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七章趕尸宗余孽

第十七章趕尸宗余孽

    "跳車?什麼跳車?"僑僑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滿臉疑惑的問了我一句。

    這時候我已經完全沒有時間和她去解釋這麼多了,直接大口說道,"不想死的話,就給我跳!"

    說完。我直接打開車門跳了下來,跳下去的瞬間,我運起了真氣,所以雖然車速很快,我跳下去也只是滾了兩圈,連衣服都沒有磨破。

    在我跳下去的時候,僑僑雖然很疑惑,但也很快就跟著我一塊兒跳了下來。

    我們兩個跳下來之後,天際猛地發出一道劇烈的轟鳴聲,一道一人粗的雷電直接發出巨響轟隆一聲砸在了我們之前坐著的那輛車上。

    那直接被那雷電給轟的炸了,一股強烈的熱浪直接沖著我鋪面而來,我連忙朝著僑僑跑過去。

    僑僑可能是因為跳的比較遠。被這股汽車爆炸的熱浪沖擊後,竟然直接暈死過去了。

    不過好在她跳下來的時候,運真氣了,所以也並沒有什麼事情,只是暈死過去罷了。

    "有人在整事。"黃大仙有些警惕的開口說道。

    "我發現了。"我點了點頭,開口回應了一句,"那人的修為應該不弱,至少這道雷電比我用七星神咒經時候召喚出來的雷電要強一些。"

    "你現在打算怎麼做?"黃大仙開口問了一句。

    "怎麼做?"我反問了一句,然後背起已經昏迷過去的僑僑,直接用了疾行咒,迅速的朝著華山的位置飛奔而去,"當然是跑了。這個攻擊我的人,明明有比我更加厲害的修為,但卻沒有直接過來殺我,而是毀滅了我們的交通工具,顯然,他不想要我在十二點之前到達華山。"

    "你的意思是,他還不會對我們出手?"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按照常理來說。應該是不會的,所以趕緊跑吧,現在沒有交通工具,想在十二點之前到達華山,還真的是有點難了。更不用說,我還得背著一個人了。"

    "跑吧。"黃大仙也點了點頭,"以你現在的真氣,背著一個人。想要在十二點之前到華山,還真是有些困難。"

    而就在我急速奔跑的時候,華山之巔,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和一個穿著紅袍的青年人正坐在那兒下著棋,老者把自己手里的白子落下去一顆後,開口說道,"你這樣,不太好吧。"

    "我只說過,在十二點之前。你不動手,我不動手,但這並不代表著,別人不能動手啊。"紅袍青年人開口說道。

    "沒想到我這一睡,再次醒來的時候,整個世界已經物是人非了,即使是你們這些相識的人,都變得和以前不太一樣了。"須發皆白的老者開口說道。

    "我從來沒有變過。"紅袍青年人輕聲笑了笑,嘴角微微上揚,"我一直是為了勝利而存在著,不過卻也是有所變化,我變了,我比那時候,更加接近勝利了。"

    "你不讓我見他,為什麼?"須發皆白的老者看著紅袍青年,這次他沒有落子,而是認真的看著面前的人。

    "只是單純的不想讓你見他罷了。"紅袍青年開口說道。木低島血。

    "你應該清楚,我想要出手,沒有人能擋得住我,即使是你,也一樣。"須發皆白的老者眯起眼楮,看著面前的紅袍青年,開口說道。

    "但是你不能出去華山不是嗎?只要你一出華山,你就會死。"紅袍青年抬起頭來看著老者,一字一頓開口說道,"但我就不一樣,我可以時刻離開華山,除非你讓所有華山弟子都不出山,否則,你就等著看著自己的弟子一個個死去吧。"

    "我也能選擇在這里直接殺了你。"須發皆白的老者拿著手里的棋子兒在棋盤上輕輕敲打著,語氣听起來很是平穩,一點兒都不像是要殺人的樣子。

    但卻沒有人會懷疑他說的話。

    "可這里只是我的一道分身啊,你最多只能殺了我的分身,讓我元氣大傷罷了,但結局依舊還是沒有變,而且,你可能還會激怒我,既然我們已經定下了游戲規則,那就好好按照游戲規則來玩不就可以了嗎?"紅袍青年輕聲笑了起來。

    "所以當初我才會支持他,而不是你,你就是這樣的人,即使到了現在,也依舊是如此,你明明可以全身過來,那樣的你,渾然不懼我,但卻依舊只是派了分身過來,你永遠不會孤注一擲。"須發皆白的老者把一枚棋子放在桌子上,嘴角微微上揚,"你輸了。"

    紅袍青年怔了怔,看著棋盤,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反映過來,旋即落下一子,原本的棋面又變得變幻莫測起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須發皆白的老者不言,只是落下一子。

    紅袍青年也沒有說話,跟著老者一塊兒落下棋子來。

    華山之巔上,有的只是棋子落在棋盤上的啪嗒聲,還有呼呼響的山風。

    在某一個瞬間,須發皆白的老者把手中的一枚棋子落下,然後撿起了三顆白子,開口說道,"我說了,你輸了,我說你輸,你就只能輸!"

    "可惜現實不是棋局,不是你說了算。"紅袍青年卻也不在意,只是看著面前的老者,然後開口說道,"現在已經十一點了,時間已經過去三分之二了,但卻還有一半的距離,你覺得他能到?"

    "不試試,又怎麼可以確定呢?你說對吧。"老者抬起眼眸看著面前的紅袍青年開口說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和你想的一樣。"

    "那我就等著。"紅袍青年閉上了眼楮,沒有說話。

    這時候我的真氣已經用的差不多了,連我自己都可以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寥寥無幾了,在十點鐘左右,僑僑也已經醒過來了,不過她的實力比較低,甚至都不能跟得上我的速度,所以我這一路上都是帶著她在奔跑的。

    但這也不是事兒啊,跑了這麼久,連我自己都感覺到自己似乎並不太可能會到了。

    "要不,你一個人跑吧,我拖累了你。"僑僑也發現了這一點,皺著眉頭,開口說道。

    我搖了搖腦袋,開口說道,"不行,我要是拋下你,誰知道那群追殺我們的人,會對你做出什麼事情來。"

    "這樣只能讓我們兩個都死在這里,與其兩個人都死,不如就死一個!"僑僑開口說道。

    "不,你們都得死在這兒!"就在我剛想要說話的時候,一道人影出現在我們面前,看到這道人影後,我也怔了一下,因為這人我再熟悉不過了。

    就是牛十三,之前在西蕪古國的時候,他選擇重生了,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他竟然又已經恢復過來了。

    看到牛十三後,我和僑僑也停了下來,顯然牛十三是有備而來,而我和僑僑卻都是疲軍,對上牛十三肯定沒什麼好果子吃。

    牛十三看著我,開口說道,"你殺我趕尸宗滿門,這筆血帳,我會找你算清楚的!"

    趕尸宗?

    我忽然想起來了,之前在玄青鬼市的時候,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我早應該想到的,既然牛十三是趕尸人,他應該也是趕尸宗的弟子才會。

    "我當時以為已經殺光趕尸宗的人了,沒想到,還有漏網之魚,正好,今天我就殺了你,真真正正的做到讓趕尸宗徹底絕種!"我停了下來,看著面前的牛十三,開口說道。

    說完,我轉過頭去對著僑僑開口說道,"你先跑吧。我在這拖住他!"

    僑僑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咬了咬牙,還是走了。

    ps:

    第四更,第五更十二點前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