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六章前世今生

第二十六章前世今生

    華山之巔,陳摶老祖看著面前盤坐在地上的人,微微眯起了眼楮,"看來已經進入狀態了,果真是那人的轉世。說進入頓悟,便入了頓悟,而且還是前世今生的頓悟,這可是最高層次的斬三尸啊,前世今生,前世今生,唉,也不知道他究竟夢到了哪一世。"

    就在這時候,陳摶老祖看到了地上竟然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長出了一朵小黃花兒。

    "一念花開,三千世界,這,僅僅只是斬惡念的頓悟狀態就能引起這等異象?那若是日後斬善念。斬自我時,又是何等的天地異象?"陳摶老祖看著那多小黃花兒,有些震驚起來。

    "不對。"陳摶老祖深吸了一口氣,因為他眼角的余光又看到了一朵小黃花兒,只是這朵小黃花兒顯得有些瘦弱,剛才一瞬間,他竟然都沒能看出個所以然來。

    "一念花開,一念花敗,這是,輪回?"陳摶老祖皺起了眉頭,"前世今生,輪回,看來我真真是不如你,我覺得我已經達到你當年的水準了,卻發現自己依舊還差得遠,差得遠啊!"

    這時候。李元平也從山下上來,看著陳摶老祖,微微彎下腰來。對著陳摶老祖開口說道,"老祖,您,開了天門了?"

    陳摶老祖看了李元平一眼,點了點頭,"是的。"

    "老祖您是怎麼打算的?"李元平開口詢問道。

    "等此人醒來,我便會騎鶴下江南。"陳摶老祖開口說道。

    李元平將自己的腰彎的更加低了,"要弟子恭送老祖嗎?"

    "恭送什麼,當初趙家人的江山想讓我去管理,我也沒有動心,而今讓我去管理另外一片江山,說實話,我也並沒有感覺什麼榮幸。所以,到時候該干什麼干什麼,掃地做飯洗碗燒菜都可以,我一人扛了這千年業障便可。"陳摶老祖輕笑著開口說道。

    "是的!"李元平忽然感覺自己的眼眶有些濕潤起來。

    ----

    身體宛若泡在暖水之中一般,無比的舒暢,無比的痛快,卻又好像是什麼東西困住了我一般,讓我感覺難受。

    意識變得無比的迷糊起來。

    我是誰?

    "醒醒。"有聲音從我的耳畔傳來,是個小孩的聲音。

    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迅速的甦醒過來,嚴重的乏力感也讓我自己開始感覺到有些不太習慣。

    "唔。"我輕聲的呻吟了一句,試圖睜開沉重的眼眸。木吉住號。

    "姐姐,你看,他醒了,他醒了!"之前叫我醒來的小孩聲音傳了過來。

    我睜開眼楮。發現自己正躺在馬車之中,搖晃的馬車不停的顛簸著,讓我感覺到強烈的不適。

    我想要動自己的手臂,卻發現從手臂上傳來一股劇痛來。

    "公子,莫要動,你受了重傷,我之前已經幫你包扎好了,不宜多動。"一道好听的聲音從我的耳邊傳了過來。

    我轉過頭去,朝著那好听的聲音方向看了過去,看到了一襲紅衣,身著紅衣的是一名宛若畫中人一般的女子,我看著那女子,開口說道,"是你,救了我?"

    那女子張了張嘴,最後抿嘴輕聲笑了起來,"是啊,我見公子衣衫襤褸的躺在山道之中,便讓家中僕人將公子送上車來。"

    我又轉過頭去,看到了一個小孩,看到這小孩的時候,我也怔了怔,因為這小孩看起來很是好看,當然,讓我感覺驚訝的不是他的臉,也不是他那件無比奇怪的青魚逐浪袍,而是他那雙琥珀色的眼眸。

    宛若羽毛一般茂密的睫毛讓他看起來像是那太上老君座邊的道童一般。

    "我叫林青魚,我姐姐叫林紅鯉,你叫什麼?"那小孩見我看他了,也開口問道。

    我怔了怔。

    對啊,我叫什麼?

    我皺著眉頭,一下子竟然想不起來我叫什麼了。

    甚至連我自己為什麼受傷都想不起來了。

    很快,我想起來我到底是誰了,我輕聲笑了笑,開口說道,"貧道名叫張道陵,是在北邙山上修行的一個道士,你們兩姐弟的名字可真好听,青魚,紅鯉。"

    "多謝公子夸贊。"那林紅鯉見我夸她了,也輕聲笑了笑,偏過頭去,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候青魚也慢慢湊過身來,神神叨叨的對著我開口說道,"大哥哥,你之所以能夠醒過來,可都是因為我姐姐日以繼夜的照顧你啊,你可得要好好謝謝我姐姐,你可是不知道半個月前,我們見到你的時候,你是什麼樣子。"

    "半個月?"我愣了一下,我已經昏迷過去半個月了?

    想起來這次受傷,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因為這次受傷完全就是我活該,本身那龍虎丹我都快要煉制成功了。

    結果卻因為我一走神,龍虎山丹爐連帶著丹藥一塊兒全都銷毀了。

    差點就丹毀人亡了,如果不是被這兩姐弟所救,估計我真的要身死道消,以身證道了。

    我可不想那樣,我還沒有創造出我的道來,我不想要在中途就死去。

    我內視了一下自己的氣海,發現自己的身體因為那丹爐爆炸已經損壞的不成樣子了,渾身的經脈都好像是漏了洞一般,無論我怎麼想要運轉起真氣,都是無勞的。

    我試了一下後就放棄了,這不急,我看著那臉頰微微泛紅的林紅鯉開口說道,"多謝小姐救命之恩,貧道......"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沒等我說出話來,林紅鯉便阻止了我繼續要說下去。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對了,你們此行要去哪兒?"

    "黃龍山,我在那兒有一個好友,他專攻丹藥,我想要去那兒給公子您求一副丹藥來。"林紅鯉輕笑著開口說道。

    我怔了怔,"姑娘,你我本就是萍水相逢,為何如此厚待貧道......"

    "大哥哥,我和你是說,我姐姐可喜歡你了,自打十年前......"這時候那穿著青魚逐浪袍的林青魚剛想要說些什麼,就被林紅鯉一把揪住了耳朵,疼得他啊啊直叫。

    我听到這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十年前?

    我和這叫林紅鯉的姑娘,十年前就認識了嗎?

    還沒等我深入去思考什麼,林紅鯉就開口說道,"小孩子喜歡亂說話,公子卻是不要放在心上。"

    "哪里哪里,童言無忌我也是知道的。"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閉上眼楮,開始恢復起真氣來。

    接下來的幾天,我的身體依舊還是不能動,而那林紅鯉也正如林青魚所說的,不分晝夜的照顧我,這讓我心里也是有些感激她。

    如果不是她這麼勞心勞力的照顧我的話,我可能真的會死掉。

    不過听林青魚所說的,這林紅鯉是喜歡我?不可能,這紅鯉姑娘可是神仙一般的人兒,又怎麼可能看得上我這等凡夫俗子呢?

    一想到這兒,不知道為何,我卻有些惆悵起來。

    這一路上,我們也開始聊起天來,從他們的口中,我也得知到他們是巴郡江州人,那個地方很熟,我之前也在那兒當過官,所以對那個地方也很是熟悉。

    所以也經常和他們聊起江州的事情。

    可能是太久沒有接觸到人了,我這一聊起來,卻也是有些忘我了,尤其是知道這姐弟兩竟然也是道教同門,我也就將自己內心一些尚未完善的道教思想和他們訴說,未曾想到,那林青魚雖然才五六歲大小,懂得卻也不少。

    這一路上听我講的道,竟然還能夠找出幾處不足之處,僅僅只是接觸幾天,我感覺我那數年不動的道心,竟然又圓滿了許多。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