一個氣球,然後被那類似靈氣的氣息扎了個小小的洞,其中的靈魂氣息不斷流失。

    那類似回靈石的氣息,竟然連靈魂也會消耗?恐怕你們還隱藏了什麼事情吧!

    "哈哈哈,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麥其族的醫師拉姆。"

    達布土司指著那女醫師說道,然後指著我開口卻犯了難︰"這位是......"

    "我是王盼,路徑此地而已。"我都還沒給他們說過我的名字,此時我開口說道。

    "呵呵,這位小英雄不但人俊,功夫也俊,就是他為我們族內帶回來了數百條變異蟲草。甚至還有一條王蟲,這下子我們族人就有救了!王吉王和兩兄弟已經將那些變異蟲草送到您的住所,他這次是親自來送王蟲的。"達布土司便是指著我說道。

    這老小子,又給我下套。

    "啊!你怎麼不早說!"

    拉姆尖叫一聲,也是看到了我背後的背包,然後伸手就要將我背後的包裹取下來。但此時我確實一伸手擋住了她的手臂,頓時手臂上如同被鐵條鞭打了一下。

    啪!

    空氣中響起一聲微不可查的聲音,我與拉姆眼中均是露出光彩。

    "你是什麼意思?"拉姆立即冷笑著說道,雙手之中緩緩律動,我立刻感覺到她袖子里有著一道道尖銳的鋒芒,那是她的手術刀在閃爍。

    我卻沒說話,而是看著達布土司,臉色露出微笑,一言不發。

    "別沖動,別沖動,我話還沒說完呢!"

    達布連忙拉著拉姆,然後說道︰"這王蟲可是小英雄辛辛苦苦弄到手的,我麥其族可不能虧待他!"

    "哦?想要好處?那讓我先稱稱有幾斤幾兩!"

    話剛落音,這拉姆便是已經掠到我身後,手中刀具上寒光爆射。

    我頓時瞳孔一縮。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