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五章斬惡念

第二十五章斬惡念

    華山宗內,事實上早在七殺剛出來的時候,那股肆虐,暴戾的能量就讓所有人都醒過來了。

    每個人都從自己的房間里面出來,聚集在早上做早課的大廣場內。呆呆的看著華山之巔,感受著從那個地方傳來的恐怖氣息。

    那是老祖宗帶著的地方,老祖宗究竟在干什麼?

    劍痴李師叔是最早感覺到了,自然也是最早到廣場的,他只是眯著眼楮,朝著華山之巔看去,感受著從華山之巔傳來恐怖的劍意,閉上了眼楮,在那兒感受著被削弱了無數倍的建議來。

    很快,長老們也都聚集在廣場上,在李元平出來後,馬上就有弟子開口說道,"掌教。這是怎麼回事?"

    李元平苦澀的笑了笑,開口說道,"應該是老祖在降魔。"

    "還好自老祖出關後,華山就封山了,否則這等異象若是被那些旅客們看到,可就少不得一些麻煩了。"一名長老開口說道。

    "國家那邊,我已經讓彭師弟過去解決了,不過終究還是封山不了太久的,畢竟我們華山......唉。"另外一個長老開口說道。

    "這些凡間瑣事還是莫要讓老祖知道了,畢竟老祖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我們只要知道,老祖是我華山的太陽便可以了。"李元平閉上眼楮,開口說道,"就算老祖讓我們都去死,我們也自然是要排隊著去送的。"

    "我不是在說老祖的壞話。"之前那個長老連忙開口說道。

    "我清楚你的意思,但以後這些事情。卻也莫要再提,我華山就是受凡塵瑣事影響太深,這才陷入了這般難堪的地步。"李元平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就在之前那個長老還想要繼續說什麼的時候,忽然,有一名弟子尖叫了一聲,"我的劍!"

    還沒等這個弟子話音落下,所有人都震驚的發現自己腰間或者放在房間里面的劍,全都不听使喚的飛出去了。

    這些劍很快就匯聚成了一條威風凜凜的劍龍,直接朝著華山之巔呼嘯而去。

    "這是什麼東西?難道這是老祖在找我們借劍?"一個長老傻乎乎的看著面前這一幕開口說道。

    李元平也錯愕的看著那劍龍,開口說道,"這,這是人力所能做到的嗎?這簡直已經是神的領域了!"

    而那劍痴李師叔則呆呆的看著那劍龍,"這就是劍嗎?天下人的劍,便是我的劍,這才是劍道嗎?我以前太注重于修自我。卻未曾發現,這還是太小家子氣,劍乃王者之兵,就是要如此大氣,才能算是真正的劍!"

    一想到這兒,劍痴李師叔直接盤腿坐在了地上,閉上眼楮,似乎領悟到了什麼一樣。

    這之後,雖然那漫天的雷霆和劍都已經回來了,那華山之巔上的瑰麗景色也漸漸的變得平凡無奇,但從華山之巔上傳來的劍意,卻更加讓人感覺恐怖!

    這真的是人的力量嗎?

    人真的可以擁有這種恐怖的力量嗎?

    除了已經進入頓悟的劍痴,其他所有人的腦子里都徘徊著這一句話。

    而在某一個瞬間,劍痴直接睜開了眼楮。看著華山之巔,開口說道,"師兄,布陣!"

    "什麼陣?"李元平愣了一下,轉過頭去開口說道。

    "瞞天過海,老祖要開天門了!"劍痴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開天門?"李元平感覺自己的喉嚨都要干了,"當時還有誰值得老祖劍開天門?"

    "我不知道,但老祖的確要劍開天門了,這一劍若是真的用出來,讓上天感受到這氣息,我想便會降下無上雷劫,別說是老祖,就算是我等,都要死在這里!"劍痴開口說道,"這可是逆天之劍。"

    "無妨!"就在李元平打算組織人弄陣的時候,從那華山之巔上傳來了一道如雷鳴的響聲。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華山之巔。

    這是,老祖宗的聲音!

    如果說別人只是被這氣勢給嚇得兩腿戰戰的話,那正面看著這戰局的我,才是感覺最震撼的事情。

    此刻,用劍指指著七殺的陳摶老祖,看起來就好像是那天地之間最為威嚴的存在一般,而他的手指,雖然只是很普通的駢指成劍,卻似乎比那九天神雷還要更加威猛無數倍。

    七殺嘶吼了一聲,"劍開天門?劍開天門?你這是在作死知道嗎?你難道不清楚劍開天門意味著什麼嗎?你要暴露了,小子!"

    "哼。"陳摶老祖只是輕聲哼了一句,"我本就是無拘無束山中野人,不願受束縛,天天這麼躲著也是找罪受,不如直接光明正大的讓人知道!"

    "哈哈,你雖然擊敗我,弄死我,但我卻毫不後悔,應該你要麼被那九天所束縛,要麼,就是要被九天雷劫所打死,即使是當年的我,也不敢和那昊天所斗爭!"七殺瘋狂的大笑起來。

    "聒噪。"陳摶老祖叫罵一聲,直接一指朝著七殺指去,那之前在我眼中宛若不敗戰神的七殺只是被陳摶老祖這一指,就直接給弄得魂飛魄散了!

    我呆呆的看著這面前的一幕,有些不知所措起來,這明明什麼都沒發生啊,從那七殺的語氣中可以得知,陳摶老祖這最後的一劍,開天門,才是他三劍當中最不尋常的一劍。

    但這一劍,卻明明什麼都沒有發生,七殺怎麼就死了呢?木吉協才。

    陳摶老祖殺完七殺後,看了眼我,開口說道,"好了,至此,這七殺令也算是真正的屬于你了,這日後便是你的造化,他們奪不走,搶不來。"

    我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陳摶老祖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似乎就是為了把七殺給鎮壓住。

    而听七殺說的,因為陳摶老祖鎮壓他的原因,似乎被什麼昊天所得知,好像陳摶老祖要麼被九天束縛,要麼就要被雷劫給打死。

    僅僅只是為了我,為什麼他要這麼做?

    "不要想太多,這些本就是我應該還給你的。"陳摶老祖看了我一眼,輕聲笑了笑,然後繼續開口說道,"還有就是你那雙修羅眼的問題,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只能在最後的時間內做到我應該做的事了!"

    說完,陳摶老祖直接將手指指向了我的眼眸,我只感覺到一股涼颼颼的感覺從我眼眸中傳來。

    "這修羅眼,應該是那上古儀式中所帶的東西,我也不清楚那上古儀式究竟是為了什麼,我也不能消除這個,不過我可以幫你隱藏起這東西來,這樣日後他人同你戰斗,也就察覺不到你是血眼的身份了。"陳摶老祖的聲音傳了過來。

    等我緩過神來的時候,感覺自己渾身通透,就好像是玉打造而成的人一樣。

    這時候陳摶老祖輕聲笑了起來,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枚金丹,當我看到這枚金丹後,呼吸也變得無比的急促起來。

    這金丹!!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金丹後,我就感覺這金丹本就是我的東西一樣,我可以確定,別人的金丹,我不能吸收,但面前的這枚金丹,我肯定是可以吸收過來。

    而且還是可以完全沒有任何排斥性的吸收。

    這枚金丹,似乎本就是我的金丹一般!

    "這便是我送你的最後一場造化,從今日起,我同你之間的恩怨,卻已經結束了,你是你,我是我。"陳摶老祖直接將那枚金丹打進了我的氣海之中。

    我只感覺到自己的腦海中,開始盤旋著之前他和七殺戰斗的場面,一絲絲的真氣波動,都能讓我感覺到玄妙的無上大道來。

    那種我之前沒有抓住,斬惡念的玄妙感,竟然再一次涌上心來。

    ps:

    第一更,今天四更吧,睡過頭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