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五章鬼臉的作用

第十五章鬼臉的作用

    仔細想想剛才,我是為了偽裝自己,所以才裝出了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所以才能夠明明殺人凶手就是我,我還可以反過去去指責那個郝智的過失。

    但又深入去想。我之所以能夠避開這些麻煩,不正是因為我有一輛寶馬z4嗎,在我們這個小縣城能有一輛車都算是不錯的了,更不用說是寶馬的跑車了。

    所以當我說出投訴郝智的時候,他才會這麼害怕,因為他是真的害怕我有能量,事實上我能有個屁的官方背景啊,但就是因為我有了車,才會這樣。木低找劃。

    也就是因為我有了車,他們兩個人和我說話才是好聲好氣的,如果這時候我是直接走路過來的,如果我用這種語氣說話的話。估計能直接把我給帶到局子里面做筆錄了。

    甚至還可以給我動用一些私刑。

    也正是因為我有了車,那個林玲才會對我態度這麼好,甚至連她的私人號碼都給我了。

    雖然我已經把那張名片給丟掉了。

    我慢慢的睜開了眼楮,這個社會就是如此,笑貧不笑娼,他們明明已經察覺到一些蛛絲馬跡了,卻因為我的三言兩語,直接給定性了。

    我剛想通後,卻發現自己額頭上的汗水下來的更快了,我把空調給關了,又把車頂給打開,這才感覺好了很多。

    不對。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我剛才領悟的,根本不是這東西。

    是什麼呢?

    我開始努力的去抓,卻發現自己什麼都抓不住,就在我打算放棄的時候,馬上就明悟過來了,沒錯。就是這個。

    剛才我從一開始,到最後結束,從始至終,都沒有感覺到哪怕是一點兒的愧疚之意,似乎這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做的一樣,又似乎我根本就沒有錯一樣。

    不管是表面上,還是自己的內心。

    似乎殺了一個人對于我來說,就是殺了一頭雞一樣理所當然。

    想到這的時候。我心里也有些驚訝了,因為就算再理所當然,在警察問自己話的時候,自己也會覺得有點兒愧疚,但我卻根本沒有這種心里。

    似乎我本來就應該這麼做一樣。

    也就是說,現在的我,根本就已經沒有什麼善惡的界限了,那些在俗人看來是惡的事情,在我看來。已經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想明白過來這一點後,我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身子直直的理著,眼楮都開始發出一些光亮。

    以前的我,肯定不會像是現在這樣。

    就在這時候,我體內的那顆血丹也開始迅速的轉動起來,腦海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洗滌了一樣,變得通透起來。

    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我從自己的心里斬掉了一般。

    那種善惡之間的界限,在我心里變得越來越模糊起來。

    難道這就是所謂修羅道的斬惡念?

    就在我心里剛涌起這個念頭的時候,我的手機也響了起來,我迅速的從這個玄妙的狀態中退出來了,等我從狀態中出來後,也發現了自己的額頭上滿是大汗!

    "唉,好不容易出現這種狀態,要是再給你半個小時,你就要把惡念給斬掉了。"黃大仙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我雖然心里也有一些懊惱,不過仔細想想,也沒有感覺什麼,畢竟這東西我既然可以進入第一次,自然可以進去第二次。

    現在只是時候未到罷了。

    我看了一下手機,看到手機上顯示的大洋兩個字後,也怔了怔,輕聲笑著接起了電話,開口說道,"喂。"

    "我到米城了,飛機已經在降落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我就到機場了,你來機場接我。"大洋開口說道。

    "好,等我。"我點了點頭,把手機給掛掉後,也迅速的把車子朝著機場開去。

    不知道為什麼,換做是之前的我,這種狀態被打斷的話,我肯定是不會和現在這麼雲淡風輕的,而現在,我真的是感覺沒有什麼。

    因為我很清楚,自己只要想再次進入這種狀態,那什麼時候都可以進來的,現在這被打算了,怪不了別人,可能是我的時機還沒到吧。

    很快,我就把車子給開到機場了,我們縣城距離機場也不是很遠,最多也就二十分鐘的路程,我到的時候,大洋也剛從機場下來。

    大洋變得和以前不太一樣了,他變得消瘦了很多,以前肥胖的他,這時候已經變得只有一百四十斤左右了,不過倒是精神了許多,如果不是眉眼間還有大洋的樣子,我估計都認不出這小子了。

    說起來我和大洋有很長一段世間沒有見面了,也就是在和他分別之後,我的性格才會發生劇烈的轉換,我對著大洋招了招手,示意他上車後,這才把車子給開走了。

    "媽的,總算從我師兄手上逃脫出來了,王盼,你知道我師兄是誰不?我和你說了,你可不要嚇到啊!"大洋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不就是真武大帝嗎?我早就清楚了。"我抬了抬眼皮,開口說道。

    大洋震驚的看著我,"你怎麼知道的?"

    "先不說這個了,你怎麼知道血眼是我?"我開口說道。

    "我師兄告訴我的啊,龍虎山那群傻逼對你不利,我就轉到武當山去,等以後咱哥倆再殺回龍虎山,定要把那群傻逼給殺個精光。"大洋惡狠狠的開口說道。

    我看了一眼大洋,知道這是白奇和他說的借口,雖然我不清楚為什麼白奇要帶走大洋,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大洋一定對白奇有用。

    我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我和白奇是對手。"

    "啊!"大洋驚訝的說了一句,很快就開口說道,"沒事兒,我早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首先那天我是莫名其妙就離開西蕪古國遺跡的,第二就是,到了武當山後,我師兄就沒讓我和其他人聯系了,這樣也好,我去給你當無間道。"

    "不過我真沒想到你竟然是鬼臉,你和我說說,你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強了?你現在已經斬了善念了?"我一邊開著車,一邊開口疑惑道。

    大洋撇了撇嘴,開口說道,"斬個雞毛撢子,我前兩天才剛達到頂上三花巔峰的境界,我之所以有那麼強的氣勢,還不就是因為上茅之術,請那滿天神佛下來,氣勢自然足了,那群傻逼還想給我弄下馬威,我直接請了一個天將下來,天將散發出來的氣勢直接把他們給震得屁滾尿流的!"

    "啊!"我錯愕的張大了嘴巴,原本以為大洋都已經超越我好幾倍了,沒想到大洋也只是在虛張聲勢啊。

    "不過我現在請了天將下來,實力也可以達到半步斬善念的程度了,雖然打起來只有不到一分鐘就完蛋了,但,我可以用氣勢嚇人啊!"大洋開口說道,"你看上次,我不是就把那些人全給嚇到了嗎?"

    我擦了一把汗,感情大洋和我一樣,都是個虛張聲勢的主兒啊,真是物以類聚,我們兩個顯然都是這種狐假虎威的人了。

    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什麼,轉過頭去開口說道,"對了,你那鬼臉是什麼作用啊。"

    "這個啊,我示範一次給你看看不就得了?"大洋說著說著,自己的臉就開始變幻了,很快,就變成了一張正在發出怪誕笑容的蒼白鬼臉。

    這張蒼白鬼臉出現後,我感覺到大洋似乎就和變了一個人一樣。

    他身上的氣勢也開始陡然增強起來。

    只是一瞬間,他就解除了鬼臉,輕笑著開口說道,"我這鬼臉有助于我的上茅之術,可以跨階請神,原本我只能請高等天兵的,現在可以請來天將那種級別的小仙了,然後就是,請同階神,可以完美融合肉體。"

    ps:

    我之前記錯了,第七人是鬼臉,不是劍指,已經改過來了,因為之前就打算設定大洋是第七人,不管是劍指還是鬼臉,都是有利于茅山請神術的,我以為我之前沒寫第七人的圖案,就想了個劍指,後來經過提醒,才知道之前已經寫過了。前面的劍指我已經改了,現在統一為鬼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