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章影帝黃飛

第八章影帝黃飛

    "怎麼追蹤黃飛?"我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

    "王盼,你的殺意有點重啊。"黃大仙開口說道,"再這麼下去。心魔很快就會吞噬你的負面情緒,甦醒過來的!"

    我輕笑了一聲,"換做是你,你的父母因為別人而損失壽命,一個本來應該可以投胎轉世的靈魂,因為別人而魂飛魄散,你會怎麼做?"

    "我知道了。"黃大仙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把感應標記的方法傳給你了。"

    我感受了一下,的確可以從自己的腦海里面讀取到黃飛的位置,我抿了抿嘴,扛起已經昏迷了的我媽。先快步的朝著我家沖去,到了我家後,我把我媽放下來。

    在門口布置了一個迷魂陣後,這才按照腦海中的標記,迅速的朝著黃飛追了過去。

    這時候黃大仙開口說道,"你接下來要怎麼做?"

    "等殺了黃飛後,我就讓我爸媽換一個地方住,既然武當山的人要殺我,並且把念頭都動到我父母的身上了,那我也會讓他們知道,惹怒了我是什麼下場,雖然我現在的實力不能直接殺上武當山,但我卻能夠讓他們的人沒膽子出現在外面。"我淺笑了一聲,淡然的說出了一句無比恐怖的話來。

    "看來七殺令影響了你的心智,讓你變得更加嗜殺了。也不知道七殺令對你究竟是好還是壞。"黃大仙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這樣才好不是嗎?拋棄掉那些不應該有的慈悲和軟弱,才更適合成為強者。"我沉聲開口說道。"這不也是你一直和我說的嗎?"

    黃大仙沒有說話了,而我則直接朝著腦海里面標記的位置追蹤了過去。

    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倘若黃飛不死,那我王盼又有何臉面去當人?

    而另一方面,黃飛迅速的離開戰局後。也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變得無比的快起來,他沒有想到自己要面對的竟然是這麼恐怖的一個存在。

    當然,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那個該死的女鬼竟然會為了那個叫王盼的小子甘願魂飛魄散,難道她不知道魂飛魄散就真正意味著死亡了嗎?

    "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我以為靠著那個女鬼,我能夠成功的狙擊掉王盼。為門派立下一個頭等功,卻沒有想到落到現在這個局面。"黃飛嘆了一口氣。

    "只是我把維子給留在那里了,如果這件事情讓掌門知道了,我也難逃一死啊。"黃飛深吸了一口氣,他很清楚,現在的武當山幾乎就是掌門的一家之言,倘若真的讓對方知道自己拋棄了維子,逃走了,自己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一想到這里,黃飛也有些猶豫起來,雖然自己剛才燃燒真氣和精血提升了自己的速度,但自己的劣勢依舊還是沒有任何的改變。

    "怎麼辦。怎麼辦?"強忍著自己體內已經失去控制,不停翻滾著的真氣涌動,吐了一口血,這才感覺好一點。

    很快,黃飛就想起了一個辦法,禍水東引啊!

    沒錯,禍水東引,維子是誰殺得?王盼啊,這事情最大的罪魁禍首不就是王盼嗎,只要自己把這個鍋甩給王盼,那事情不就變得好辦起來了嗎?

    一想到這里,黃飛本來就慌張的內心也定了下來,他深吸了一口氣,拿出手機來,撥通了門派的電話,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黃飛開口說道,"啟稟大長老,我這次的任務失敗了。"木向他亡。

    "任務失敗了?什麼任務?"電話那頭的武當山大長老愣了一下,立馬開口詢問道。

    "是這樣的,前些日子,我調查出來之前惹了火雲師兄和維子的罪魁禍首是那個人後,我就開始調查,後來被我查清楚了,此人根本就不是什麼當年一聲喝退天雷的青魚大人,他是散修沒有錯,但卻沒有我們所想象的那麼厲害,我甚至調查出來他才只有二十四歲,家中還有雙親。"黃飛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糊涂,糊涂啊!"大長老這時候也意識到什麼了,開口說道,"然後呢,你接下來做了什麼?"

    黃飛這才深吸了一口氣,把自己應該說的,都給說出來了。

    "你的意思是,你算計了那個叫王盼的人的父母?你他媽的傻啊,你不知道禍不及家人嗎?不是我們道家人講信用,而是這麼做的話,會有業障的,這業障不是算在你黃飛的頭上,而是算在整個武當山之上了,本來這幾天,因為華山那邊出現意外,我們武當山的氣運已經有些弱了,現在被你這麼一整,我武當山千年的正氣全被你整的污穢了。"大長老有些氣急敗壞的開口說道,因為激動,一向穩重的大長老這時候竟然爆了粗口。

    而黃飛听完大長老的話後,也怔了一下,開口說道,"我黃飛有愧于門派,以死謝罪。"

    "以死謝罪?以死謝罪能讓武當山的正氣回來嗎?"大長老嘆了一口氣,"現在說什麼都晚了,你是和維子一塊兒去的米城吧,回來吧,回武當山,你們至少有正氣庇佑,不會遭天譴,要是在山下,又有這麼重的業障,十有八九會遭天譴,以你們的修為,扛不住的。"大長老雖然生氣,但還是開口說道。

    黃飛怔了怔,旋即馬上淚流滿面,咽哽的開口說道,"是我的不好,現在事情已經晚了。"

    "晚了?什麼晚了?"大長老愣了一下,開口詢問道。

    "我沒想到那個王盼真的是斬了惡念的存在,我以為他很弱的,所以就帶著維子一塊兒去尋仇了,結果,結果......"黃飛說著說著,眼淚鼻涕全都出來了。

    如果這時候大長老就在黃飛的面前,肯定對他的說辭非常的相信。

    不過就算現在不在,大長老也听出了黃飛語氣中的悲傷感,他的腦袋變得一片白茫茫的,過了好久才開口說道,"你的意思是,維子,出事了?"

    "是我該死,沒能保護的了維子,甚至我連他的尸體都沒能搶回來,如果不是為了報信,我苟延殘喘的跑出來,估計連我自己都要死在那里。"黃飛有些淒慘的開口說道。

    "王盼!"大長老在電話那頭咆哮了一聲,"殺我武當山弟子,此仇我們武當山和你勢不兩立!"

    說完,大長老就開口說道,"這事情也不怪你,你回來吧,如果那小子真的如同你所說的,斬了惡念的,你可能已經被鎖定位置了,趁現在,趕緊跑,跑到機場,那兒人多,他不敢動手的,上了飛機後,如果他還跟著過來,我們會讓他好看的。"

    話音剛落,大長老直接掛掉了電話,顯然情緒有些激動。

    大長老的話剛說完,黃飛就愣了,什麼,自己的位置被鎖定了?

    一想到這兒,黃飛也慌了,自己在這里耽擱的時間太多了,如果再不走的話,等那個王盼追上門來,自己就要死了!

    他連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朝著外面趕去。

    他剛打開門,就懵了,因為門外竟然站著一名穿著休閑衣服,一頭白發的青年,青年有些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開口說道,"看不出來啊,你看上去這麼老老實實的,騙起人來,如果我當時不是在場的人,估計連我都要信了。"

    黃飛看到那個白發青年後,怔了一下,後退了兩步,呆呆的看著面前的白發青年,開口說道,"王盼!"

    還沒等他說完,我直接伸出手去抓住了他的喉嚨,聲音冷冰冰的傳了出來。

    "害我父母,就想要這麼輕易的走?"

    ps:

    第二更,另外,忘記說了,本章和上一章,有書友龍套黃飛出場,大家掌聲歡迎。還有就是,生日想要祝福的朋友,盡量在生日當天和燈草說,不然燈草會忘了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