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章暴走

第六章暴走

    不還手,等于我要被那人給打死,還手的話,不僅僅是這個女鬼要灰飛煙滅。我還要面對天雷,同時面對天雷和那個人,我還是要死。

    也就是說,不管我怎麼選擇,我都逃脫不了要死的結果,知道了這個結果後,我也肯定了,這次我絕對是被算計了。

    這個算計我的人,先用我爸媽做誘餌,然後再把我給引到這里來,只要我選擇超度,那就不能動手了。也就是說,這時候的我,和待宰的羔羊也並沒有什麼區別。

    知道了這一點後,我也有些焦躁起來。

    "杳杳冥冥,內外無事,昏昏默默,正達無為,古今常存,總持靜念,從茲解悟,道力資扶,法藥相助,乃節飲食,驅遣鬼尸,安寂六根。靜照八識,空其五蘊,證妙三元......"

    我一邊念著超度經文,一邊分心在自己的內心問黃大仙自己應該怎麼辦。

    "這確實有些難辦啊。"黃大仙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可以感覺得到,對方的實力應該是比你要弱一點的。頂上三花巔峰吧,就差一步斬三尸了,但現在的你,根本沒辦法還手啊。"

    "這超度還要持續多久?"我皺了皺眉頭,開口詢問道。

    黃大仙楞了一下神,開口說道,"應該還要五分鐘吧。"

    就在黃大仙說話的時候。我也听到了簌簌的腳步聲。

    那人,正在我後面!!

    我一邊用真氣牽引著通往地府的路,一邊念著咒語保護那個女鬼,然後轉過頭去,就看到兩個穿著道袍的人正獰笑著看著我。

    其中一個正是之前在玄青鬼市推倒周小蠻,武當山掌教的兒子,王維剛,還有一個則是穿著道袍的中年人,看氣息應該也是頂上三花級別的。

    王維剛看到我後,也不由得笑了起來,"果然如同師叔調查的一樣,這小子的父母還在世。他根本就不是什麼青魚大人,他就是個冒牌貨。"

    听到王維剛的聲音後,我也感覺到有些不妙起來,我千算萬算,甚至想到這事情是惡念王盼動的手腳,卻怎麼都想到這事情竟然牽扯到了武當山,還是我之前在玄青鬼市結下來的因果。

    那個被王維剛稱之為師叔的人听到王維剛的話後,也冷笑了一聲,"魑魅魍魎罷了,一個散修,真以為自己能有多大能耐,听說上次連火雲師兄都栽在這小子的手上了?"

    "嗯,不過火雲師叔並沒有動手,只是被這小子給唬到了,如果知道這小子並不是青魚大人的話,我估計這小子當初絕對沒有機會走出玄青鬼市,到頭來,這還是一個狐假虎威的衣架子。"王維剛冷笑著開口說道。

    我听到這的時候,心里也有些沒底了,按照這趨勢,看來,我是真的要完蛋了。

    "哼哼,也是火雲師兄膽子小,如果是我的話,我但是就動手了,這麼一個小角色,哪里還需要出動全門派的力量啊,我當初說自己已經找到這小子門路時,門派的人竟然還說我胡言亂語,是在嘩眾取寵,真應該把現在這個畫面給拍下來,好好給那群不長眼的家伙看看,到底誰才是在嘩眾取寵。"那個被王維剛稱之為師叔的人開口說道。

    "師叔英明,若不是師叔調查出來這小子的底細,用那間凶宅把這小子給引到這里來,然後再施以妙計引蛇出洞,讓他陷入這等難堪的地步,我們也不能這麼輕易就能搞定他啊。"王維剛冷笑了起來。

    听到這後,我腦子里面的那些事情也全都被我給理清楚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我爸之所以會出事,就是因為面前這兩個畜生。

    "我們簡直是天時地利人和,本來我以為只是把他引過來,確定身份後,就能讓門派來人了,卻沒有想到會發生現在的這些事情,這小子救母心切,竟然直接追出來了,而且竟然還要用道教超度的辦法將那陰魂給引渡到地府去,現在好了,整個人都被困住了,我們不需要門派來人,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搞定這小子了。"王維剛的師叔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

    我一邊念著咒語,一邊心里也開始慢慢的感覺到絕望起來,看來還是出意外了,我沒想到這忽然的事情,竟然會引發這樣的意外。

    而我竟然會死在這種意外之中。

    這是我的疏忽,如果我能夠早點提醒我媽的話,事情就不會這樣了。

    "那師叔,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這小子打斷了我兩條腿,我要打斷他三條腿,不,我要把他給做成人棍,放進甕里養著,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王維剛的眼眸中滿是仇恨,那股子的仇恨使得他看起來很是猙獰,顯然我之前打斷他兩條腿的舉動讓他直到現在還記掛著。

    "確實,殺了這小子,也太過于便宜他了,我想想,我們要怎麼折磨這小子!"王維剛的師父冷冽的笑了起來。

    這時候正在朝著地府引渡過去的女鬼也發現了這一點,已經被我洗去戾氣的她,听到這些對話後,自然清楚,現在的所有事情,都是因為她的緣故,才會變成這樣的。

    "恩公,您的心意我也已經清楚了,能讓我從那無邊的怨念中醒過來,有這片刻的清醒,我已經很滿足了,還請恩公斷了這通往地府的路,讓宛心就這般自生自滅吧。"那女鬼轉過頭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脆生生的聲音透過通道傳進了我的心田。

    原來這女鬼叫做宛心......

    名字還挺好听的,見她這麼說,我搖了搖頭,把聲音傳了過去,"先不說我若是讓你通往地府失敗,會遭雷劫,結局還是難逃一死,光是我自己的內心,也接受不了,你是一個好人,只是之前因為怨氣,所以才做出了一些傻事,反正左右都是死,我不如在臨死之前先把你給送到那邊去,至少你還可以投胎做人。"

    "恩公,宛心不是一個識大體的人,也沒讀過幾年書,但宛心懂一個道理,那就是自己犯過的錯,要自己來彌補。"宛心深深的看著我,"原本宛心以為這世間再無一個好人,所以這才會產生如此強大的怨氣,現在想想也是自己太過于狹隘,世間還有恩公這等好人,宛心本就是一名已死之人,投胎不投胎,也不重要,但宛心本就害了恩公的雙親,若是現在宛心又害了恩公,又有什麼臉面去那地府轉生。"

    我已經意識到宛心想要做什麼了,瞳孔一縮,看著宛心,在心田大聲的嘶吼,"不!你別做傻事,我會把你送到彼岸的!"

    "恩公,若您有心,可到黃龍山下為我上一炷香,我的名字叫做,余宛心。"宛心輕聲笑了笑,本就有些虛幻的身子漸漸消散了下來。

    "若這是因為恩公的緣故,宛心不能投胎,那便是恩公的業障。"

    "但若是宛心選擇自我了斷,這業障並不算恩公的,恩公有心了,若有來世,宛心還願為恩公做牛做馬!"

    最後一個字落下後,宛心的身體也終于化作了無形。

    "不!!!"

    我呆呆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腦子里面全是空白!

    原本正在念咒的嘴巴也戛然而止。

    因為我失去了哀念,亂七八糟的負面情緒充滿了我的心神,最後統統化作了一種叫做憤怒的情緒,眼眸變得火熱。木聖有劃。

    我轉過頭去看向了一臉呆滯的王維剛二人,冷冰冰的開口說道,"都是你們兩個畜生,如果不是你們,我爸媽不會出事,如果不是你們,宛心不會魂飛魄散!"

    "我要你們死!"

    ps:

    剛到上海,挺累的,今天就先這一更吧,另外昨天我說的完本階段,不是說馬上要完本,而是接下來的劇情不會繼續挖坑了,而是會把前面挖的坑慢慢給填上,全都填上後,也就完本了,就本書目前挖的坑,應該還要段時間才能全都填完,本書不會爛尾,請大家放心閱讀。然後就是福利,大家有生日的,可以私聊我的qq︰42898772。在自己生日當天,和我說,我會在書的章節尾祝他/她生日快樂。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