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二章心

第二十二章心

    可能是因為之前我進入頓悟狀態,差一點就斬下惡念的緣故,雖然用出七殺變第二變後,我還是有一點兒難以控制的感覺,不過比起之前和王鐸戰斗的時候。要穩定的多。

    估計等我徹底斬下惡念後,這第二變就能像是第一變一樣用的輕松實在吧。

    在我用出第二變後,皮膚也迅速密布起一塊塊疙瘩來,速度陡增,只是瞬間就追上了用出了縮地成寸的李元平。

    雖然李元平的速度比我還是要快一點,不過因為跟在李元平身後,受到風的阻力要小一點,速度上,我竟然還是可以跟得上李元平的。

    體內的牛十三精血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迅速消散下來,在到達華山之巔的瞬間,正好我體內那些精血也消耗殆盡,從七殺變第二變的狀態中出來了。

    在出來後的瞬間,我就像是洗了一個澡一樣。汗水直冒,衣服迅速被打濕。

    李元平轉過頭來有些錯愕的看著我,開口說道,"以未斬惡念的修為,能強行跟上我一半的速度,沒斬惡念,體內就凝聚出丹來,還有七殺令,七殺變,你果然不是池中物。"

    我吸了一口氣,等呼吸徹底調整過來後,這才微微一笑,對著李元平開口說道,"李道長謬贊了。"

    "老祖就在上面,我就不繼續走了,請!"李元平對著我開口說完。身子就迅速的朝著山下掠去。

    而在李元平消失後,我用真氣將身上的汗水蒸發干,整理了一下衣物後。也朝著山上走去。

    很快,我就上了華山真正的巔峰,雖然已經是晚上了,但站在這華山之巔往下看去,我也不由得感覺有些心曠神怡起來。

    當真是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就在我一臉震驚的時候,一道細微的鼾聲也將我從這種狀態中抓了過來,我朝著鼾聲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個穿著粗布麻衣,須發皆白的老頭兒正席地而坐,山風很大,但他的頭發和胡須卻都沒有動。

    他就這麼坐在那兒,好像這所有瑰麗的景色都成了他的陪襯一般。讓人感覺,他才是這個世界的中心。

    這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點綴他而存在的一般。

    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這就是華山的陳摶老祖?那個被黃大仙稱之為陸地神仙一般的人物?"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陳摶老祖的瞬間,我感覺很熟悉,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

    也是有這麼一幕,發生在我面前。

    只是角色對調了一下,那時候的我,是盤坐在那兒的人,而站在這兒的人,是他!

    腦子里剛有這個念頭後,我也猛地甩了甩腦袋,把這種亂七八糟的想法從自己的腦袋里面甩了出去。

    "小子王盼。見過陳老祖!"我對著陳摶老祖微微鞠躬。

    就在我這一彎腰彎到一半的時候,那個之前還在睡覺的老人,忽然出現在我面前,扶住我的手,沒讓我這一鞠躬繼續下去。

    他半抬著眼皮開口說道,"記住了,這世間沒人能受得了你一拜。"

    "世間無人能受我一拜?"我的腦子一空,愣在原地,腦子里面不停的徘徊著這句話,感覺自己的內心都開始迅速的膨脹起來。

    是啊,世間,無人能受我一拜!木腸史劃。

    連龍虎山那些天師畫像,我要拜下去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受不了!

    我直起身子,看著陳摶老祖,開口說道,"記住了。"

    "你現在的狀態很不好。"陳摶老祖忽然開口提了一句,這讓我也有些莫名其妙起來。

    "心魔!"

    "修羅血眼!"

    "血丹!"

    "咦,你體內還有另外一個靈魂?"

    陳摶老祖說到這的時候,把手放在了我的額頭上,輕輕一拉扯,我就感覺什麼東西被他從我的腦袋之中拉扯出來了。

    我定楮一看,那被拉扯出來的東西可不就是黃大仙嗎?

    那個唇紅齒白的白面書生,俊俏的不像話。

    黃大仙被陳摶老祖拉扯出來後,也有些誠惶誠恐的對著陳摶老祖行了一禮,"晚輩見過前輩。"

    "高曇晟,我記得你,你是我老友的弟子。"陳摶老祖只是看了一眼黃大仙,就開口說道。

    這是我第二次知道黃大仙的名字。

    高曇晟?這是什麼人物?回頭可得好好的百度一下,看看黃大仙到底是什麼來頭,他以前干過什麼荒唐事。

    "沒想到前輩還記得晚輩,倒是讓晚輩有些不知所措了。"黃大仙一臉文質彬彬道。

    "你倒是一個變數,上天待你不好,但這次你卻抓到了機緣,好好走下去,這條路,可通無上大道。"陳摶老祖對著黃大仙說了句後,黃大仙直接伏在地上,表示絕對的尊敬。

    和黃大仙說完話後,陳摶老祖又轉過頭來皺著眉頭看了我一眼,開口說道,"你的哀念呢?怎麼沒有了,還好現在你沒有斬下惡念,不然也是不完整的金丹,日後不是那人的對手也就算了,甚至身子也有可能被心魔奪舍。"

    哀念一直是我心頭的痛,不管是之前周小蠻離開,還是我爸媽出事,我都體會到了這種沒有了哀念的痛苦,那種空虛感,讓我整個人都變得不像是我自己了。

    "前輩有辦法解決嗎?"我眼前一亮,開口詢問道。

    陳摶老祖卻只是對著我擺了擺手,開口說道,"莫要叫我前輩,真的算起來,我還得要尊稱你一聲前輩,這樣吧,你我同輩而論,我目前年長你幾歲,你叫我一聲道兄即可。"

    年長幾歲......

    我眉頭跳了跳,這可不是年長幾歲的事情,而是年長千把歲了啊,不過既然陳摶老祖這麼說了,我也不能否認,只能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道兄可有解決的方法?"

    "有,自然是有的!"陳摶老祖閉上了眼楮,旋即伸出手來,在虛空中一抓。

    就看到我的氣海中,一條不停咆哮著的血龍被陳摶老祖給抓了出來。

    他只是把那條血龍往地上一甩,血龍就化作了一個穿著紅色龍袍,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出來,這人出來後,凶狠的看著陳摶老祖,冷聲開口說道,"老家伙,你可不要亂來。"

    "咦!"陳摶老祖看著那紅色龍袍之人,開口說道,"龍虎山龍脈果然奇特,竟能衍生出這等東西來,也罷,我也不會對你出手,你把哀念換回來,我放你回去,如何?"

    "如果我說不呢?"紅色龍袍之人看著陳摶老祖,冷聲開口說道,"我吞下來的東西,沒人能夠拿的回去,如果你對我來硬的,我就玉石俱焚。"

    "我不會殺你,我知道你的底牌,殺了你,他也會受到影響,不過我卻可以徹底封印你,反正那哀念也拿不回來了,徹底封印你,也沒有什麼損失。"陳摶老祖只是淡淡的看著心魔,聲音中帶著不可反駁的意思。

    "你拳頭比我硬,我服。"心魔直接張開嘴巴,從嘴里吐出來一顆心來,在這顆心出現後,我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心髒一跳。

    這種血濃于水的感覺,讓我的頭皮都開始發麻起來。

    在吐出心後,心魔冷哼一聲,看了我一眼,獰笑著開口說道,"小子,這次算你走運,不過我們兩個接下來可還是有的玩!"

    話音剛落,心魔就化作了一條血龍,也不管陳摶老祖說什麼,直接沖進了我的腦袋里面。

    陳摶老祖只是淡然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等心魔徹底消失後,他這才拿著那顆砰砰跳動的心,對著我開口說道,"這可是你失去的心?"

    ps:

    第四更~我繼續努力,看來六更希望很大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