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章三千白發上華山

第二十章三千白發上華山

    "那你的意思是?"黃大仙開口說道。

    "我們躲他,就說明我們怕他,我們怕他,這輩子都永遠不可能超越他,憑什麼我們就要按照他藏鋒給我們定下來的規則去行動?我們慢慢走就是了。"我輕笑著開口說道。

    "可是。他會派人來阻攔啊。"黃大仙開口說道。

    "殺了便是。"我眼眸中血光一閃。

    黃大仙開口說道,"如果殺不過呢?"

    "他又殺不了我,你難道沒听牛十三說的嗎?藏鋒現在還不想要殺我,也就是說,我現在還沒有到死的程度,牛十三是因為我滅了趕尸宗滿門,所以才會想要殺我,但其他人不是啊,他們並沒有什麼理由來殺我,所以最多只是擊敗我,讓我沒有辦法再前進罷了。"我抿著嘴開口說道。

    "可即使是這樣,你不就到不了華山了嗎?"黃大仙再一次開口問道。

    "華山又不會跑。我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而且我也想要看看,我和藏鋒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開口說道。

    黃大仙點了點頭,"還真的確是你說的這樣,華山又不會跑,想什麼時候去,自然什麼時候就可以去了,對你有殺意的,應該就是牛十三和王鐸,牛十三現在已經死在你的手上了,而王鐸,哼。"

    黃大仙什麼話都沒說,只是冷笑了一聲。

    听到黃大仙的冷笑。我也明白過來,因為黃大仙可是在王鐸的身上動了手腳,王鐸不出現還好說,一旦他出現,面對的肯定是一頓侮辱。

    "走吧。"我輕聲笑了起來,直接大步朝著前面走去。

    在我選擇走的時候,那華山之巔上,須發全白的老者也開始狂笑了起來。"他選擇走了。而不是選擇按照你的規則來,你想用你的規則來束縛他,來讓他的道心變得不圓滿的計劃可是泡湯了,不過他竟然可以看到這一點,這倒是奇了怪了,連我都差點被你蒙蔽過去,以為你只是想要阻止他繼續朝著這邊前進。"

    那穿著紅袍的青年冷哼一聲,面色也有些難看。

    "不過真是沒有想到,你大費周章,花了這麼大的功夫,就只是想讓他覺得你是不可戰勝的。對你的產生一絲不應該有的恐懼感,這樣才可以在最後的戰斗中,奪得先機,結果卻淪落到了這種下場,你的心情應該不會太好吧。"須發全白的老者輕笑著收拾著棋局,在棋局最中間的天元下了一子,開口說道,"現在我以他來為子,你以你為子,他正如這棋局中的天元一般,你我再下一局如何?"

    "你幫不了他的,你選擇沉睡千年,不就是在這個地方呆的久一點嗎,但你還是不敢露出自己的氣息,不敢走出華山,你應該也清楚,一旦你選擇暴露自己的氣息,你會是什麼樣的下場,上天容不得你這種實力的人存在于這個世界中,別說是你了,就算是真武大帝,還不是要為了繼續在這苟延殘喘而選擇分化出九大分身來延長時間嗎?"紅袍青年看著老者,開口說道。

    "即使只是曇花一現,我的沉睡也是有所價值的。"須發全白的老者閉上了眼楮,對著正在一旁被山風吹的有些沒有形象的華山掌門開口說道,"送客!"

    "無需你送,我自己會走!"紅袍青年冷哼一聲,身子慢慢的消散開來,就在他的身體快要徹底消散的時候,須發全白的老者忽然伸出手來抓住了這個紅袍青年。

    紅袍青年被老者抓住後,臉色大變,"陳摶,你什麼意思,你應該知道你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吧!"

    陳摶老祖只是輕聲笑了笑,"我知道,但你真以為一個分身就可以來我華山放肆嗎?正好老友即將到來,我這剛甦醒,兩手空空沒什麼好送的,就當是一份大禮吧!"

    "你會後悔的,日後我見你華山一人,便殺一人,見你華山百人,便殺百人,若你華山傾巢而出,我便滅你滿門!"藏鋒滿臉猙獰的開口說道。

    "說了,一道分身就不要在我面前囂張了,你真有這個膽量,那便直接讓本體來吧,那樣說不定,我還能更加看得起你一點。"陳摶老祖微微閉上了眼楮,抓著藏鋒的這道分身,手掌只是微微一動,直接就將上面的意識完全磨滅。

    山風的呼嘯聲更加的強烈起來,而陳摶老祖看著自己手掌中間的那枚篆刻著三道線的金丹,輕聲笑了笑,"我以為自己很低估你的膽量了,卻沒想到你比我想的要更加沒膽子一些,三轉金丹,呵。我說了,你只有梟雄之氣,沒有王者之氣,果然沒有白說。"

    "不過三轉金丹也夠了,總不可能一蹴而就吧。"陳摶老祖嘆了一口氣,"若你選擇在十二點前趕來,我不會這麼做,但你終究是你,誰也改變不了你的內心,那我送你一場造化,又有何難?反正我終將離去,這世間凡塵,又怎敵你這老友在我心中地位呢?"

    "老祖,這是......"一旁的華山掌門見到陳摶老祖的動作,尤其是听到藏鋒這道分身在離開之前最後咆哮的聲音後,心頭一跳,連忙開口詢問了一句。

    "我最多只有半個月可以存在了,也是造化弄人,若我那老友早些日子來華山,讓我甦醒過來,我還能甦醒的更久一些,可他偏偏是在我自我甦醒後,才來找的我,只能說,命運本就是如此造化弄人。"陳摶老祖開口說道。

    "啊,那方才那人......"華山掌門愣了下,想起剛才那個紅袍青年臨走之前的威脅,連忙開口說道。

    "毛毛躁躁,根本沒有作為華山掌門應該有的底氣,我華山派算是道教名門了,竟然在你眼里,還得畏懼一個人,這樣的華山,不是我陳摶的華山。"陳摶老祖摸了摸自己的白須,厲聲喝道。

    說完後,語氣又是一軟,"我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華山這千年來的氣運已盡,若不是他們忌憚著我還活著,恐怕華山現在早已不是什麼四大聖地了,但我最多不過半個月也要離去了,與其讓他人滅我華山,不如在臨走之前,為你們最後做一件事,賭一把。"

    "老祖的意思是,那即將到來的人,便是我華山的大機緣?"華山掌門眉頭一跳,開口詢問道。

    "如若他成功的話,可再延續華山千年氣運。"陳摶老祖閉上了眼楮,鼻中發出細微的鼾聲,似乎是已經睡過去了。

    "晚輩懂了。"華山掌門對著陳摶老祖深深鞠躬,臉上滿是虔誠。

    "退下吧。"過了許久,似在夢寐中的陳摶老祖對著華山掌門揮了揮手,"我那老友已經到了,你下山去迎接他吧,記住了,禮數要周到,華山之後千年造化便在此人手中。"

    "遵命!"華山掌門再次鞠躬,旋即快速的朝著山下趕去,趕路的時候,心頭也有些疑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能當得起老祖宗這樣的贊譽。

    雖然老祖宗是這麼說了,但想想真的要把整個華山壓在此人身上,華山掌門心頭也有些不安起來。

    看看吧。

    他嘆了一口氣,迅速的朝著山下趕去,等到讓沖到山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夜空中,一男一女兩道人影正慢悠悠的朝著自己走過來。

    那女的正是自己的得意弟子,楊濟僑,僑僑。

    而那男的,三千白發披散開來,眼眸中時而冒出一絲紅光,只是對視,就讓人感覺心悸。木帥團號。

    這就是那人!?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