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四章悟

第十四章悟

    听到高天宇的聲音後,我也是怔了怔,因為我不太清楚他說的殺,到底是要殺誰。

    高天宇看了我一眼,"倘若負了老祖宗。那嚴格意義上便不能稱之為龍虎山弟子,這樣的人,殺了便殺了。"

    我這才明白過來高天宇的意思,看來這小子是一個真正的保皇派啊,我抿了抿嘴,開口說道,"行吧,半個月後見,我還沒見過你現實里面的樣子呢。"

    "是!"高天宇的身影慢慢的消散了。

    正在我剛打算走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一股無比熟悉的氣息從我身後傳了過來,這氣息充滿著暴戾,瘋狂。還有黑暗,一感覺,就讓人覺得有些反感,我剛想轉身去看,人也被從這個鬼地方給送出來了。

    我皺了皺眉頭,然後搖了搖腦袋,苦澀的笑了笑,那氣息我怎麼可能會熟悉呢。

    不過讓我感覺震驚的是,鬼臉竟然會是大洋,而且從大洋的樣子中可以看得出來,他似乎是認識我的,我明明沒有和別人說過我就是血眼的事情。為什麼大洋會認出我是血眼來,而且他在成為鬼臉後,還可以先不參加會議,而是先打電話給我?

    但我仔細想想,這可能是白奇幫大洋做的,雖然不知道白奇為什麼會帶走大洋,不過想來大洋對白奇來說,應該還是很有用的。想要讓大洋更有用,那就必須得要讓大洋的實力提升起來,參加這個儀式也正是實力提升最快的辦法。

    我深吸一口氣,看了自己的手掌一眼,如果說第一階段的儀式很像是養蠱的話,那第二階段的儀式已經赤裸裸的告訴人,這就是在養蠱。

    讓七個人相互廝殺掠奪,最後只能有一個人成功。這可不就是養蠱嗎?

    仔細想想,大洋那恐怖的氣息就先不說了,之前落後我的高天宇這時候都比我強了,這七個人的戰斗里面,我是最弱的。

    還有半個月就要開始了,我得在這半個月里面,到達斬惡念的程度啊。

    只是這斬惡念的概念這麼模糊,到底要怎麼才可以斬惡念,根本就讓人說不清道不明的。我就是想要斬,也根本借不到力啊。

    就在這時候,我已經把車子給開出縣城了,我想了想,還是把車給開向了我大姨家的位置,等我到的時候,看到我大姨家樓下聚集著很多人,我就知道,修羅眼的作用是真的可以持續下去的。

    我並沒有想要過多的停留,這次過來也只是想要確定一點事情而已,不過就在我要把車子給開走的時候,我看到兩個警察朝著我走了過來。

    我可以確定,這兩個警察就是沖著我來的,不過我自問,昨天沒有留下任何痕跡,甚至在進我大姨家的時候,我用真氣將周圍所有的視頻都給屏蔽了,根本不可能拍到我爬進我大姨家的很急。

    甚至最後選擇殺死她也是用的幻術,讓她自己去跳的樓,所有的一切根本就沒可能把我指向殺人犯的地步,所以我也很是安心的坐在車里等著那兩個警察過來。

    很快,那兩個警察也過來了,這是一男一女兩個警察,那個女警察長得還挺好看的,她過來後,敲了敲我的車窗,我就把車窗給降了下來,一臉迷惑的開口詢問道,"怎麼了?"

    "你是死者的外甥?"那個女警察開口詢問道。

    "死者,什麼死者?"我挑了挑眉毛,開口說道。

    "就是你大姨,昨天晚上跳樓自殺的,不過她的死因謎團重重,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線索。"女警察開口詢問道。

    "我也不太清楚啊,不過你怎麼認出我來的?"我開口詢問道。

    "是這樣的,死者死亡後,她的丈夫也瘋了,我們警方就著手尋找起死者的親戚,打算詢問一下有沒有蛛絲馬跡,只是正好今天,你們全家人都搬走了,所以稍稍注意了一下,方才在那邊,我看到你這輛車,正好想起來,就過來問問。"那個女警察彬彬有禮道。

    "既然是自殺,那有什麼疑點可言,我也是正好路過,看到我大阿姨家樓下聚集了很多人,所以才過來看看。不過如果你有什麼疑點的話,可以一起去喝杯茶,好好問問我。"我笑了笑,開口說道。

    那個男警察听到我的話後,眉頭挑了挑,開口說道,"你並不是警察,不能就這麼給這件案子定性,另外,你也是嫌疑人之一,哪有這邊人剛死,你就馬上搬家的道理。希望你能和我去局子里做個筆錄。"

    我轉過頭去看了眼那個男警察,開口說道,"第一,我是在和這位小姐說話,第二,你們之前也說過,死者是自殺的,這可是你們自己定論的,至于第三點,我搬家的事情,你可以問問我周邊鄰居,那是我家人撞邪了,那種邪門的屋子,我會住嗎?我自然會換個地方住了。"

    "你這是在狡辯,我覺得你就是殺人凶手!"那個男警察開口說道。

    "郝智,別亂說話!"那個女警察瞪了一眼旁邊的男警察,我一下就清楚了這個男警察應該是喜歡女警察,所以我才說了一句請客喝茶,他就炸毛了。

    "我哪里亂說話了。"郝智忍不住辯駁道。

    我的手指在方向盤上敲了敲,開口說道,"關于我是不是凶手,你們大可以調查,證據確鑿了,我可以認罪,不過希望你們別來浪費我時間,另外,這位郝智同志,把私人情緒帶到工作上可是很不好的,你信不信我去了警察局,直接投訴你?你可不要懷疑我沒有這個能力哦。"

    郝智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還真的不敢繼續說了,面前這個人能開得起寶馬,還真有可能是有背景的人,要是和他死磕,真有可能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郝智的臉色一變,也沒有多說什麼了。木叼史扛。

    我淡淡的掃了郝智一眼,旋即皺著眉頭,看向那個女警察,開口說道,"話問完了吧,那我可以走嗎?"

    女警察似乎還真沒有看過用這種語氣和警察說話的人,一下子也是愣了,她輕聲笑了笑,對著我開口說道,"這樣吧,這案子確實是可以定位為自殺,畢竟牽扯進這案子里面的兩個人,一個死了,一個瘋了,死者的子女也並沒有想要起訴的意思,不過我希望你以後如果想到什麼,可以和我聯系一下,我叫林玲,這是我的名片。"

    說完,女警察就從自己的卡包里面掏出來一張帶著香味的名片,想了想,又拿了筆,在名片上寫下一串號碼,開口說道,"如果名片上的號碼打不通的話,就打我的私人號碼,不管是請我喝茶還是談事都行哦,不過現在我在工作,就不能和你一塊兒喝茶了。"

    我接過那張名片,看了一眼,輕聲笑了笑,開口說道,"林玲,是個好名字,那這名片我就收下了,請問,郝智同志,我可以走了嗎?"

    郝智的臉色變了變,咬了咬牙,沒說話,我輕聲的笑了笑,對著他們揮了揮手後,直接把車子開走了。

    等車子開出去後,我臉上的笑意這才慢慢凝固起來,旋即將自己放在車里的名片給丟出了車窗,透過這被警察問話的事情,我似乎領悟到了什麼,但又有些抓不住。

    我慢慢的把車停了下來,閉上了眼楮,開口仔細思考起來,到底是什麼事情呢?

    手指在方向盤上輕輕敲打著,因為空調開了熱氣的緣故,坐在車子里的我,額頭上也開始慢慢冒出汗水來。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