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章王盼抓鬼

第三章王盼抓鬼

    先是第一天晚上,我媽起來上廁所的時候,听到客廳里面的飲水機響了,就是那種倒水的時候。飲水機會發出來的咕咚咕咚的響,那時間,正好是普通人倒一杯水的時間。

    那飲水機的聲音落下來後,就是家里客廳的電話忽然開了,就是那種被人按了免提後的樣子,一直不停的嘟嘟嘟叫。

    家里的電視也開了,電視里面不停的在唱京劇。

    听到這的時候,我都已經感覺有些後怕了,如果是我遇到這種情況的話,估計都要嚇成傻逼了,沒想到我媽膽子還挺大,直接開門出去看客廳了。

    客廳里面當然什麼都沒有。她就把電視和電話給關了,重新回去睡了。

    這些事情也沒有什麼,畢竟這些電器肯定是用的比較久了,所以出故障了。

    真正奇怪的事情還在後面。

    就是我爸媽晚上睡覺的時候,總感覺床旁邊有人走動,而且每次睡到晚上兩點鐘的時候,就會感覺自己的身體猛地往下沉去,那種失重感直接能把人給驚醒過來。

    當然,這些怪事,還是打消不了我媽想要買這房子的決心,畢竟這房子便宜啊,而且她已經找好關系了,買了這房子後,她可以把全家的戶口都給遷到縣城里面去。

    所以雖然感覺有些詭異,我媽還是沒太當回事。還是往里面住了。

    哪里知道,前天晚上就出事了。

    前天晚上,我媽被一些朋友約去通宵打麻將,我爸看了一會兒,就先回去睡覺了,到了晚上三點鐘,我媽回去的時候。還以為我爸睡熟了,也沒有太當一回事,掀開被子進去睡覺了。

    結果昨天起來後,我爸怎麼叫都叫不醒了。

    這可把我媽給嚇壞了,連忙打了120把我爸給送醫院里面去了,剛到醫院,我爸就醒了。還挺精神的,和我媽說了幾句話後,說自己挺累的,就繼續去睡覺了。

    哪里知道,這一睡下去,就再也沒有醒過來了。

    醫院那邊也檢查不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來,只能讓我媽把我爸給帶回來了,結果帶回來後,情況更早了,我爸今天中午的時候,忽然猛烈的打嗝起來,打著打著。就咳嗽了,咳出了一大片血,床單都被弄的全是血。

    我媽這才想起來給我打電話,結果剛說兩句,高血壓上來,一下子就暈過去了,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听我媽說完,我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了。

    如果我這時候再意識不到這事情有鬼的話,我也是個傻子了。

    我爸肯定是撞邪了,而且還是很嚴重的那種,看我媽的樣子,內疚的不行,我也不好去譴責她。

    畢竟這事情雖然是她貪小便宜給弄得,但卻是為了我好,畢竟現在農村戶口想要去城里上學,有時候有錢出借讀費,沒有關系也是進不去的。

    雖然縣城也不算是城市,但卻比我們這鎮上要好太多了。

    "听你媽說的,我倒是差不多有些理解事情了,這事情肯定是你爸撞邪了,那不停的打嗝就是有髒東西想要上你爸的身,一口陽氣上不去,陰氣下不來,所以才會不停的打嗝,至于咳嗽,那應該是那髒東西已經進去了,引起你爸身體的不適,把身體里面的陽血都給咳出來了。到醫院為什麼忽然好了,出來後,又惡化了,這又牽扯到一種說話,听說現在的鬼怪對穿白大褂的人很害怕,畢竟那些醫生身上沾染了很濃郁的血氣,而且醫生本就算是世間至陽之人,鬼怪害怕也是對的。"黃大仙開口說道,"事情的疑點就出在,這事情到底是無心的,還是有人在暗算你爸媽,你問問,這房子的事情,是誰告訴他們的,這人應該是問題的突破口。"

    我點了點頭,把這個問題拋給了我媽。

    我媽開口說道,"還能是誰,可不就是你大姨那一家人嗎?早知道我那時候就不听他們的了,現在好了,你爸都要被我給害死了!"

    我看著我媽又開始內疚起來,連忙開口安慰她,讓她先去睡覺,讓我和我爸單獨待一會兒後,這才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大仙,這事情要怎麼處理?還有補救的辦法嗎?"

    "補救的辦法當然是有的,不過卻很危險,就算是救回來了,你爸也沒幾年好活了,畢竟他現在已經六十多歲了,三魂七魄散了,又加上吐出這麼多陽血,最多也就只有三四年活了。"

    黃大仙還想開口說什麼,我就打斷了他,開口說道,"告訴我,什麼辦法!"

    "唉。"黃大仙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你先去準備一些東西,一面鏡子,半斤糯米,三兩雞血,兩把黃豆,然後再弄一條紅繩子,和一頭斬了腦袋,快死的雞。"

    我點了點頭,也出去開始準備了。

    鏡子不用說,誰家都有。

    我家本來就是農民,家里也是有養雞的,所以那雞血和雞倒是不用準備了,紅繩子也好辦,不過那半斤糯米和黃豆,倒是有些難為我了。

    我出去找隔壁鄰居,一家家問過來,這才把那糯米和黃豆給湊齊了。

    湊齊後,黃大仙就開口說道,"你先把這雞血給潑到你家窗子上,記住了,是潑。"

    我點了點頭,過去直接把雞血潑到了窗子上,然後開口說道,"接下來呢?"

    "然後把糯米和黃豆都鋪在地板上,記住了,一定要均勻,不能讓任何一個地方遺漏下去,接著再把鏡子掛在你爸床頭對面的地方,拿著繩子和雞,站在你爸的身邊。"黃大仙開口說道。

    听黃大仙說完,我也有些疑惑,開口說道,"做這些是干嘛的?"

    "我剛才不是和你說了嗎?你爸的身體里面現在有一頭想要和他搶身體的鬼怪,雖然以你現在的實力滅掉這鬼怪是很簡單,但你爸的陽氣實在是太弱了,被你這麼一沖,肯定是要一命嗚呼了,所以就要用到這些東西。"黃大仙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斬了腦袋,半死不活的雞,是陽氣最重的時候,一會兒把它放在你爸的身上,你爸體內的那個髒東西肯定會受不了出來的,而鏡子是用來嚇那個髒東西的,讓它受到驚嚇,徹底從你爸的身體里面出來,我知道你現在的怨氣,肯定是要殺了這害的你爸少了好幾年壽元的髒東西,所以在它出來後,它肯定是要往窗外跑的,就讓你在窗戶上潑雞血,它沾了雞血後,就和人被開水潑了一樣,肯定四處亂竄,這時候地上都鋪滿了黃豆和糯米,它沒有地方站的,肯定想要回去,但這時候你已經用紅繩把你爸的身體給鎖住了,它進不來,又出不去,只能在糯米,黃豆,雞血的夾擊中,不停的掙扎,變弱,徹底變弱後,你就可以用很微弱的真氣殺了它,記住了,千萬不能使用真氣,沖撞了你爸,你可就真的是罪人了!"

    听黃大仙說完,我也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黃大仙說著輕松,我卻感覺並不是很輕松。

    畢竟只要我出現一點兒差池,那死掉的可就是我爸了。

    那可是我爸啊!

    我嘆了一口氣,把鏡子掛在我爸床頭對面後,拿著那斬了腦袋,半死不活的雞和紅繩,站在我爸的身邊。

    "準備好了沒有?"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狀豐討亡。

    "一會兒我說開始,你就直接把那雞放在你爸的腳上,那髒東西就會坐起來,我讓你動手後,你就按照這個樣子,用紅繩子把你爸給捆綁起來,記住了,一定要在一分鐘之內干完,不然陰魂回來後,就會選擇同歸于盡了!"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咽了口口水,慎重的點了點頭,即使是面對王鐸或者夜叉的時候,都沒有如此慎重過。

    ps:

    第三更,第四更十二點前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