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章超度

第五章超度

    墳地那邊的陰氣很重,如果任由我媽跑進去的話,後果肯定是不堪設想的,我肯定不能讓她跑進那里去。我連忙對著黃大仙開口說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快點追上去?"

    黃大仙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沒辦法,你先跟過去吧,看看那髒東西到底想要干嘛。"

    看來也的確只能如此了,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我嘆了一口氣,繼續跟著我媽朝著墳地那邊追了過去。

    但追著追著,不知道為什麼,我發現自己竟然給追丟了,這可把我的冷汗給嚇了一身出來。我連忙停了下來,用真氣去尋找我媽的方向。

    "用真氣搜不到的,這里是墳地,陰氣特別濃郁,你的氣機會在這里被弄亂的。"黃大仙見我這時候的動作,也開口說道。

    "可是,我也不能任由我媽這麼下去啊。"我咬了咬牙,放大了搜索我媽氣機的真氣力度,真氣席卷著開始將周圍的陰氣吹散而開。

    "別這麼浪費真氣了,你這是在做無用功。"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沒有理會黃大仙,依舊不要命的往外面散發著真氣。

    我知道,如果一旦我放棄了搜查的話,我媽肯定要出現生命危險了。

    就在這時候,我忽然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機鎖定了,這讓我渾身的毛孔都很是敏感的豎立了起來。好像是被刺激到了的貓一樣。

    我皺起了眉頭,有些狐疑的用真氣感應了一下四周,沒有人啊。

    就在這時候,一道幽幽的歌聲響了起來,這本來就是墳地,而且今天晚上的夜色實在說不上是好,黑茫茫的一片。伸手都只能勉勉強強看到五指,猛地听到這幽幽的歌聲,還真是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這歌聲一听就是女人唱的,聲音尖銳而又恐怖,僅僅只是聲音,就讓人頭皮都感覺發麻起來了。

    這大晚上的,誰會在墳地里面唱歌的?

    不對。這是我媽!!

    很快,我就反應過來,就跟瘋了似得朝著那聲音的方向追了過去,很快,那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我在一處墳頭,看到了一個披頭散發的女人。

    因為月光很暗,所以我一下沒能認出來,這到底是不是我媽。

    這個女人就坐在墳頭上,那嘴里發出一陣陣抑揚頓挫的歌聲,那歌聲特別的奇怪,听著就給人一種悲傷的感覺。

    "媽!"我看著那個披頭散發的女人,大聲開口叫了一句。

    那個女人轉過頭看了過來。嘴里的歌聲戛然而止,這時候,風也把烏雲吹散,露出了雲後面的月,這也讓我看到了那個女人。

    看到那女人後,我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五官上還是我媽的五官,我可以認得出來,但是,那猙獰的表情,陰狠空洞的眼眸,還有血紅血紅的嘴唇,這使得我媽看起來極其的恐怖。狀司反血。

    我知道,我媽這是徹底中邪了,現在佔取意識的應該是那個髒東西,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大仙,我要怎麼做?"

    "你媽的陽氣還是挺重的,不過用太多的話,還是會沖撞到她,這時候有兩個辦法,一個是直接硬打硬,就是直接用真氣把那個髒東西給鎮死,第二個,就是將那髒東西給超度了,讓它自己甘願從你媽的身體里面出來。"黃大仙開口說道。

    "超度?那不是佛教的東西嗎?"我開口疑惑道。

    "道教也有超度的好吧。"黃大仙沒好氣的開口說道,"一般這種髒東西都是因為生前的怨念太重,所以才會導致怨氣腐蝕意識,使得自己不能入地府輪回,所以這時候,只要你答應為它洗盡怨念,並且給它打開通往地府的道路,牽引它去投胎,那就可以了。"

    "那要怎麼做?"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把真氣運轉到嘴上,不念的念ヵ元始天尊說生天得道真經ヴ就可以了,至于打開通往地府輪回的路,那就更簡單了,用ヵ地藏王菩薩救苦救難通幽訣ヴ就可以了,記住了,先打開地府輪回的路,然後再用ヵ元始天尊說生天得道真經ヴ牽引它,你一旦答應它,要幫它超度,如果成功了,算功德一件,但若是失敗了,那便是失信于人,那天上五雷便要來打你!"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你們玄門中人真尼瑪是把自己腦袋給吊在褲子上的嗎?為什麼做點事情,稍有不慎就要天打五雷轟啊!"

    "煉氣本就是逆天之事,有此報應也是應當。"黃大仙很是自然的開口說道。

    應當嗎?我皺起了眉頭,我修的是自己的道,煉的是自己的氣,那賊老天有什麼資格來降天劫打我?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子里忽然想起了之前黃大仙和我說的,高冷哥一聲喝退天雷的事情。

    我估計當時高冷哥的心里就是和我現在一樣的想法吧。

    這世間,誰人有資格降罰于我?即使是天也不行!

    我抿了抿嘴,慢慢的把那ヵ元始天尊說生天得道真經ヴ和ヵ地藏王菩薩救苦救難通幽訣ヴ給消化下去後,這才吐出一口濁氣,看著面前那對著我充滿憤恨,虎視眈眈的髒東西,開口說道,"我可助你去投那輪回,只要你從此人身上出來,我便可以將你一身戾氣洗脫,送往地府,投胎做人,君以為然否?"

    那髒東西看著我,眼眸中的憤恨更加強烈起來,估計是還記掛著我之前在我爸房間里面撒的那些雞血和糯米,想要誅殺它的事情吧。

    我見那髒東西還盤踞在我媽身上,冷哼一聲,手指直接捏了一個雷指,一指直接指向了面前的這個髒東西,冷聲開口說道,"冥頑不靈的畜生,真當我不能收拾你嗎?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念在你可憐的份上,才會如此幫你!你若再冥頑不靈,那我便直接一道天雷將你劈的魂飛魄散!"

    那髒東西還在猶豫,唧唧歪歪的不知道說些什麼東西,我把手指往下一壓,轟隆一聲雷響,直接將那髒東西從我媽的身體里鑽了出來,跪在地上,對著我不停的磕頭。

    我這才看清楚這髒東西的本來模樣,這是一個長發女子,穿著一件紫紅色的長袍,很有民國時期那種戲子的感覺。

    我在一邊幫我媽找了個舒服的地方,躺了下來,然後看著那對著我磕頭的長發女子,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既然你選擇出來,那我便送你一場造化!"

    雖然我心里挺反感這個差點害死我爸媽的長發女子,但想想,如果我被雷給劈死了,那我爸媽就徹底完了,還是忍了這口氣,開始念起ヵ地藏王菩薩救苦救難通幽訣ヴ,很快,我就感覺到,在我的面前,一個我看不見的通道打開了,無數帶著鬼哭狼嚎的陰風從那通道里面吹出來,我的三魂七魄被這一沖,也緩了下神。

    長發女子見我竟然能打開地府通道後,磕頭嗑的更加勤快了。

    我咬了咬牙,開始念起ヵ元始天尊說生天得道真經ヴ來,隨著我經文的念動,那長發女子身上的怨氣也是越來越淡下來。

    我看著長發女子身上的怨氣隨著我念動經文,開始變得越來越淡後,心里也松了一口氣。

    等那長發女子身上怨氣全都散完後,她轉過身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多謝大人贈輪回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若有來世,定當做牛做馬以報恩。"

    話音剛落,她便進了那通道中。

    就在她進通道中後,我感覺到一股凌厲的真氣鎖定了我,這股真氣充滿了敵意!

    我暗道不好,這時候根本不能停止用經文超度長發女的舉動,一旦我停了,她就被困在輪回中,而我也會被天雷硬生生的砸死!

    ps:

    卡文了,因為已經到了要結局的階段了,所以填坑的難度很大,這兩天卡文卡的嚴重,我還是高估我自己了,今天就先這一更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